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疑齐平片语猜本意 慰承影软言许灵丹2

章节目录 疑齐平片语猜本意 慰承影软言许灵丹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回洞府后,找了一圈都没见到承影,担心得很“她人呢?”

    “我出来的时候她还在院子里……总不会跑出去,就不知躲在何处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席昭略微镇定一些。

    秦悦想了想,提步走向承影的屋子,三两下解开了门口的禁制,果然见承影呆呆地坐在里面。

    她靠着墙角,抱膝坐着,眸光木然,再没有往日的灵动。秦悦进来了,她也没看一眼,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一个方向。

    秦悦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见了一个盛满水的鱼缸,里面还有几条小鱼游来游去,是承影闲来无事养着玩的。

    秦悦有些心疼。承影此番遭祸,恰被明惠关进了一个水塘。现在再看见这个鱼缸,难保不会想起那段不好的经历。

    席昭走了过去,把鱼缸搬走了。

    承影的眼珠子动了动,终于发现秦悦在这儿,表情仍旧怔怔的“晚辈失仪,让前辈见笑了。”

    秦悦上前,抚平承影深蹙的双眉“别怕,都过去了。”

    承影突然扑进她怀里,号啕大哭“前辈有所不知,明惠道君手段阴毒得很。锁住我的灵力,把我扔到水塘便罢了,我想逃脱,她竟放出一个冤魂来吓我……”

    待在水中却没有灵力,很容易就窒息而死了。席昭顿时眼眶一红,没想到明惠是这么折磨承影的。

    秦悦看着抱着自己抽泣的承影,心肠软了不少“什么冤魂?”

    承影用手抹了抹眼泪“就是一缕残魂,怨气很重,就在我身旁飘来飘去,赶都赶不走……”原本她的眼泪已经止住了,但说到最后又带了哭腔,想来是回忆起了那个可怖的场景。

    秦悦很是后悔,她就不该多嘴问这一句,惹得承影又哭了一场。她抚了抚承影的后背“明惠目的在我,却让你平白替我受苦了。你若怨我。我也承受。”

    “晚辈不敢心存怨怼。”承影仰起脸,满面梨花带雨,“此番遭祸,倒令晚辈看清了明惠道君的为人。日后也好避让着她。”

    她后面说了什么秦悦没在意,只听得她说了“不敢”两个字。秦悦的心情有些微妙。不敢,那就是有些怨念,但碍于某些原因,不能表露吗?

    将心比心。若别人害秦悦遭逢了这种大祸,她不和那人翻脸才怪。承影如此,反倒让她更加怜惜。心道“我修为比承影高出这么多,又在木摇宗有一席之地,她怎么敢说自己怨我?也罢,她能对着我哭出来,多少还是信任我的,我多劝她几句,别让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这时席昭来了句提议“前辈精通炼丹,给承影炼制几颗静合丹可好?此种丹药安宁心神。承影受了不少惊吓,此时服用最为适宜。”

    这是一种高阶丹药,丹方和药材都不难寻,难就难在炼制的过程。炼丹的手诀极其繁复,要花费的时间也特别长,最关键的是,它的败丹率还奇高。能炼一炉出来就很难得了,若放到坊市上,很快就能被抢购一空。

    这事儿若放在从前,秦悦绝对会不假思索地应下来。但她之前炼丹失败了一次。已对自己的炼丹术产生了怀疑,现在自然不敢贸然答应此事。但她又想,若自己答应了,说不定能把“不敢心存怨怼”变成“不会心存怨怼”。心下一思量,就点头同意了,还不忘说上一句“承影,我已经和明惠结下了梁子,来日必会分出一个胜负。你这些天的委屈不会白受,我定会帮你讨个公道。”

    静合丹之事秦悦没有把握。但也不能不尝试一下。她集齐了药材,耐着性子炼制了一炉。耗时果然非常久,手诀也很复杂。她的身子还没养好,险些心神不济。最终所有的程序都走完了,她却不敢开炉了,只怕见到一炉废渣。

    “倘若这次又失败了,那我今后可能就与炼丹术无缘了。不仅如此,我还失信于承影。”秦悦心里飘过无数种假设,“若成功了,那上次凝元丹的炼制失败是什么缘故?算了,不想这么多了。是什么结局,开炉便知。”

    她一打开丹炉,就立马闭上了眼睛,根本不敢看炉中是什么情形。挣扎了许久,才慢吞吞地眯着眼睛朝丹炉里面张望,只见十来颗成丹好端端地躺在炉底,个个都隐约透着光华。

    秦悦长舒了一口气,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取出来。从未觉得丹药如此圆润可爱。

    她把丹药收好,旋即便去寻承影。后者正和席昭在一处,脸上再不像从前那样挂着笑,二人在一起,她看上去倒比席昭还要严肃。

    秦悦放慢脚步,正好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大概。

    席昭说“这样久了,此事便会成为你的心魔,阻挠你寻仙问道。趁现在道心尚稳,你还是想个法子把这事儿忘了吧。”

    承影道“我倒是想忘了。可是这几日,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缕冤魂;一打坐修炼,就能感知那股怨气。师姐,你教我怎么办才好?”

    “静合丹之效,可否为你解忧?”慢悠悠走上前的秦悦笑着问道。

    两人这才发现她来了。席昭忙问“前辈已炼好了静合丹?”

    秦悦拿出一只玉瓶“自然。品阶尚可,定能驱散承影心中阴霾。”

    承影却不知该不该接。这种市面上千金难求的东西,她何德何能,能得赠一整瓶?她的眸光在玉瓶和秦悦之间绕来绕去,最终没有伸手去拿“师姐随口之言,前辈竟当真了。”

    席昭见状,伸手接过玉瓶“我代师妹收下了,前辈放心。”

    秦悦点点头,估摸着席昭还要劝一劝承影,便借故离开了。

    席昭见秦悦走远,果然开始问询承影“你不接受这瓶静合丹,是不是因为前辈害你受苦,你怨恨她?”

    “师姐别乱说。前辈待我这般好,我心里感激得很,半点怨意都没有。”

    “那你为何拒了这瓶静合丹?”

    “静合丹贵重,炼制自然不易。我想前辈自己留着,万一日后派得上用场。”

    “前辈愿意给你炼丹,自然是盼着你笑容依旧,活泼如初。你不接受,岂不是辜负了她一番心意?”席昭把玉瓶放在承影的掌心,“我们都盼着你好过来,你听师姐一句劝,把丹药吃了,好好养养心神。”

    过了许久承影才握住手上的玉瓶“劳师姐事事为我着想,承影愧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