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真假梯舍命试真假 虚实境凭意断虚实2

章节目录 真假梯舍命试真假 虚实境凭意断虚实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人谈话间,天昊已经试过了五六个阶梯,次次都遇上了飓风,但回回都平安避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很快真正的阶梯就被他试出来了,大家纷纷跟上他的脚步,蜂拥上楼。

    秦悦自然也走了过去,笑道“你我又不劳而获了一回。”

    “他付出了这么多,倘若接下来遇见了什么宝物,他定然要拿头一份。”李雁君道。

    “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秦悦笑嘻嘻地答道。两人已经走到第八层,李雁君突然侧首,向秦悦扔出一道法术。

    秦悦没想到李雁君会攻击自己,根本躲闪不及。连连退后了几步,但还是被一只冰刃劈中了肩膀。道袍被划破了不说,肩上还被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秦悦捂着伤口,有些不敢置信“你为何……”

    她话还未说完,李雁君又扬手放出了法术,面色冷然。秦悦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唤出羽扇木莲,一左一右抵挡。李雁君现在的神色不太对,尤其是视线,十分木然,与她素日清清冷冷的眸色大相径庭。秦悦心道“她莫非是中邪了?”所以只是尽力防御,并没有出招反击。

    她不下狠手,李雁君却想置她于死地。后者的招式越来越狠辣,她仿佛知道秦悦不会还手,肆无忌惮地使出杀招。

    秦悦毕竟比人家高出一个小境界的修为,此刻不说游刃有余,倒也算招架得住。心中疑窦丛生她接连放出了这么多法术,怎么灵力未见丝毫减少?这人的灵力是无穷无尽的吗?

    水系法术的确没有金火二系的法术那般消耗灵力,但李雁君使出的法术都很高阶,即便是水系,也需要大量的灵力作支撑,断断不可能丝毫未损灵力。除非……这是个幻象!

    秦悦眼眸一肃,木莲旋转着攻向李雁君。后者灵活躲开,又扔出了几道冰刃。

    冰刃眨眼就飞到了眼前。秦悦毫不慌乱地抬手掐诀,几簇火焰凭空出现,冰刃立马融化成水。水火不相容。水能克火,火亦能制水。秦悦毕竟修为高,法术相敌,还不至于落了下风。

    李雁君仿佛对这一切毫无所察。依旧我行我素地扔来接连不断的灵刃。秦悦微微一笑,指尖溢出了一道火红色的龙影。

    火系法术擅攻,她又曾特意研习过。今时今地,正好派上了用场。那道龙影一路长驱直入,逼退了那些冰刃。龙口一张。把李雁君整个人都给吞噬了。

    秦悦眨了一下眼睛,发现李雁君又出现了,还好端端地站在那儿。

    她没有丝毫犹豫,再次催动木莲往人家身上招呼。

    李雁君侧身一躲,摆手道“别打了,这是本尊。”

    秦悦愣愣地收手,问道“我适才看见的是幻象?”

    “自然。”李雁君道,“这一层应该是个幻境,你看看这些人。”

    秦悦举目四望,发现大家都在对着空气斗法。有招有式,仿佛真的在和人对打。除了她们二人,几乎所有人都没走出幻境。

    “那个幻象的眼神同你不太一样,这才让我生疑了。我开始还想不通你为何要打我。”秦悦处理了一下肩上的伤口,“你幻象里出现的人是我吗?”

    “不是你。”李雁君答,“是……一个故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有些怅然,又有些沉寂,还有些不甘。秦悦遂不再多问。心中暗道原来看见的幻象不一定是身旁的人啊。那万一有人碰上了一个修为特别高的幻象,即便知道这人是假的。但打又打不过,躲又躲不开,根本没有办法走出幻境。那该多倒霉?

    “我刚才见你使了火系的法术,你是火系单灵根吧?”李雁君道。她最先从幻境里走出来。旁观秦悦斗法许久。据说火系单灵根的人都精通炼丹,秦悦亦然,故而她有此一问。虽是问句,语气已然十分笃定。

    结果秦悦竟然否认了“不,我是木火双系。”

    身具多灵根的修士即便有一个火灵根,但于炼丹一道的领悟远不及火系单灵根的那些人多。李雁君心道“她那个火灵根。八成是纯火灵根。不然她就有一个极好的丹炉,裨益她的炼丹术。”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纯灵根实在罕见。

    “你是什么灵根?”秦悦顺便好奇一问。

    一般而言,直接问人家的资质是不礼貌的。不过秦悦没这种认知,李雁君也不在乎说实话“我是水系单灵根。”

    “水系……”秦悦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李雁君,“你这人虽然性子冷了些,秘密多了些,心思深沉了些,但你为人尚算正直,修为也不错,处事果断,为人细致……”

    李雁君打断她“你要说什么?”

    秦悦傻笑了几声“我几年前收留了一个孩子,名唤叶荷,刚好也是水系单灵根。如今才十二岁,你愿不愿意去教导她?我保证她的拜师礼很丰厚。”

    “不愿意。”

    秦悦愣了一愣,继续劝道“她很乖巧,修炼勤奋刻苦。长得也好看,是天生的美人。到时候你们师徒二人走出去,一定能艳惊四座,羡煞旁人。”

    “我不想收徒。”

    秦悦小声嘟囔“真冷漠,好歹我们还有两面之缘。”

    “你不妨自己收她为徒。”

    “那孩子一直唤我姐姐,我可舍不得她改口唤师尊。”秦悦摇摇脑袋,“生生叫老几岁。”

    “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想多个羁绊。为人师者,要承担的责任太多,你闲散惯了,不想揽下这个包袱。”李雁君轻而易举地下了论断,“还好意为人家寻师,恐怕是想摆脱这个烫手山芋吧?”

    秦悦其实很怕李雁君这一点,她特别会揣摩人的性格,剖析人的内心,几句话就戳破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秦悦默叹了一口气,心道“叶荷是我带回来的,总要把她的前程安排好才行。至于她能在修仙路上走多远,那要看她自己的机缘了。”

    周围依旧混乱。有的人渐渐清醒过来,走出了幻象;有的人仍在出招,身上也落了伤。大多数人一边斗法,一边还要喊上几句,诸如“今日取你性命,某则大仇得报”,或是“向来无冤无仇,为何平白动手”,还有“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再加上道器碰撞的声音,整个场面极为嘈杂。

    秦悦百无聊赖地看了会儿,暗自摇首“这要打到什么时候?还能不能往上走了。”

    李雁君闻言,下意识地寻找天昊的身影。然后碰了碰秦悦的手臂,指着不远处,道“你看。”(。)

    PS  其实我很想在标题后面写“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but...标题太长,挤不下这些字了...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