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数番真心善论几度 二分瑞焰花落两家1

章节目录 数番真心善论几度 二分瑞焰花落两家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六十四章数番真心善论几度,二分瑞焰花落两家

    几人在茫茫虚空中闲逛了许久,除了彼此,再没遇见过旁的任何东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种漫无目的的行走,渐渐消磨了他们的耐性。大家都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更早早厌倦了这一成不变的情景。

    秦悦莫名地感到焦躁,既源于此间的无趣,又因为几人默然无言。

    有时她甚至算不清过了多少时间。这里没有白天,没有黑夜,时光的流逝根本不能察觉。这里也没有任何生命,只有他们四日终日在此游荡。

    原来,修仙不仅要览遍人间风景,而且要耐得住无所事事的寂寥。

    后来秦悦终于受不了了,盘腿坐在虚空中,拿出了一把琴。景元端详了一会儿,奇道“这是掠影琴?你师承木摇宗先掌门周芷晴?”

    难怪在第三层的时候,拂光说她的师尊没有远见,她就立马动怒了。原来她的师尊是人人敬重的木摇宗前任掌门。

    “确实是掠影。不过我的师承是灵宇宗。”秦悦拨了拨琴弦。其实后一句她本不想说,奈何在这儿言语不受自己控制,情不自禁地说实话。

    南域分为天齐、升都两界。天齐界居住着许多修仙世家,而升都界则宗派林立。小宗派数不胜数,但名头响当当的宗派只有五个,分别是虔正宗、灵宇宗、木摇宗、镇霄宗和澄笔宗。

    这五个门派被誉为“南域五大宗”,是千千万万个散修梦寐以求踏入的所在。景元心道她师承灵宇宗,不比木摇宗差。又能拿出掠影琴,想来身份也不会低。这次从九重塔出去后,他定要去灵宇宗探听一下这墨宁的底细。

    秦悦和他难得想到了一块这景元竟然一眼认出了掠影琴,不简单,不简单。自己回去以后,要把澄笔宗的卷案拿出来好好看看,务必要查出他是什么人物。

    日夜不分,时光飞逝。秦悦安安静静地坐着弹琴,聊以自娱。其他三人有时打坐修炼,有时四处闲走,最初的烦躁不安渐渐散去。有时甚至会想这里容不下谎言,只留真诚,只能说实话。整个修真界,怕是都没有这么一块净土,让人不必猜忌。不必怀疑。

    李雁君开始估算时间,常常自言自语地念叨“大概又过去了半个月。这么算来,再等三年多的时间,就会被传送出九重塔。唉,竟然止步第四层。下一次九重塔开启,还不知要等到何时。”

    秦悦把琴谱拿出来,一遍遍地揣摩所谓的“琴意”。拂光和景元两看相厌,各自找了地方打坐。

    某日秦悦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就看见李雁君再原地打转,神情忧愁。

    秦悦随口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冰魄为何从我的识海里消、失、了。”最后几个字,李雁君说得一字一顿,表情有些扭曲。显然她本想忍住不说,但没能控制住自己。

    第四层这个奇怪的设定,令秦悦且喜且忧。她既喜欢看别人情非得已地说出自己的秘密,又害怕有朝一日,她会把自己所有的底细全盘托出。

    被迫说出实话的李雁君有些懊恼。她本是个凉薄的美人,如今脸上多了一分恼意,反倒衬得面容生动起来,不再似原先那般不识人间烟火。

    “我还不知冰魄如何认你为主了。”

    “那冰魄把我的灵力吸的一干二净。我后来迫不得已,用了些神识去追赶它。”李雁君大概说了说,“我神识比较强大,能把它生拉硬拽过来。暂时关在我的识海里。它吞了我的灵力,我非要它吐出来不可。”

    神识,其实是秦悦的一个痛处。她听说有了神识,便可于千里之外,远听花落流水;于彩云之巅,近望灯火万家。在她看来。神识是个利于赏景的好东西,更别提它在斗法时能伤人于无形之中了。

    “不过我刚刚自视识海,那冰魄已经不在了。”李雁君目露疑惑,“按理说,放进识海的东西不可能消失,也不知这冰魄去哪里了。”

    秦悦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兴许它只是贪玩跑走了,还会回来的。”

    李雁君看了看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秦悦微愣,然后识相地把手收了回来。

    她转身负手而立,默然叹息第一层遇见的全是灵刃化成的灵宝,避开了一场恶战已然是万幸。第二层错过了那些木灵气,还遇上了昔鹏。第三层唯一的宝物冰魄,被李雁君取走了。第四层空空如也,更别提什么机缘了。

    看眼下这副情形,他们四人恐怕要一直困在这里,直到被九重塔传送出去。所以她本次九重塔之行的结局,应该是一无所获。

    这运气也太差了……秦悦遗憾不已。

    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几人下意识地往那儿看,只见那边烈焰熊熊,火光冲天。

    拂光甩了一下衣袖,一只灵雀扑棱着翅膀朝火焰那儿飞,动作极不情愿,但却反抗不得。

    这是拂光第二次用灵兽探路,秦悦很能理解他,毕竟对修士而言,一只灵兽的性命安危算不得什么。但她脑补了一下自己让玉泉兽去试险的情形,又觉得自己做不出这种事。

    她若需要灵兽的帮助,必会与它比肩作战,而不会让它孤身涉险。

    李雁君看她若有所思,问道“你在想什么?”若放在平时,她宁愿自己猜测,也不会出言相询。但此时此地,根本不需要她多费心思,只要她问一句,别人必定会回答,而且句句真诚。

    “我觉得我和整个修真界格格不入。”秦悦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我入道的时间虽短,但也经历了很多事,见过了很多人,可惜依旧不能适应这个世界。不忍心见死不救,看不惯杀人夺宝。我有时候也在怀疑,我真的适合修仙吗?”

    “见死不救,杀人夺宝,皆非正道。别说是你,我也以此为耻。”李雁君正色道,“你心存良善,固然是好,不过要看时机。扬善更须惩恶,你以为何如?”

    秦悦笑道“字字真心,我受教了。”

    “以往听你说话,还要多想几遍真假。拜九重塔所赐,如今不用了。”李雁君继续道。

    “说来你我还有一面之缘,我本以为多少有些情义,没想到你是这般冷心的。”

    “那是因为你的言行举止总和我的认知相左。比如说,当初从水牢里逃出来以后,我就没想到你会带着我一同远遁。我看不透你的心思,自然不敢与你深交。”

    “是你疑心重,反倒怨怪我。”

    两人被迫掏心掏肺地聊了一会儿,拂光那只灵雀正好回来了,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首,显然拂光在同它心念交流。

    然后拂光回首道“是瑞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