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愿损拂光偏得启玉 欲知机关恰遇子承1

章节目录 愿损拂光偏得启玉 欲知机关恰遇子承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八十四章愿损拂光偏得启玉,欲知机关恰遇子承

    黎明初晓,高山巍巍,一道庄重的钟声响在山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寂静的山路渐渐热闹起来,许多身着道袍的修士走了出来,快步朝一个地方赶,行色匆匆。

    另一座稍矮的山头上,正有两个男修比肩而立。一人穿着淡紫色的长袍,负手俯瞰着那条山路上行走的修士,神色似有几分怀念。另一个人见状,颇为感慨“自从你我结丹后,就再也不用像他们这样,每日去前山撞钟祈福了。如今想来,竟觉得往昔时日美好。”

    “那是自然。如今你我道不同,早就形同陌路,自是不比当年。”

    “师兄说的哪里话。近来师兄虽与我生疏了不少,但在景贤心里,师兄还如从前一般,令我钦佩敬服。”

    原来此二人正是景元、景贤两个师兄弟。

    景元闻言似笑非笑“我这般不肖,尚且能让你钦佩敬服。那你对拂光师叔,岂不是要敬若神明?”

    景贤笑了两声“知恩当图报。当初拂光师叔指点我拜入澄笔宗,这份恩情我怎么也不能忘怀。我也知道,若以拂光师叔为先,师兄必会不愉。但若不如此,我就日夜寝食难安,良心深受谴责。所以,恐怕要让师兄伤怀了。”

    “你如何行止是你的事,与我实在没有多大的干系。”景元冷冷答道,俊朗的面容上俱是寒意。

    恰在此时,有一个小修士跑上前来,道“景贤师叔真会挑地方,待在这儿可让我好找。”

    景贤随意扫了眼来人“何事?”

    “山门外来了个人,点名要见您。说是要用启玉丹换些灵石。”

    景贤拍了拍手,大笑道“来得正是时候!”说完便提步往山下走,状似无意地回眸看了一眼景元。

    景元对上他的眼神,兼又听见了“启玉丹”三字,眸中的寒光更甚了。

    景元和景贤,素来不合。前者处处与拂光作对,后者时时帮衬拂光。景元这些日子,原本是很得意的,因为月前拂光丹田碎裂,若无良方,此生都无修为进益的可能。当年拂光下毒害他修为停滞,如今算是得了报应。

    据他所知,只有一种丹药可以修补丹田,那便是启玉丹。不过它的丹方出自《玉泉丹书》,早就失传许久。药引又是可遇不可求的玉丹灵泉,几乎没人见过。所以景元觉得拂光八成是好不了了,真是大快人心。

    可刚刚竟有人送来了启玉丹……拂光暗恨不已“别让我知道是谁送来的,否则我定要把那人吊起来狠狠地打。”

    秦悦正研究着手上的丹方,突然脊背一凉,回头一看,后面空无一人。她摇了摇头“也不知谁在说我坏话。”

    她手上这个丹方,是培灵丹的丹方。这种丹药的效用多在于增益修为,只有一点点附带着的补元作用。秦悦想“聊胜于无,将就着用吧。这边除了凝元丹,根本没有其他适合养元的丹药,等哪天回了北川,再试着炼制益元丹补元便是。”

    真正修炼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惶惑不安。体内除却木系和火系的两道灵力,另有一道白色的无属性灵力。这股灵力本是从煞气里剥离出来的,秦悦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它还一直在经脉里流转,已深深融入骨血之中,秦悦觉得这就是个祸患,跟定时炸弹一样,指不定哪天就出差错了。

    但她闲来翻阅了不少杂书,从未见过相关的记载,更别提解决的良策了。最后只好由着它去,以不变应万变。

    她前段时间说要给木摇宗炼丹,自然不是随口说说的。她怕周浩然碍于情面,不好开口,就自行遣了行远去问“要炼什么丹药?灵草集齐了没有?”

    最后周浩然终于给她送来了一张丹方,此外还配齐了所需的灵材,足够炼制一整炉丹药。还道“传言这个丹药不易炼成,特意寻来给你练练手。”

    秦悦把丹方拿过来一看,竟是曾经炼制过的净颜丹。

    “人人都想容颜不老啊。”秦悦感叹道,“你要净颜丹直说嘛,我这儿还有上次炼制剩下的。”

    “原来你曾炼制过,那此番更是得心应手了。”

    “那倒未必,上次那是机缘巧合。”秦悦道,“这丹药有个奇怪的手法,叫‘回丹’,上次就险些败在这里。”

    “那你就好好研究着,炼失败了也不要紧。这里面除了五行水难得些,别的都是寻常之物。”

    “失败倒不至于。”秦悦把五行水取出来,还给周浩然,“你觉得难得,那就自己留着吧。我这儿还剩半瓶五行水,上次炼制净颜丹剩下来的。”

    周浩然刚想拒绝,就能秦悦继续道“品阶比你这个好多了。”

    敢情是嫌弃他的东西品阶不够?周浩然遂笑了笑,接回了五行水。

    秦悦觉得炼丹之时,心态最为重要,最忌患得患失,过于担心炼制的结果。

    但她现在发现,除了自身内因,外因也起着关键作用。炼丹之时,千万不能被周围的环境干扰,否则很容易就功亏一篑了。

    她会这么想,完全是因为在这次炼制净颜丹的过程中,照心灯一直在她身边叽叽喳喳地乱吵,给了她很大干扰,差点把手诀打错。

    而这器灵吵的内容只有一个,便是“你竟然是纯火灵根!把你的灵根之火分我一些可好?”

    秦悦只见这灯笼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自己忙着打手诀,根本腾不出手把它拍远,于是大喊一声“别嚷嚷了,聒噪!”

    器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直在秦悦耳边说着“我知道灵根之火珍贵,我只要一丢丢就好了。或者我用千莲幽火和你换?其实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知道你这女修其实仁善得很,若能分我一点灵根之火,更是深明大义,啊不,义薄云天。”

    秦悦心念一动,一朵木莲出现在她的袖口。一道青芒打在照心灯上,灯笼立马向后飞出去,摔在墙壁上。

    然后便传来器灵小声的反抗“枉我还说你仁善,你这女修分明是心狠手辣,我夸你两句你还打我。”

    “再吵打死你!”

    器灵缄默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