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毁灵祭元避走虚空 拜月招仙迎遇伪神2

章节目录 毁灵祭元避走虚空 拜月招仙迎遇伪神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个孩子只能看见她们二人对望片刻,然后刚刚和他们说话的女子摸了摸他们的头,说“我们走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两个孩子也是胆大,见她这么温柔好说话,一左一右牵住了她的手。秦悦的心中反反复复地飘过一句话“我是孩子王,我是孩子王,我是孩子王……”

    女孩子虽然年幼,但也是明白事理的人,断断不敢带着二位“神仙”从他们来时的小门进去。一路走的都是大路,方向是自家屋子的正门。

    这里并不是什么繁华之所,而是一个僻静的村庄,所谓正门,也不过是个略微大一些的门。女孩带着她们往哪个门走,秦悦其实不在意,也分辨不出什么区别。但李雁君阅历丰富,一眼看出了女孩的乖巧懂事,还有对她们两个伪神仙的喜爱和敬畏。

    不过喜爱是对秦悦,敬畏是对李雁君。后者很能理解,毕竟秦悦爱笑,看上去亲切友善,没什么架子。而自己不常笑,整张脸上都写满了“生人勿近”,也难怪这俩孩子宁愿缠着秦悦,也不要跟着自己。

    女孩跑去敲了敲门,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声音“谁啊?”

    “阿娘,是我还有阿启。”

    “你这死孩子,怎么跑出去了。”妇人虽在抱怨,但还是走过来开门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妇人劈头盖脸斥责道“你自己偷溜出去便罢了,带上阿启干什么?”她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年纪不大,肤色有些黝黑,手上也有着厚厚一层茧子,显然常年劳作。

    男童走到女孩的面前,为她袒护“是我让阿姊带我出去的。”

    妇人见他站出来,立马换了副神色,慈爱地揽住他“阿姝胡闹,你可不能学她。她以后是总归要嫁出去的。你跟她可不一样。”

    于是不远处的秦悦得知了两件事。一是男童叫阿启,女孩叫阿姝。二是这个妇人,他们的母亲,是个重男轻女的人。

    阿启小声对妇人说“阿娘别怪阿姊……阿姊请来了两个活神仙。”

    “什么活神仙。”妇人自然不信幼童稚语。“快进门吃饭。你,今晚不许吃饭,好好反省反省。”后一句是对阿姝说的。

    “真的,阿娘,不信你看。”阿启朝秦悦和李雁君的方向看了一眼。争辩道,“她们从天而降,御风而飞,我亲眼看见的。”

    妇人这才发现不远处还站了两个人。匆匆一看,一个端妍,一个清丽,确实不像凡尘姿容。不由愣了又愣,这才向大女儿问道“阿姝,这是怎么回事?”

    阿姝想起自己吃不了晚饭的事,心里别扭得很。不太想回答妇人的话。但终究是小孩心性,心里藏不住事,还是忍不住说了“我……我找到了一本古书,上面说拜月便可感化神仙。她们就是我和阿启唤来的神仙。”

    谁知妇人根本不信“胡说!你又不识字,怎么看得懂古书!”

    “我识字!阿启去私塾的时候,我就躲在门外面听。”阿姝理直气壮地反驳。说完扭头跑到了秦悦的身边,扯着她的袖子,恳求道“神仙姐姐,你使个法术给阿娘瞧瞧,她就信了。”尾音隐约带了哭腔。

    与其说阿姝想让妇人相信秦悦是神仙。不如说她想让她母亲相信她自己。她不想再被母亲随口斥骂,不想再承受无端的怀疑与责罚。

    秦悦还在看热闹,突然被牵扯进来,反应自然慢了一拍。听见了阿姝的话。却没有动弹。

    反倒是李雁君,信手一指天空,空中竟然飘起了细密的雨点。又随意地扬了扬衣袖,雨点立马消失。

    别说是妇人,秦悦也是惊讶不已。前者急忙跑过来,连连跪拜。一直说着“有眼不识泰山”,被李雁君用灵力虚扶起来了。而后者却在暗中传音“你可不像是爱管闲事的人。怎么,如今是想日行一善,助人为乐吗?”

    “自然……不是。”李雁君很简略地答了一句。

    “那你为何帮这个孩子?”

    李雁君没理会她。这时妇人道“两位真是被我那个痴女,拜月唤来的?”

    秦悦正打算解释一番,李雁君就抢先答道“正是。”

    妇人像是高兴又像是畏惧“那你们来此……”

    “暂住一段时日。”李雁君接道。

    妇人忙不迭地点头“好,好。两位请随我来。”

    李雁君便跟了上去。秦悦腹诽“财迷心窍。为了找那个或许存在的宝藏,竟然骗几个普通人说自己是神仙。”

    但很快秦悦就赞成了她的举动。妇人对她们二人心怀敬畏,做了一桌好菜出来。李雁君一筷子都没动,秦悦却大快朵颐,吃得无比欢快。

    原本没有晚饭吃的阿姝自然免却了责罚,心里对李雁君出神入化的法术很是向往。身边的阿启小声问她“阿姊,你不是说神仙不用吃饭,只喝露水清泉吗?”

    “是啊。”

    “可那个姐姐,吃得好多。”阿启朝秦悦的方向努努嘴,“把我最喜欢的清蒸鱼都吃了。”

    “她喝惯了露水清泉,一定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多吃一些也是正常的。”

    阿启歪着脑袋想了想,郑重地点头道“阿姊说得对。”

    秦悦忙着吃,没工夫听他们说了什么。但李雁君习惯性地神识外放,自然把每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一个字都没有落下。

    她转眸看了看吃得心满意足的秦悦,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心道“以后想拜托墨宁什么事,无须奉上灵石法宝,只消一顿饭食便可。”

    秦悦吃得尽兴,自然不免闲聊几句“你怎么称呼?”

    妇人恭谨答道“我夫家姓陈,仙长称我陈氏便可。”

    秦悦其实不太喜欢这种冠了别人姓氏的称呼。想了想,又问“你自己的名字是什么?”

    陈氏回答“乡间鄙妇,没有名字。”

    秦悦遂不再纠结称呼问题。见家中只有她和一双儿女,不由疑惑“孩子的父亲呢?”

    “去禹海寻宝了,总要两三年才能回来。”

    禹海虽说海兽颇多,危险重重,但只要不往深海里走,还是能寻来一些难得的珍珠玛瑙的。普通人去禹海海滨寻宝,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

    秦悦点了点头,有些心疼两个孩子,不能****与父亲相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