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冰魄收怒语谈因果 四层临虚空吐真言2

章节目录 冰魄收怒语谈因果 四层临虚空吐真言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曾经听说过这样的事有人把元神藏在宝物里面,一旦别人来取宝,就趁机夺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冰魄刚刚还飞快地逃走了,现在竟然回来了,看这情形,它还择主了。秦悦觉得奇怪,怀疑冰魄里藏了一缕元神,刚刚那一瞬间已经把李雁君夺舍了。

    李雁君的表情有些茫然,但很快散去了。秦悦看着她的眸光渐渐恢复了清冷,说了一句“你没被夺舍啊。”

    “你怎么想到的夺舍?”李雁君摇了摇头,“我适才……”

    话还没说完,几人脚下突然生出了一段阶梯,阶梯慢慢升高,把他们送上了第四层。

    这一层,是虚空。

    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不仅没看见其他人修,而且连个像样的场景都没有。秦悦感觉自己像是在凭空行走,脚下没有可以踩实的陆地,头顶没有白云蓝天。也不知这一层是什么考验。

    李雁君四处望了望,依旧镇定地继续说刚刚未完的话“我适才虽然昏死了,但神识还在。发生了什么,尚能略微感知。你此番助我,我不会忘记的。”

    秦悦接道“我不想救你,只是顺手而为罢了。”说完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吗?她想说的明明是“顺手之举,不必挂心”,怎么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这样?

    李雁君抬眸看了她一眼,语气嘲讽“那我便不承你这个情了。”

    秦悦连忙解释“我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我没打算这么说。呃,不是,我是说我,我……”她一连“我”了好几声,都没能说出接下来的话。

    我语气冷淡了些,不是故意的——这是她本来想说的内容,但话到了嘴边,就像被谁掐住了话头,怎么都说不出口。

    旁侧的拂光重重一哼“原来助人并非真心。怨不得旁人不感激。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话用在道友身上很是相宜。”秦悦刚刚就是用这句话奉劝他的,他现在倒能回敬过去。

    “因果报应,阁下若信。自然会有,早晚之分罢了。”秦悦指着景元,“你不妨问问九重塔第一层中,你孤身抵挡灵刃的时候,你的师侄在干什么。”

    她本没想把这件事说出来。但不知为何,话就像连珠炮一样说出去了。

    景元立马反驳“我不过是躲在暗处远远看着师叔斗法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话音刚落,他的神情就变得十分懊悔,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景元,没想到你会这样!”拂光愤懑道,“幸亏我当初狠下心肠,给你吃了芜花,不然现在肯定后悔!”

    “好!你终于承认了!我中毒一事莫名其妙,我一直猜是你做的手脚!你害我抱病多年。延误修炼,我不过毁了你一片药田而已!”

    “原来我的药田是你毁的,你知道我在上面费了多少心思吗?”拂光上前扯住景元的衣领,“我就知道,你来九重塔,就是为了跟我争那个火雷符。我若让你如愿,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师叔,这种把戏使一次就够了。”景元用了些力道,扯下拂光抓着他衣领的手,“在九重塔外闹得还不够吗?我们既然都把话说开了。你就别给我摆什么尊长的架子了。是你先给我下毒的,我只是还击罢了。”

    “你以为我会平白无故地出损招对付你?”拂光有些气恨,“师尊偏爱你,还用最最贵重的‘元’字给你起道号。你若修行顺利,师尊将来定会把澄笔宗交托给你。那我这么多年的努力算什么!”

    “你想掌管宗门,直说便是!何需在背后下黑手!”

    一旁的秦悦大概猜到了这第四层的考验是什么。大家在这一层,言语不能自控,会情不自禁地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而且句句都是实话,没有半句谎言。

    这师叔侄二人吵了几个来回。也让她大概听明白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拂光呢,嫉妒景元得尽师尊喜爱,所以暗中下了黑手,意图阻挠他的修行。景元不傻,猜出自己中毒染病是拂光的做的手脚,于是毁了人家一片药田。

    秦悦原以为拂光虽然行事倨傲,但不是心狠手辣的人。没想到,他竟然会毒害自己的同门师侄。果然人不可貌相。

    他们两人来到九重塔,大抵是为了争夺一个叫“火雷符”的东西,八成是师门的奖励。拂光担心景元抢了他的功劳,所以在九重塔外的时候就连连阻挠,可惜景元还是溜了进来。两人现在终于撕破了脸皮,说出了不少埋在心中的隐秘。

    秦悦再根据他们对话中提到的“掌管宗门”一词,断定他们二人要么身属掌门一脉,要么师承宗门内德高望重的长老。李雁君向来擅攻人心,此刻也把他们的身份猜的**不离十。

    两人依旧在争执。景元懊恼道“第二层的时候若非你追上了我,我才不会带你一同避祸。早知今日,我当时就该不管不顾,让你去喂那个昔鹏!师祖若怪罪,我便装作不知。”

    “这就是你心里的想法,我算是看透了!也好,我们今日就斗个鱼死网破!”

    “好。”景元同意了,“不过现在不行,回宗门后,我们再一决高下!”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志在必得的笃定。拂光就看不过他这种十拿九稳、胜券在握的表情,立刻应道“我还怕你不成!”

    两人暂时停歇了下来,和李雁君与秦悦二人面面相觑。秦悦看了看另外三人,轻笑出声“我看,我们这个同盟,就到此为止吧。大家彼此不信任,面和心不和,何苦聚在一处?”

    “我们结盟为的不是信任,而是利益。”景元道,“我看我们还是继续结伴而行吧,若遇上什么危险,一同应对总比单打独斗要好。”

    李雁君微微点头“诚如道友所言,结盟不过是为了多一些活命的几率。”转身看见面无表情的秦悦,李雁君又似讽似谏地说了一句“你莫不是以为这世上的一切都是良善美好的?呵,女修心境不足是不假,但我还没见过哪个女修如你这般天真单纯的。人与人之间,本就没有什么信任可言。”

    秦悦突然想起不久前,在第三层的时候,李雁君说她看出了师叔侄二人不睦,当时秦悦说“你和我说这些,是因为信任我吗?”然后李雁君没有回答。

    原来,她根本不觉得信任会存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