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身承雷罚迫结虚婴 手持玉佩送归木摇2

章节目录 身承雷罚迫结虚婴 手持玉佩送归木摇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说完这两个字,手就无力地垂了下来,眼眸也渐渐阖上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雁君见状,小心翼翼地探了探秦悦的鼻息。后者的呼吸虽浅,但频率正常,应该只是伤重昏厥了而已。

    再看手上这块成色极好的玉佩,李雁君心道“木摇……她莫不是嘱我将此交托给一个名唤木摇的人?”

    细一思忖,便觉得不妥“她若是当真陨落了,倒有几分可能嘱我交托遗物。可她现在好端端的,若想将此玉交付给谁,大可日后亲自去给,何须劳烦我代劳?此玉必有他用。”

    李雁君出身家族,对升都界的宗派不了解,一时半会儿竟没意识到有个宗派叫木摇。好在她记性不差,隐约记得在九重塔中,景元曾提了一句“木摇宗”,再看手中的玉佩,恍然觉得它极像各个宗派守山大阵的钥匙。前后一思量,便揣测秦悦是想拜托自己送她回木摇宗。

    原本这事儿也不难办,但秦悦一个大活人,怎么带走都是个问题。李雁君前思后想总不能一路抱着走吧,且不论她一身血污,会如何惊动路人;就说万一遇上了趁火打劫的修士,自己都腾不出手来对敌。更何况,自己唯一的飞行道器寒幽剑,在刚刚的天雷中被毁了。此刻别说木摇宗,稍远一些的地方她都不知道怎么去。

    片刻之后,李雁君取出了一只青瓷花瓶,对着昏迷不醒的秦悦说了一句“委屈你了。”

    然后秦悦就化成了一道光,飞进了青瓷花瓶。这花瓶其实是一件困人的道器,里面设有禁制,不能修炼,不能使用灵力。李雁君把秦悦关进去,其实是为了方便带她一起走,不是成心要困住她。

    如此一来,就解决了一大难题。接下来要操心的,就是去哪儿寻一件飞行道器。李雁君看着不远处的乾坤袋。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这是血月的乾坤袋,里面自然不乏几件可供飞行的法宝,李雁君挑挑拣拣,最终还是选了一把长剑。邪修的东西带着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她用不惯,飞出了一段路,就进了一个坊市。

    这个坊市的规模很小,没有什么高阶的道器。李雁君的结丹期修为已经让众人毕恭毕敬了。她逛了一圈,只寻到了一件中品飞剑。已是此间上佳之品,只好将就着用了。

    自有人殷勤地问她还有何需要,李雁君想了想,问清了去木摇宗的路线,而后便朝着那个方向飞远了。

    飞剑品阶低,误了不少时日,到木摇宗的山门口已是一月之后了。李雁君刚拿出那块玉佩,就听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九重塔不是要待满五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木摇宗掌门周浩然。李雁君的背影和秦悦还是有几分相像的,又拿着守山大阵的钥匙。也无怪周浩然会认错。

    李雁君转身,周浩然的脸色顿时变了“你是谁?墨宁呢?”他就说墨宁的修为怎么落到了结丹中期,敢情另有其人。但这女修哪儿来的钥匙?莫非是杀人夺宝而得?

    李雁君看他似与秦悦相识,就拿出了一只青瓷花瓶,把秦悦放了出来。刚想说一句“人已送到,就此别过”,就见面前男修催动了一件道器,径直冲着自己打了过来。

    周浩然先入为主,认为秦悦被这女修迫害了,连玉佩钥匙都被人夺走。再看秦悦是从一件困人的道器里出来的。领口都是血迹,双眸紧闭,显然受了重伤,更是确定了自己原先的想法。今日若不是他恰好回山门。还不知这女修要混进木摇宗干什么。这么一想,出招就更狠戾了。

    李雁君看出他是个元婴修士,两人隔着一个大境界,她只能闪避退让。惯有的凉薄显现在了脸上“道君意欲何为?”

    周浩然攻势不减“我宗贵客,还容不得你欺侮。”

    李雁君擅察人意,立马猜出了原因。但她性子清冷。此刻都不愿解释一句“误会”,就有招有式地和周浩然打了起来。

    周浩然好歹高出这么多修为,对付李雁君自然不在话下。又招招都下了死手,李雁君很快不堪抵挡。眼看着又一件道器飞了过来,她避之不及,灵光一闪,把秦悦揽过来挡在身前。

    周浩然果然立马收回了道器。

    李雁君难得和元婴修士相争,此番经历,也增长了不少斗法经验。她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下衣袍,淡淡道“墨宁为邪道所伤,被迫结婴。不过经脉断得差不多了,灵元也毁了七七八八。对了,她丹田也碎了,不过她自己还不知道。”正是因为丹田碎裂,所以进阶之时没能自行修复经脉和灵元。

    周浩然怔了怔“竟是这般多灾多难的。”

    “她伤重晕厥,昏迷之前让我送她来木摇宗。”李雁君递出了一块玉佩,“如今人和钥匙一并送还,道君且来扶一扶墨宁罢。”

    周浩然这才知道自己错怪了人家,诚恳道“你可要入山小坐?本座有重礼相赠。”

    李雁君抬眸看了一眼巍峨的高山,摇首道“门派庄严,晚辈不敢相扰。不知道君可有血玉髓?”

    周浩然闻弦歌而知雅意,取出了一只赤红的玉石“你护持墨宁之劳,就只想换一块玉髓?”

    “本心之举,何须挂齿?”李雁君反问了一句,“晚辈先行告辞了。”

    说完她就踏剑飞走了。周浩然看着她脚底的中品飞剑,心中有些遗憾竟用了这么低阶的道器……早知道他就给她一件高阶的飞行法宝,聊表谢意了。只要了区区一块玉髓,这人当真无欲无求吗?

    其实李雁君本没想要什么谢礼,但既然人家一个元婴道君主动提了出来,她便顺水推舟拿了人家一块血玉髓。她修补寒幽剑最重要的一味材料就是血玉髓,若自己花心思去寻,恐怕要费不少时日。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自是再好不过。

    周浩然也不小气,给她的是一块上品玉髓,颜色剔透,已经有了六千多年的年份。李雁君估摸着以此修补寒幽剑,还能将剑再提一个品阶。此人出手如此大方,李雁君不免暗自揣测他的身份。她才智过人,结合了周浩然今日言语,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

    再思及秦悦手中的玉佩钥匙,便可知此二人是至交好友。心中慨叹不已“这便是出身宗门的好处。良朋挚友,皆是各大宗门位高权重之人。若逢劫难,便可竭一派之力护佑庇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