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海里碑石另有乾坤 山间桐木只见日月1

章节目录 海里碑石另有乾坤 山间桐木只见日月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六十八章海里碑石另有乾坤,山间桐木只见日月

    众人仍在争斗,而秦悦和李雁君已经走到了阶梯的尽头,可是仍然看不清上面是什么景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两人又向前踏了几步,双双被一汪海水包围。

    “原来第十层是水中景色,就不知是真是幻。”秦悦慢慢适应着环境的改变。

    “是真。”李雁君肯定道。

    秦悦这才想起李雁君是水系单灵根,此间真假自然瞒不住人家。她从袖中翻出了一颗妖丹,道“这是避水珠,我佩在身上,你离我近些,也好得些便利。”

    其实她原本有两颗避水珠,只是当初去禹海的时候,借了一个给卢秋。后来卢秋忘记归还,她也不记得讨要。所幸现在即便仅剩一颗,也能将就着用。

    “九品玄尾鱼的妖丹?”李雁君仔细端详着避水珠,“这种难得一见的好东西,竟也被你寻到了。”

    避水珠常见,但品阶这么高的却很难得。李雁君猜这是秦悦师长所赠,给她用来入深水探险寻宝。

    “说来也是段机缘。这只避水珠,是一只化形的玄尾鱼送给我的。因为我当时帮了她一把,搭救了她的性命。”秦悦回想着那段经历,微微笑道。

    “原来是你亲自取得的。”李雁君竟然猜错了一回。不过她猜错秦悦是常有的事,她已不觉得有何惊异的了。

    两人漫步水间。这一层平淡无奇,只有无穷无尽的海水,半只妖兽都没遇上。而且别的修士都在第九层打斗,上来的只有她们两人,茫茫海域之间,更显孤寂。行了半日,只遇见了一块石碑,算是最不寻常的东西。

    说它不寻常。既不是因为它造型奇特,也不是因为它是个灵宝,而是因为它是方圆百里海域中,除了水以外的。唯一一件东西。

    可是两人走近石碑,仔仔细细地探查后,没能发现任何异常。这石碑仿佛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秦悦不信“你用神识看看,这石碑有何独特之处。”

    “你大可自己用神识试试。”

    秦悦本想说“我没有神识”,但她立马想起梦随之境中的白若借用神识算计她的事。她微微顿了顿。才说“你不是神识特别强大嘛。你来看看,总归稳妥些。”

    李雁君隐约觉得秦悦这话里有些隐瞒,但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还未修炼出神识。毕竟常人筑基期就能拥有神识,而她已经结丹后期了。心下暗道“她应是畏惧石碑里的危险,所以才让我去探查。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墨宁为人又友善,我便让她遂意一回。”

    片刻之后,李雁君才道“这石碑设了禁制,神识探不进去。”

    “哦?”秦悦好奇心起。把石碑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禁制,多托于阵法,她对此尚算精通,就不知可否破开眼前这个禁制。

    可她自己认真研究了一番后,依旧没看出什么所以然。若不是李雁君说这是禁制,她是万万不会察觉出来的。

    秦悦不相信以自己的能力,连个阵法都看不出来。如此便只剩下了一种可能——机关术。

    “我猜这禁制是个机关。你于此道可有领悟?”秦悦拍了拍石碑,随口问了一句。

    “机关术?”李雁君斟酌着措辞,“是懂一些,不过只会皮毛。”

    “能懂就好。机关术是大玄通,我一窍不通。”秦悦很是羡慕,“那你快看看这石碑。禁制设得这么稳妥,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我试试。”李雁君弯下腰探查石碑。“如果解不出来,就把这块碑带走。长年累月研究,总有破开禁制的一天。”

    李雁君为人谨慎。秦悦想她说“只会皮毛”,应该是自谦之辞。她既然愿意俯身探查,多少有些把握。

    果然片刻之后,李雁君便道“机关极有可能设在了石碑的正中。只要攻击此处便可。”

    秦悦点头,正打算扔出木莲,就听李雁君大喊了一声“且慢!”

    “怎么?”

    “虽然我推算机关的位置在此,不过也有可能在别处。”李雁君很镇静,“若当真在这个位置,但我们下手轻了,那机关必定纹丝不动。若我们下手重了,而机关恰不在此处,那即便石碑被毁,也不能伤到机关半分。”

    “所以攻击的力度要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秦悦摇首,“这也太难把握了,机关真是个麻烦。”

    “机关术没有规律可言,大半都要靠运气才能破解。”李雁君道,“而且所谓破解,并不是把机关拆开,而是把机关毁去。”

    “毁去?那岂不是再也不能用了?”

    “确实。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人解机关用的是拆分之术,不过此法晦涩,并未流传。”李雁君语带遗憾,“如今知机关者甚少,更别提这种上古时期的秘法了。”

    “所以现今人们破解机关,全是直接毁去的?”

    “正是。”

    秦悦摆摆手“我对机关一无所知,把握不了轻重,你自己来吧。”她本想有空研习一下机关术,听了这些话,立马打了退堂鼓。倒不是因为她畏惧此道艰深,而是因为她觉得做出一个机关太不易了,若是为了破解而毁了机关,未免得不偿失。

    李雁君闻言唤出了寒幽剑,剑身灵气袅袅,剑锋直指石碑。一道蓝芒劈过,石碑突然碎成了两半。

    李雁君深深凝眉“我猜错了,机关竟然不在这里。”

    秦悦从旁侧看去,发现石碑碎开的地方有一些凹陷的划痕,正打算上前一看究竟,就听李雁君低声道“天昊在那边。”

    天昊和她们隔着好远一段距离,并没有往她们这个方向走。秦悦觉得奇怪“他是何时上来的?怎么走在我们前面?”

    “估计是阶梯一出现他就上来了。”李雁君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这人摸不清底细,我们先不要和他碰面。”

    她拉着秦悦往后退,秦悦挥了一下手,把碎开的石碑带走了。李雁君并未在意,只说了一句“机关未破,石碑已毁,要来何用?”

    她们有一颗避水珠的裨益,飞行的速度并未受到海水阻力的影响,此刻已经退到了一个极为隐蔽的所在。秦悦把两块石头拿出来,笑着说“你被机关一叶障目,哪能看见石间泰山?”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