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身承雷罚迫结虚婴 手持玉佩送归木摇3

章节目录 身承雷罚迫结虚婴 手持玉佩送归木摇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诚如李雁君所想,周浩然确实用了整个宗门的资源照料秦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木摇宗有一个专门放宝物的密室,珍藏着各式各样的奇珍。所有补养灵元,修复经脉的天材地宝,只要密室里有,全都被取出来给秦悦用了。这种待遇,恐怕她回到自家师门灵宇宗都不会有。

    灵元和经脉,只要耐心调养,便可恢复如初。但秦悦的丹田也碎了。修补丹田,既需要大量的灵材,又要看自身的机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养好的。偏偏这还是修炼的根本,不能出半点差错。

    周浩然给秦悦试了不少灵药,可她就是不见醒。二人男女有别,周浩然自然不好意思用神识探查秦悦的身体状况,只好叫来席昭和承影,让她们看过之后描述一番。诸如灵元受损几何,经脉断在何处,丹田有无裂痕。

    细一盘问,才知道秦悦受了多重的伤。整副身子都被摧残得破烂不堪,几乎毁了修炼的根基。内伤深重也便罢了,还有不少皮外伤,胸前有一道深深的伤口,似为天雷所致,至今仍在淌血。

    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经脉没有断在手脚,而是断在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若手脚经脉断了,她此刻连灵力流转都做不到,更别提好好休养、修补丹田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秦悦回来两年后,叶荷才知道了这件事。倒不是有人故意瞒着她,而是她整天躲在屋子里修炼,哪会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是日,她迈出房门,看见来来往往的人送来各种灵丹妙药,多嘴问了一句“这是给谁的奖赏?”

    旁人答道“是给墨宁前辈养伤的药。”

    叶荷这才知道秦悦已然归来,且重伤在身。

    秦悦的屋子就在洞府的另一侧,于情于理,叶荷都是要去看望一番的。她也没有迟疑,当下就走了过去。

    结果她到了房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那人冷冰冰地说“掌门有令,闲人勿扰。”

    叶荷不相信自己也属“闲人”的范畴,理直气壮地反驳“墨宁前辈于我有再造之恩。如今她身负重伤,我怎能不在侧照料?”

    守门的人见她年纪小,又长得好看,好心劝了一句“席昭承影两位师姐在内,自会照顾妥当。你且回去吧。”

    叶荷愣了一下,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见待在此处无益,便转身离开。恰见周浩然并一个长者迎面走来,连忙行礼避让。

    周浩然点了一下头,继续往前走。叶荷犹豫了一下,喊了一声“周掌门留步。”

    见周浩然果真停下了脚步,叶荷连忙跑上前拜了拜“我想进去探望,掌门可否应允?”

    “也可。”周浩然仔细想了想,才忆起叶荷是谁,“你进来吧。”

    他身旁的长者问道“这是谁家孩子?生了一副好颜色。”

    “墨宁带回来的。一直放在身边教养。”周浩然大概讲了讲叶荷的来历。

    “墨宁的孩子?”那长者又细看了几眼叶荷,“想来其母也是倾城殊容。”

    “不是她的孩子。她还没结道侣,哪儿来的孩子。”周浩然毫不客气地贬损,“她也没有什么倾城之姿,顶多有一身高华的气度而已。”

    长者讶然“还没道侣?”精明的眼中闪过算计。

    “师尊其实见过她的。我继任掌门那天,敬卢长老带来的那个女修,正是墨宁。”

    这位长者正是周浩然的师尊,道号鸿一。他回想了一下数年前的情景,抚掌笑道“我忆起来了。她生得端庄妍丽,气度也确然不俗。甚好。甚好。”似是极为满意。

    周浩然请鸿一过来,是想让他看看秦悦的伤势。现在见其对秦悦赞不绝口,自然乐见其成。

    鸿一见到秦悦后,倒把眉头一皱。道“怎么伤成了这样?”

    其实来之前周浩然已经跟鸿一说了大概的情形,尤其说了丹田碎裂之事,问询有无补养的秘法。鸿一先前还不信有人能伤重到如此程度,现下却亲眼看见了。

    “说是被邪道所伤,好在人还活着。”周浩然叹了一声,“就这么将养着。不知道十年能不能恢复如前。”

    “什么邪道,这般猖狂?”鸿一暗自惋惜。原本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只能病怏怏地躺在这里。

    “具体只好等她醒来再探问。”

    慢慢跟上来的叶荷看清了秦悦的情形,连忙走近几步,眼眶都变红了。没想到这般善良尊贵的人物,也会为人所害,伤重如斯。

    “当务之急,便是让她醒来。”鸿一做着决断,“她只要清醒了,就能自己运灵修养。我们也好问清伤她的是何人,替她报仇雪恨。”

    周浩然亦深以为然,可还是摇了摇头“几万年的抚灵丹都给她喂下去了,半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寻常丹药论品阶,只有抚灵丹论年份。此丹有起死回生之效,几千年的年份已经极为难得,更别提数万年了。

    鸿一听了这话就立马反应过来“你把密室里面的灵宝全给她用了?”他就说秦悦枕着的玉石怎么那么眼熟,敢情是密室里珍藏多年的养息玉。

    “师尊觉得不妥?”

    鸿一捻须,眸间尽是思量“你身为掌门,处事自有分寸。密室灵宝本就为木摇宗掌门所有,你想给谁用,自然全凭你的心意。”

    周浩然听这话里的意思,像是有几分不赞同。遂出言解释道“师尊莫怪。我当初能登上掌门之位,全赖墨宁相助。后来,她又帮我掌管木摇宗多年。如今她遭逢大劫,我尽力襄助实属应当。”

    “我不是怪你……”鸿一欲言又止,最后甩袖长叹了一声。

    周浩然挑了挑眉“师尊有话不妨直说。”

    鸿一张口欲言,就听身后传来两个女修的见礼声“拜见掌门。”

    来人是席昭和承影。周浩然给她们引见“这是我的师尊,鸿一道君。”

    鸿一是木摇宗十大长老之一,席昭和承影规规矩矩地行礼“拜见鸿一长老。”

    然后席昭走上前,看了看秦悦的状况,客客气气地对叶荷说道“劳烦让一让,我要给前辈喂服丹药。”

    叶荷听话地避让,退到一旁,看了许久席昭的背影。

    近两年来,席昭行事越发稳妥,常涉宗门要事。但为人谦逊温和,从不对人颐指气使。周浩然曾赞她有墨宁之风,席昭遂美名远扬,阖宗皆知。

    同在一个屋檐之下,叶荷的存在却常常被人忽略,甚至很多人都忘记了秦悦曾经带回来一个孩子。叶荷自知,论稳重,她比不过席昭;论讨喜,她比不过承影。她可为之事,不过是勤奋修炼,以期有朝一日比过她们二人的修为心境。仅此而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