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遇烟枝起誓了恩怨 会尘年折寿算缘劫2

章节目录 遇烟枝起誓了恩怨 会尘年折寿算缘劫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踏进大门,见里面有三间屋子,一时不知该进哪一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正在她犹豫之时,正中间那间屋子的房门突然开了,屋内还传来一句“进来吧。”

    秦悦一边踏入房门,一边心道“这家主人这般了解我,莫非是我的旧识?”

    “你我未曾谋面,何来旧识之说?”竟然有人知她心中所想。

    秦悦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元婴后期的男修坐在蒲团上,手上拿着一块亮晶晶的石头。有着一副年轻俊秀的面容,只是一半青丝一半白发。她拜了拜,问道“方才是您在应我的话?”

    “你看此间还有旁人吗?”

    “阁下如何知晓我心中所想?”秦悦且疑且惊。这人莫非会什么读心术?

    “你之喜乐忧怒,全然表现在眸中,如何瞒过旁人?”那人从容答道。

    秦悦自是惊奇。竟有人能从一双眼眸中,猜出别人的所思所想。她叹服不已“真是神鬼莫测之术。”

    那人却毫不在乎地回答“雕虫小技,哪堪与神鬼之术相论。”

    秦悦自认前段时间也翻了不少杂书,说不定恰巧见过这种秘术。因而问了一句“你用了什么法子窥探别人的心意?可否透露一二?”

    “你想学?”那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秦悦微微点头。

    “这法子的施展是以寿元为代价的,你若研习一二,寿元消减不说,满头乌发都会变白。你还愿意学吗?”

    秦悦十分遗憾“那便算了吧。”难怪他头发一半黑一半白,原来是这个缘故。

    “女修尚美,果然不假。”那人轻笑一声,“于我尘年而言,却是无所谓的。反正……也没有什么人在意这些了。”

    “你的名字是尘年?”秦悦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心想身负奇术者,莫非都会隐姓埋名,居于僻野。泯然于芸芸众生,默默无闻于人间?

    “非也。尘年二字,为我自拟的道号。”

    “有意境。”秦悦点评,“我听闻。阁下算准了我今日会出现在此?”

    “正是。数年之前,我就算到你会行经此处,直到昨日,才算清是辰时三刻,且恰恰在我洞府门口。”尘年转着手上的石头。“我请你来,不过是想见一见本尊,算算你的命数。”

    秦悦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然后呢?”

    “若是好命,我有一事拜托于你。若命理不顺,那你就当自己没来过这儿吧。”

    秦悦的心情有些复杂。她既希望自己有个好命,又担心这人把什么难事托付给自己。二者相权之下,她竟不知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尘年似乎明白她的想法,安慰道“你来自异世,又在此修行至今。若是论气运,古往今来都未曾得见。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注意到你。即便待会儿算出命理不顺,你也远胜常人多矣,实在不必伤怀。”

    “你知我……来自异世?”秦悦突然对他的手段有些忧惧。

    “你慌什么,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尘年招招手,“你过来,我给你仔细算算。”

    秦悦本能地摇了摇头,但最终没能按捺住自己内心的好奇,快步走了过去,唯恐自己会反悔。

    尘年摊开手掌,露出那块亮晶晶的石头。问她“你滴上一滴精血可好?”

    秦悦不同意“精血何其珍贵?万一你是在故意诓骗我,还不知要利用我的精血做什么。”

    尘年摇首叹息“早知你会这么说。”说完他轻念咒语,剥出了一缕元神,放到秦悦手中。无奈道“这样可放心了?”

    元神比精血重要多了,更是轻易不能交给旁人。掌握一个人的元神,就相当于掌握了这个人的性命。秦悦握着这缕元神,只感觉尘年或死或生全然在她一念之间。

    “自然放心了。”秦悦逼出一滴精血,滴入那块石头。

    尘年打出法诀,眸中似有万千情景掠过。片刻之后。他仅剩的一半黑发也渐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

    秦悦睁大眼睛“你的头发……”

    “我知道。”尘年笑容温煦,“窥天改命,落个折寿发白的惩戒,实在算不得什么。”

    秦悦摇头叹着可惜。这般清俊的容颜,配上一头鹤发,实在是令人惋惜。

    “你道号墨宁,是吗?你记着,三百二十二年之后,你有一场大劫。”

    “什么大劫?”

    “生死大劫。”

    “三百二十二年……我记下了,届时一定谨慎防备。”

    尘年大笑“天数所存,非人力可免。你能避到几时?”

    秦悦敛眉“还请略作提点。”

    “天机不可泄露。我若再多说,怕是要遭天谴了。”

    秦悦的心情不太好“这么说,我这辈子命理不顺,已成定局?”

    尘年连连摆手“你可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若能挺过那场生死大劫,便是否极泰来,一帆风顺。”

    “当真?”

    “自然,你可是有仙缘的人。”

    秦悦心头一跳“仙缘……”当初她第一次登门拜访敬卢长老的时候,同他下了一盘棋。后来她的棋步拼成了一个“仙”字,她还笑问长老,自己是否有仙缘。如今重又听见了这两个字,竟有些心绪莫名。

    尘年见她一脸懵懂,便不再多说,只是摇首轻叹“福泽深厚,犹不自知。”

    “你得窥天意,怎么没有算尽天下宝地,助你早日飞升?”

    “我最恨算之一字,只可算人,不可算己。”尘年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意,“更何况,我自取道号尘年,本意是眷念尘世年华。贪爱凡界烟火如斯,即便能飞升,又有何用?

    秦悦觉得他的话里透着莫名的悲怆,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片刻之后,尘年拿出一红一黑两个锦囊“好歹我也帮你算了一回命数,有事拜托你,你可不要拒绝。”

    秦悦想了又想,还是道了一句“好”,去接那两个锦囊。

    “这只红色的,你若有难,可拆开一看。至于这只黑色的……”尘年顿了顿,“若你挺过了三百二十二年后的那场生死大劫,就把它拆开;若没有挺过,你便当它不存在吧。”(。)

    PS  上一章的章节名忘记加上1了==

    v章的章节名改不了,大家看得懂就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