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养虚婴应付勤勉功 寻承影须用本命血2

章节目录 养虚婴应付勤勉功 寻承影须用本命血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万不得已”来得如此之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次日天刚亮的时候,就有执事殿的掌事上门拜见,说“承影师妹玉牌示警。”

    席昭立马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这位掌事是认得席昭的,知道她素来谦和,鲜少会如此惊怒,当下便明白了此事紧要“玉牌确实黯淡无光,恐怕遭逢了大祸。”

    席昭逼迫自己镇定下来,捧了承影的本命法宝跑去见周浩然,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性命最最重要,道器只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

    秦悦正好赶了上来,犹有不解“宗门之内,怎么会无故遇险?”

    周浩然看着两人,掐出了几个法决,那件法宝顿时碎成了粉末。一滴精血飞了出来,飘往了一个方向。

    “这是何意?”席昭目不转睛。

    周浩然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那是明惠的洞府,承影应该是被她关起来了。”

    秦悦立刻明白了缘由。承影和明惠何时结怨过?反倒是自己,曾经和明惠起过争执。承影八成替自己受了此番无妄之灾。

    席昭转身就往外面跑“我去看看。”

    秦悦看着席昭跑远的背影,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当年明惠在大庭广众之下,仍胆敢灭杀自己。如今事情出在她自己的洞府里,席昭若前去,不被她打骂一顿才怪。再者,席昭又比明惠低了两个境界的修为,贸然上门,难保会出什么闪失。不管怎么样,自己一道去看看,总归稳妥些。

    “希望到时候别打起来……木莲和羽扇在天劫中损坏了,尚未修补,如果真打起来,八成打不过。”秦悦心道。她现在看上去有元婴期的修为,但其实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空壳子,境界虽然不会掉回结丹期。但一点都不稳固。

    她赶到的时候席昭还站在明惠的洞府门口,正好有个蓝衣弟子出来开禁制。后者见到秦悦微微一怔,然后颇为有礼地拜了拜。

    秦悦本以为明惠带出来的人,多少会有些趾高气扬。目中无人,没想到竟然也有守规矩的。

    “二位请进吧。”蓝衣弟子不卑不亢地说道。

    “多谢齐平师弟。”席昭忙道,“承影是不是被你家道君关起来了?”

    齐平面无表情“席昭师姐别乱说,这个罪责道君可担不得。”

    秦悦转了转眼眸,问道“你今年多少年岁?”

    “三十有余。”齐平答道。这个岁数在修真界是一个很年轻的存在。

    “筑基多久了?”秦悦又漫不经心地问了句。

    “一年有余。”

    秦悦继续问道“可有师承?”

    “并无。”齐平有问必答。

    “承影关在何处?”

    “院后的水塘里。”齐平不自觉地说漏嘴。

    秦悦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提步便往院子里走。

    齐平懊恼地跺脚。明惠曾在暗地里编排“墨宁其人,最会扮软弱无辜,惹得敬卢长老帮衬,最最是阴险狡诈的。”他原先还不信,现在却觉得自家道君所言不假。

    这是明惠的洞府,发生了什么自然不会瞒过她的神识。秦悦和席昭刚找到水塘,就看见了明惠冷艳的面庞。

    明惠看见秦悦的时候有些讶然“你修炼倒是神速。”

    “劳你挂怀。”秦悦理了理衣袖,“我亲自上门向阁下讨人,不知可否给个面子?”

    “竟然这么快就能找过来,倒是出乎我所料。”明惠随口接了一句。语气淡淡的,不喜不怒。

    秦悦笑了一声“你承认就好。敢做便要敢当,你针对我,大可冲着我来,实在不必随便捉个人惩戒。”

    “我前几日刚回的宗门,听说你重伤在身,昏迷不醒,我略通医道,本想遣人请你来小住,谁知只请来了承影这个小辈。”这时齐平刚好过来了。明惠打了一道灵力过去,“真是办事不力。”

    “阁下有心了。只不过你这邀请,我此刻清醒着尚不敢接受,更别说昏睡之时了。”秦悦毫不客气地讽刺。“说不定我被请来没多久,本命玉牌就要暗光示警了。若没人发现,玉牌碎裂也是可能的。”

    “我明惠从不滥杀无辜,你未免思虑过甚了。”

    “哦?”就算明惠没想杀承影,也必定出手伤她了,不然人家的本命玉牌怎么会光华黯淡?秦悦心道“杀人是大错。伤人便无尤了吗?这明惠还觉得打罚别人天经地义不成。”

    明惠接着说“除却你罢了。你这条性命我早就想取了,你手上的掠影琴我也肖想许久。我一直在想办法……灭杀你。”句句直言不讳。

    “你不该告诉我的,万一我先下手为强怎么办。”秦悦不想再做口舌之争,“我今日只想带走承影,你我恩怨,改日再解决。”

    “我既然敢告诉你,自然无惧日后你来报复。”明惠朝水塘里拍了一道灵力,承影的身影飞了出来,“她可以走,至于你,今日都到我洞府来了,不坐坐再走吗?”

    然后她走近了两步,贴近秦悦的耳畔“你我不妨看看,是谁先下手为强。”

    秦悦神色未变“席昭,带承影先走。”

    承影刚从水塘里出来,通身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头发也散乱着。神色还很恍惚,估计是被明惠打懵了。秦悦看着不忍,又觉得明惠今日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出言让她们二人先走,省的被她拖累。

    席昭闻言愣了一愣。转念一想,她一个筑基修士,留在这儿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不添乱就不错了。不如先出去,找些援手过来。

    秦悦看着席昭拉上承影走远,转身静静地看着明惠,坦然问道“你想如何?”

    “先前不是说了,我想灭杀你。”明惠掏出一把小剑,“敬卢长老去天齐界了,恐怕不能来助你。”

    秦悦心里道了一句“果然要开打了,我又打不过她,等着受死吗?早知道拉上周浩然一起来了。”再细一思忖,又想“她的目的在我,没准儿见周浩然也来了,门口的禁制都不会开。怕是早就算好了用承影胁迫我,逼我同她演一出自投罗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