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闻听澄笔二三琐事 应允木摇百十灵丹2

章节目录 闻听澄笔二三琐事 应允木摇百十灵丹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睡得比较深,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恍然觉得丹田已经好了七七八八,遂一鼓作气,又吞了三颗启玉丹。

    “这丹药品阶不错,功效也显著。”秦悦看着自己炼丹的双手,“便宜了那个叫景贤的男修了。”

    她陆陆续续地修炼了三个月,终于把丹田补好了。境界渐渐稳固下来,也慢慢习惯了元婴期磅礴的灵力。手边还剩下九颗启玉丹,除了要给景贤留一颗,剩下八颗都是闲置的。

    秦悦本想拿出去售卖,但转念一想,还是给了周浩然。她说“我听说我昏睡的时候,服用了贵宗不少灵丹妙药。这些启玉丹给你,算是我偿还了那些珍藏的灵药。”

    周浩然掂量着装启玉丹的玉瓶“就这些,也算偿还了你吃的那些贵重丹药?”

    秦悦笑道“我自知远远不够。更何况,你搭救我这份恩情,是无论如何都偿还不清了。细细数来,我还要在木摇宗待上三十余年,往后每年给贵宗炼制十炉丹药如何?丹药随你挑,只是得把丹方灵草集齐了给我。”

    周浩然知道炼丹并非易事,不会次次都会有成丹的。就算惊才绝艳有如敬卢者,也会常常败丹,运气不好的时候,炼制十次也未见得会成功一次。但秦悦说的“十炉”,绝非炼制十次,而是十炉成丹之意。

    周浩然前后斟酌了一番,终究还是说了句“你尽力就好,不必为此日夜劳累。若炼制不出这么多丹药,也没有人会追着你要。专心修炼,提升修为,更为重要。”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番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既然已经承诺了,就不会反悔。”秦悦说得很是坚决,“你不必担心,我的成丹率极高,炼制十炉丹药不费什么工夫。”

    一炉丹药大概十来颗,十炉便是百余颗。几十年下来,岂非成千上万?周浩然便不再拒绝“那木摇宗弟子有口福了。”

    是日傍晚,行远拜到秦悦洞府。承影迎他进来,道“席昭师姐刚回来,就在那间屋子里。师叔若要找她议事,现在就能进去。”行远和席昭经常一起商量门中事务,所以承影会这么说。

    行远却道“我是来寻墨宁前辈的。”

    承影笑着说“你来得正好。前辈前段时间忙于修炼,现在已经闲下来了。”

    片刻之后,秦悦便看见了行远,放下手中的杂书,问道“出了什么事?”

    “前辈怎么这样问,敢情四年前的碧霄竹一事,倒让你看见我就想到出事儿了吗?”

    秦悦见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就知道没什么要紧事发生。闲闲地问了一句“那你为何来找我?”

    “前辈曾命我探查澄笔宗三人,如今已有了结果。”

    秦悦敲了敲桌案“说来听听。”

    “当今澄笔宗掌门道号犹山,收了两个弟子,首徒道号拂扬,次徒便是那个拂光。拂光没收弟子,但拂扬也有两徒,一人是景元,另一人便是景贤。”

    秦悦把人物关系理顺“这么说,景元是犹山掌门的第一个徒孙。”

    “正是。犹山掌门尤其喜欢这个徒孙,亲自给他起了道号。”行远道,“据传,掌门之位已是这个景元的囊中之物。”

    “哪里听来的传闻?”

    “整个澄笔宗都传得沸沸扬扬,早就不是秘事了。”行远答道,“原本掌门继承人有两个人选,一个是拂光,另一个是景元。但拂光犯了大错,被犹山掌门罚去受刑,后来心情抑郁,丹田都气炸了,八成没什么继任的希望了。”

    “他的丹田……”秦悦的表情变了变。这么说,景贤要一颗启玉丹是给拂光用的?

    “这也是件怪事。拂光的丹田,不是犯错受罚时碎裂的,而是郁结在心,忧恨难解,活生生地气碎的。”行远说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好笑。

    “心里郁闷到了什么程度?丹田都被气炸了。”秦悦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理了理,心道拂光的心性也太不足了,不过是受了一顿罚,竟难受得连丹田都碎了。

    只不过,景元和景贤是同一个师尊,前者与拂光水火不容,后者竟然为拂光寻启玉丹。这是什么缘故?秦悦越来越想不通,干脆不想了,问了一句“拂光犯了什么错?”

    “据说,他把门中至宝良思符的制法告诉了旁人。”

    这不是在九重塔里发生的事吗?秦悦如今还记得,当时李雁君解救拂光,后者以良思符制法为谢礼。可这是门中秘宝,他难道不知吗?莫非是受了旁人的诱劝?

    这样看来,当时与他一同锁在冰塔里的景元,最有嫌疑。拂光如今醒悟过来,把丹田气炸了也不奇怪。毕竟被白白算计了一把,受了惩罚不说,还与掌门之位失之交臂。

    秦悦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猜中了真相。她唯恐天下不乱,拿出了一枚启玉丹“有劳你再遣个人去一趟澄笔宗,用这枚丹药同景贤换两万个灵石回来。”

    行远本想说“两万个灵石?趁火打劫也不带您这样的。”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只含蓄地说了一句“前辈手上这枚启玉丹,怕是不能卖出两万个灵石的价格。”

    秦悦笑答“你不知道这里面的因果,只管去换便是。”

    行远不再多问,领命去了。

    秦悦的丹田补好了,但灵元所剩无几,经脉也断了几处。修补经脉倒不是难事,多多打坐修炼,自会慢慢长好。补养灵元倒是个麻烦,一则她灵元伤得很重,至少要用上三五年才能养好;二则那种极其裨益灵元的凝元丹,她已经再也不能炼制了。

    她本想把炼制凝元丹的灵草收齐了送到丹室,花些灵石请人炼制,但又担心出来的成丹品阶不高,白白浪费了她的灵草。最终她还是决定另找一种补元的丹药,亲手炼制。

    秦悦打算这几十年就安安稳稳地待在木摇宗,不再出去历险寻宝了。宗门内安全得很,唯一的祸患就是明惠。不过明惠常年在外游历,偶尔才会回来,秦悦避着她,别同她碰面就是了。

    “明惠针对我,只有等我修为比她高的时候,我才觉得安心。”秦悦自言自语,“有朝一日,我定要她避让我,而不是我避让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