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慧石藏阵农妇相扰 静月染血正邪互争2

章节目录 慧石藏阵农妇相扰 静月染血正邪互争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结果秦悦没过多久就知道了整件事的始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时李雁君来找她,说“这里应该只是灵气充裕,没什么宝藏。我们还是尽早离开吧。”

    “也好。”秦悦没有反对,“对了,阿姝说招来了一个神仙,你听没听说?”

    “没人跟我说,但我习惯神识外放,恰好‘看见了’当时情景。”李雁君答道,“那是个女修,拿着测灵灯测了几个人的资质,然后就飞走了,说过几天再来。应该是哪个宗门派来挑选新弟子的。”

    秦悦疑惑顿消“原来如此。那……她给阿姝测资质了吗?”

    “尚未。”李雁君回忆道,“没有一个人被测出了灵根,那人走的时候很是失望。”

    “那我们等她来过以后再走。万一阿姝没有灵根,我们也好安慰安慰她。”

    “也可。”

    秦悦想了想,又用商量的语气说“那你记得把慧石还给阿启,毕竟是人家祖传的东西。”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慧石虽然难得,但我也不会平白贪墨别人的家传之宝。”李雁君拿出那块翡翠,“你还要再看看这个阵法吗?”

    秦悦本想拒绝,但心里不免有些遗憾,遂把慧石拿过来“我再看看,过两天还给阿启。”

    可惜秦悦后来一直没能解开这个阵法,终于打算放弃,心想来这儿以后诸事不顺,没准儿换个地方就好了。

    夕阳西下,秦悦坐在屋顶上,看着落日渐渐沉进乡野的土地。余晖绚烂,映照着一旁初升的月亮。新月染上了淡淡的绯色,极为艳丽。

    然后不远处渐渐传来了喧闹声,秦悦坐得高,可以看见一个女子被许多孩子围住,手上拿着一只小灯笼。

    秦悦翻下屋檐,去找李雁君“那个女修来测灵根了。我们去看看热闹。”

    她们也没走多近,就隔了一段距离看。测灵根的灯笼绕着几个孩子转了一圈又一圈,毫无反应。女修像是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下一个。”

    秦悦细一打量“我看不透这个女修的修为。你呢?”

    “元婴后期。”李雁君神识强大,越阶窥探修为不是难事。

    “元婴道君还需要亲自为宗门挑新弟子?”秦悦有些奇怪。此等小事,用筑基修士就够了,连结丹期修士都显得大材小用,怎么还需一个元婴期前辈躬身?而且还是半只脚迈进化神的元婴后期。

    “或许她是想给自己挑个亲传弟子。”李雁君揣测。

    秦悦点头。选徒关乎道统继承。确实要慎重一些。

    又一批人没被测出灵根,女修的神色有些不耐。现在总共就剩下了六个孩子,女修扬手一指“都过来。”

    这些人中有阿启和阿姝,秦悦目不转睛地看着,只见灯笼绕着众人旋转了一圈,然后停在了阿姝的面前。

    秦悦心头一喜。灯笼上下跳了几下,渐渐显出了蓝色和红色两种光芒。

    “水火双系……”秦悦摇摇头,“这算不上多好的双灵根。水克火,她那个火灵根怕是要废了。”

    “能有灵根就不错了。这么多人,就她一个有。连她弟弟都没有这个资质。”李雁君有些感慨,“她家中疼爱幼弟,慢待长姐,如今反而是大女儿更幸运一些,以后的路长着呢。”

    “可见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她若自小得尽父母宠爱,此刻怕是没有如此福缘了。”

    那个女修唤出了一架飞舟,正打算把阿姝带走。秦悦略一思忖,就走过去拦下她“好歹让她和家人道别吧。”

    女修看见她微微一怔,随后冷笑道“我还当这里谁有过人的天资。解开了镇煞大阵,敢情是你破开的。”

    秦悦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什么大阵?”

    “既然是你,那就不需要这个幼女了。”女修随手一推阿姝,后者哪能抵挡一个元婴修士的威压?立马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秦悦看得一愣一愣的“你……你怎么伤害一个凡人?”

    “这也算伤害?”女修语气鄙夷,信手一指秦悦。

    秦悦本打算去扶阿姝起来,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前移,被迫飘到那个女修的面前。

    “这是……何意?”秦悦一字一句地问道。

    “我本想带个有资质的回去好好教导,日后帮我处理煞气的痕迹。可惜了。”女修一副惋惜的口吻,“那个封印煞气的阵法。是你拆的是不是?”

    “不是。”秦悦面不改色。

    女修明显不信“若说一个未入道的孩子解开了阵法,本座倒有几分怀疑。但既然你出现在这儿,还有结丹期的修为,那想必不是旁人。不过你这种正道修士,怕是不能助我半分。”

    秦悦只听懂了两件事一是自己解开了床底那个阵法,所以被这人注意到了。二是这个女修恐怕不是善类,因为她说了一句“你这种正道修士”。

    “也罢,你多少有些修为在身,好歹也有些用处。”女修继续道,“我暂且留你一命,过些时日,自会派上用场。”

    秦悦听这话的意思,自己分明是要没命了啊。她现在被女修的威压桎梏着,没办法动弹。心念一动,玉泉兽就出现在了袖口。

    元后人修相当于七品妖兽,玉泉兽只有六品,胜算实在太低了。但秦悦胆敢把它放出来,自有她的考量小兽一身威压过人,没准儿能有用。就算不敌,也可以溜回灵兽袋。

    女修看着突然出现的银毛妖兽,轻蔑一笑“以卵击石。”然后漫不经心地掐着法诀,打出了一道光。玉泉兽显然受到了惊吓,飞快地逃回了秦悦的衣袖。

    人群中的李雁君收回了脚步,双眉紧蹙。她刚刚见有一只六品灵兽出来,正打算上前与其联手,救秦悦出困境。但那女修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灵兽赶走了……她一介结丹中期修士,根本没把握与元后道君相搏。想救秦悦,怕是不得成了。

    而秦悦正睁大了眼睛。刚刚女修打出的那道光并非灵力,而是由煞气凝聚而成的。她今天遇见的,恰是传闻中吸纳煞气修炼的邪道。

    不知道这女修要拿她做什么……秦悦终于有些忐忑“道君尊号为何?”打听一下人家的名头,没准儿听说过,还能攀个交情。

    “我没有尊号,也没有道号,更没有名讳。”女修扬唇笑了笑,“世人称我为,血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