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愿损拂光偏得启玉 欲知机关恰遇子承2

章节目录 愿损拂光偏得启玉 欲知机关恰遇子承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好在净颜丹最后还是出了成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仅有十颗,为秦悦多年以来出丹数最少的一次。她取丹的时候,狠狠地剜了一眼照心灯。灯笼抖了一下,什么话都不敢说。

    秦悦已不是从前的秦悦了。过去她爱热闹,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去。现在最喜欢一个人待着,不要有什么人来打扰。每日除却炼制丹药,就是打坐修炼,偶而隐去气息外出赏景,自得其乐。

    时常会收到木摇宗弟子递上来的玉笺,大抵说一些修行上的困惑,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亟盼墨宁前辈释疑”。秦悦闲来无事,便会一一翻看,认真答复。

    比如说,有人问她“晚辈修行近百年,日夜勤勤恳恳,修炼不辍。然收效甚微,常疑此身不宜修道,本命不合仙途。”

    秦悦便回“因上努力,果上随缘。尽力而为,不负本心。”

    也有人道“尝炼继灵一丹,屡试屡败,不知何故。素闻前辈通晓丹道,晚辈斗胆,请教一二缘由。”

    秦悦鼓励“熟能生巧,勤能补拙。多加体悟,必有成效。”

    还有人说“晚辈今逢一小师妹,颇为心动。自彼时惊鸿一瞥,便寤寐思服,不得忘怀。敢问前辈,如何是好?”

    秦悦批复“此尔私事,本座不知。”

    看这些玉笺特别能打发时间,秦悦觉得有趣,得了空就会看几张。修炼之事反倒放在次要了。

    日子久了,她便不想着修为进益了。看着手边的白玉手钏,已被天劫劈得破损不堪,实在提不起研习阵法的兴致。思及五道之中,唯有机关一道尚未涉猎,便决意去找些相关的典籍来看看。

    踏出房门的时候恰巧看见了承影。秦悦见她手上捧着一大摞卷宗,估计她已经在帮着席昭处理宗门事务了,因而颇感欣慰。

    承影似有所感,一偏头,就看见秦悦远远看着她,面带笑意。她走过去拜了拜“前辈嘱我学习师姐,我已在尽力而为了。”

    秦悦莞尔“我年长你百岁,又与你相处日久。见你如今有些长进了,我真的替你高兴。”

    “全赖前辈耐心点拨。”

    “你这些日子,可曾遇上什么难处?”

    “大小事务,都有席昭师姐和行远师叔的指引。若有不解之处,他们也愿意悉心提点。”承影笑了笑,“若真要说有什么难处,那便是琐事庞杂,极为累人。”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秦悦也曾涉足门派杂事,因而很能理解承影,“事情总归是做不完的,分轻重缓急罢了。越是重要的事,越是要记在心里,务必要尽快处理好。至于一般琐事,稍缓一些时日处置也无妨。”

    承影点点头“多谢前辈指教。”

    秦悦并不觉得这算是指教,只是一个偷懒的法子罢了。她微微笑道“你去忙你的吧。”

    承影又行了个礼,朝她自己的屋子走了。

    秦悦看着她的背影,已有了几分沉稳持重的模样。偏她面上依旧活泼爱笑,仍旧合人眼缘。不免感慨“为人开朗,处世稳重,这样的性子确实是好。”

    信步走出洞府,迎面看见鸿一走了过来。后者连连抚掌“我还要去找你,你倒要外出了。”

    “我不出山门,就在宗门内走走。”秦悦道,“长老找我所为何事?”

    鸿一抚了抚胡须“晏行恰好来拜访我,他为人木讷,不善言辞,与我对坐半日,竟然相顾无言。我觉得你们两个小辈兴许有些话聊,所以特意前来邀你一起。”

    秦悦闪了闪眼眸。孟晏行,那个子承道君?鸿一跟她提过的道侣人选?原来他还没死心呐。

    秦悦再转念一想,此人精通机关术,可不是正巧送上门来了?自己没准儿能问问他关于机关的体悟。

    于是秦悦十分欣然地应了一句“长老盛情,却之不恭。”

    此人确如鸿一长老所言,一直默不作声,眼神也很冰寒,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秦悦心道“大师兄墨安是我见过最最寡言的人,也不似这般冷漠。我到了这么久,他都没看我一眼,教我如何问他机关之道?”

    她不知修士身上还有“神识”这种东西,她方才刚刚走进室内,便被孟晏行外放的神识扫过,已然知晓她的到来。只是此人不擅交际,没有出言问好罢了。

    鸿一自然不忍看两人静默,出声打破沉闷的气氛“晏行,这位是墨宁,炼丹有术之人。”

    孟晏行很给鸿一面子,十分温和地问候了一下秦悦“在下子承,幸会。”

    “幸会。”秦悦礼貌地回了一句,然后直奔目的,“听闻阁下精通机关,可否指点一二?”

    “可以。”孟晏行惜字如金。

    秦悦对他淡漠的回应毫不在意“我从未涉猎此道,但亦知其中艰深。精髓要义,一概不通,敢问从何学起?”

    她这么说完,就希望孟晏行能具体说说他对机关术的领悟,最好再给她扔两个写满心得体会的玉简,结果他只是淡然地应了一句“全靠参悟。”

    秦悦不折不挠“我自然知道机关术要靠参悟,只是从何处参悟?如何参悟?参悟什么?你若不介意,举个例子?”

    孟晏行沉默许久,拿出了一只小木盒,道“这便是个机关。机关二字,以机巧关要为意。若能领悟设置机关之人的心意,破解便不是难事。若不能领悟,便是天资所限,强求不得。”说完以后,把这个木盒往秦悦面前一推。

    虽然孟晏行没有正面回答秦悦的问题,但他连续说了好几句话,已经让秦悦十分满意了。后者接过木盒,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会儿,道“你是让我试着破解这个机关?”

    孟晏行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可我从未研习过机关术,怎可贸然尝试?”秦悦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小心翼翼地问,“你可有讲述机关之道的记载,借来一观可好?”

    孟晏行面无表情地扔出三枚玉简。

    秦悦见他这么好说话,又问“你还有没有自己对于此道的见解?不需长论大章,只言片语便可。”

    孟晏行在袖中找了找,拿出了一本书册。

    秦悦把东西收好,笑道“先借看一段时间,日后必会归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