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观水月秦悦识微意 叹仙品敬卢赠丹方1

章节目录 观水月秦悦识微意 叹仙品敬卢赠丹方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八十一章观水月秦悦识微意,叹仙品敬卢赠丹方

    自从结婴以来,秦悦便觉得了自己沉静许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细细想来,应是领悟了轮回之道的缘故。如今她看事观物,总习惯想一想始末,尤其喜欢猜一件事的结局,也能被她猜中不少。观世通透,人就变得从容了。

    闲下来的时候就偏爱独处,再不像从前那样爱热闹了。某天深夜,她挑了一棵参天大树,飞上树顶,俯瞰木摇宗山间的清泉。

    夜色深沉,山泉映月,她能看见水波掀起明月的倒影,晃晃悠悠的,好似随时都会消散。但那水里的月光是那么的明亮,明亮到让她觉得这轮圆月亘古不变,与世同存,永远不会消失。

    席昭走近时,便听见有人在低声喃喃“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仙途寂寞,大抵如此。”

    席昭往树顶一望,果然看见了秦悦。后者正支着头,眸光深邃而悠远。

    秦悦自然发现席昭在底下,笑问“你竟察觉到我在这儿?”

    席昭拜了拜“本是无意行经此处,听见说话声才知前辈在此。”

    秦悦跳下树顶,拂了拂衣袖,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有闲心出来走走?”

    “行远师叔不在,事情全都堆给了晚辈。晚辈刚刚才从主殿那儿回来,心想月华正好,不如信步一游。”席昭说完,似有若无地瞥了一眼秦悦。

    秦悦心道“她莫不是在嗔怪我诸事不理,令她琐事缠身?”想了想,道“承影也算灵慧,你不妨请她做个帮手。她若有不当之处,你做师姐的就耐心提点提点。”

    席昭点了点头“晚辈明白。”

    “近来都处置了何事?说来听听。”

    “都是小事。诸如给新结丹的师叔另建洞府,或是小惩门中伤人的弟子,都按照门规处置的。”席昭答道,“另有一件喜事。敬卢长老前些日子化神了,按理说。不久就会现身宗门,给诸位弟子做个榜样。”

    “敬卢长老?”秦悦抚掌,“他回来之后,我定要登门道贺。”顺便问一问炼制凝元丹屡屡失败的事。

    “前辈向来得敬卢长老青眼。届时怕是不等前辈登门道贺,长老便会前来拜访。”席昭浅笑着应道。

    后来果真被席昭说中了,敬卢回到木摇宗后,竟直奔秦悦的洞府而来。那时黎明刚过,承影把敬卢迎进来。讪讪道“这时候前辈应该还睡着,长老先坐一坐,我去看看前辈醒了没。”

    敬卢边抚须边摇首“墨宁也太懒散了。”

    其实秦悦这时已然醒转,刚刚踏出房门,就听见了敬卢这句话。她睡意还没去干净,揉着额头大喊了一声“谁在说我懒!”

    承影连忙跑上前扶了扶秦悦,看她睡眼惺忪,便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敬卢长老来了。”

    秦悦立马清醒了许多,睁大眼睛一看,果然看见前面坐着敬卢。正在端着一杯灵茶细品。

    她傻笑着走上前去,先规规矩矩地拜了拜“晚辈嗜睡,让长老见笑了。”

    “你还知你嗜睡?”敬卢故意板着脸反问。

    秦悦下意识地反驳“呃,晚辈以为,入夜而眠乃是顺应天时。人常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此为契合自然之说也。再者,吾辈修仙,虽脱离尘世纷扰,但终究是**凡胎。岂可抛弃睡之一字。”

    “行了,还有木摇宗的弟子在此,你别教坏了人家。”敬卢指了指承影,“你此前不是一连睡了两年多。还没睡够?”

    秦悦抬眸看着敬卢“我那是伤重昏迷,迫不得已沉睡了两年多,做不得数的。”

    然后她还不忘说一句“承蒙长老记挂,还未恭贺长老化神之喜。”

    敬卢颇为开怀“你好好修炼,别说化神,仙渡也不是难事。”

    “承长老贵言。”秦悦莞尔。“晚辈还有一事相询,还望长老解惑。”

    “你说。”

    “凝元丹,这种丹药我一直无法炼制。”秦悦道。

    敬卢听见丹药就来了兴致“什么叫无法炼制?”

    “就是只能炼出一炉废渣。”秦悦很是懊恼,“明明手诀没有出错,火候也没问题,但反复试了几次,次次不得成丹。”

    敬卢安慰道“熟能生巧。有些丹药只有试过几十回,才能有些领悟。”

    “长老有所不知。晚辈十几年前就炼制过凝元丹,当时一次便成功了。”

    从一次成功到屡次失败,这带来的心理落差可以想象。敬卢细细思索了一番,道“那次成功炼制是什么情形?你可还记得?”

    “说来也有些奇异。”秦悦回想着当时的场景,“那日炼成了凝元丹,开炉之时丹药都自己飞了出去,追都追不上。”

    敬卢闻言,连连赞道“好命数,好命数啊。”

    秦悦见他光夸赞却不讲原因,心里也有些急迫“长老不妨明示。”

    “你这种情形,有个说法,叫做‘飞丹’。”敬卢喝了一口灵茶,“你可知,元品之上是什么?”

    秦悦摇了摇脑袋“不知。”

    “元品之上,便是仙品。”敬卢目露神往,“飞丹,正是仙品!”

    秦悦把话里的意思翻来覆去想了几遍,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长老说我炼出了仙品的丹药?”

    “然也。这可是常人梦寐以求的好事,是对炼丹才能最大的肯定。”

    “那我现在缘何不能炼制凝元丹?”

    “以你如今修为,理应与仙品无缘。但你竟然炼制出了凝元飞丹,所以受天地法则限制,你再也不能炼制凝元丹了。”

    秦悦表情奇异“因为我炼出了仙品丹药,所以上天罚我以后无法炼出此类丹药?”

    “是这么个意思。”

    秦悦抽了抽嘴角“还不如不要炼出飞丹。也没觉得有多大功效。”

    “身在福中不知福。”敬卢长叹,“我倒希望我能炼一回飞丹,即便往后再不能炼出此种丹药,也觉得心愿得偿,此生无憾。”

    秦悦笑了笑“长老痴爱丹道,这份执着心境,我是万万比不上的。”

    敬卢似有所感“几千年的寿元,实在是太漫长了。若生无执着之事,心无坚守之道,这修行,未免太寂寥了。”

    这便是一个初登化神之境的前辈的体悟。秦悦默了默,道“长老说的有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