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制机关因询拆分术 闻箫声缘起口角争2

章节目录 制机关因询拆分术 闻箫声缘起口角争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但得意之时难免失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天她回去的路上,竟遇上了许久不见的明惠。后者向来看她不顺眼,见她从鸿一洞府的方向而来,自然要冷嘲热讽几句“你倒会讨好几大长老,真把木摇宗当成自己师门了不成?在此得诸位弟子尊称一声前辈,便以为自己地位非同寻常了,真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秦悦看四周人来人往,料想明惠也不敢跟她打起来。伤了她是小事,若是不幸殃及普通弟子,明惠必会受到谴责。

    因而秦悦十分悠闲地回道“你可别乱说,我可是有师承的人,自不用再寻一个师门。我在自家宗门内的地位也不低,也没觉得在此为人尊崇有多难得。至于世面……”

    秦悦看了看明惠,轻笑了一声,才继续道“我年岁尚小,自然比不上明惠道君阅历丰富。阁下在修真界摸爬滚打了几百年,岂是我一个后辈能比的?”

    明惠听了这话,脸色就变了。秦悦分明在讽刺她年岁已长,青春不再。她修行日久,虽说容貌依旧年轻,但一颗心还是渐渐苍老了,自感比不上那些年轻女修,新鲜得像能掐出水来。

    秦悦所言正戳了她的痛处。她心下气恼,本想趁其不备,放出一道杀招,打秦悦一个措手不及。但行经此处的弟子极多,若有斗法,难免伤及无辜,届时她的恶名又要远播了。

    秦悦只见明惠盯着自己,而后冷冷一笑“年轻气盛,惯会出言不逊。待你有朝一日,修为可与我比肩之时,再来与我争这些长短也不迟。”

    这便是嘲笑秦悦修为不够了。两人虽都是元婴初期,但明惠的境界比秦悦稳固多了,也不是后者三五年可以超越的。明惠以此作为言语上的回击,确实恰当。

    秦悦神色未变“只怕日后我修为精深之时,阁下修为未能有寸进。此刻于口舌之上争些长短,的确没什么用。”

    说完她提步就走,远远传来一句“与其在此闲聊,不如专心修炼。”也不知是在跟明惠说,还是在告诫自己。

    明惠恼恨不已“这里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她这般顶撞于我,被木摇宗弟子听去,教我日后颜面何存?什么时候惩戒她一顿才好。”

    秦悦回去的时候,席昭和承影正坐在一处谈笑风生。二人见她过来,匆匆见了个礼,抬首时却见她的神色不太对劲。

    “前辈不是去见鸿一长老了吗?怎么脸色这般难看?”承影问了一句。

    秦悦牵强一笑“路上遇见了明惠,起了些争执。”她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就往自己屋子里走了。

    承影一怔。明惠二字简直是她的噩梦,她只要一听见这个名字,就会想起水塘里的那个冤魂。不仅如此,她现在还特别惧水,只要看见江河湖海,就下意识地躲远。

    这事儿席昭也知道,还屡屡劝她“若克服不了心中的恐惧,早晚会有碍于道心。”

    承影明白,她必得忘掉那段经历。若是一直惧水,往后怕是永无入水中寻宝的可能,不知会错失多少机缘。但即便她心里通透,也未必能够如愿忘却水中那缕冤魂。那段记忆就像被人打上了一个烙印,已然深深地嵌进了她的脑海里。

    另一边的秦悦正一个人静坐着,微微敛眉。

    此时此刻,她的耳边反反复复飘荡着明惠的话“待你有朝一日,修为可与我比肩之时,再来与我争这些长短也不迟。”

    秦悦自知,虽然她当时理直气壮地反驳了回去,但心里还是有些在意的。她不喜欢任人凌驾于自己,尤其是毁了流云的明惠。

    李雁君曾说,她墨宁活得太顺遂了。确实,自踏仙途,便有良师,托庇于宗门,万事都不用挂心。即便来了南域,也在木摇宗待了不少年,受人敬慕尊崇,无需考虑人心险恶,人情冷暖。兼又修炼迅速,常人心忧修为进益,她却半点不用。

    可明惠今番此语,倒让她有了些醒悟。在这世间,唯有修为才是评价人修的标准。若修为高,别人才会由衷敬重你几分。当初她只有结丹期修为,险些被明惠灭杀,差点沉睡在梦随之境里。如今结了婴,明惠才忌惮她几分。

    秦悦心里知道“我修为不见增长,都是我不愿潜心修炼的缘故。我宁肯把时间花在钻研机关上,也不想费在修炼之事上。我一有双系纯灵根广纳灵气,二有元品炉供以炼丹,我不愿便罢了,若我着意修炼,何愁没有进阶之时?”

    可这种没日没夜的闭关修炼,实非她的心愿。她希望过闲散一点的生活,不要修炼占据她生活的全部。寿元还长,她要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美俱全。

    “修为再高,心境不足也是枉然。凡事欲速则不达,我还是先研习机关为好,断不可被区区明惠的言语左右了。”

    这样自我劝导了一番,总算是豁然开朗。

    心静下来,恍然听见不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箫声。秦悦走出屋子,才知此刻已然夜深,可见明惠那句话让她纠结了多久。

    洞箫声声,悠远而不哀婉,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秦悦听了一会儿,只觉佳音袅袅,似迩似遐,极为打动人心。

    木摇宗还有这般精通音律之人?真是深藏不露。

    月光朦胧,秦悦循声而游。独自行在山间,夜色之下,花木亦别有风情。她低笑了一声“方才还在想良辰美景,赏心乐事,现在算是齐全了。”

    前路越来越偏僻,秦悦更为好奇,听得箫声渐近,便提着音量说了一句“奏箫者何在,可否出来一见?”

    借着淡淡的月华,她看见前面的山石后面绕出来一个人影,穿着木摇宗下发的道袍,走到她面前来行了个礼。

    秦悦有些惊讶“齐平?没想到你竟如此才华横溢。”

    齐平拿出一只海螺“教前辈失望了,那箫声不过是这存音螺发出来的。”

    秦悦打量了他几眼“你有意引我前来,所为何事?”

    “前辈果然聪慧。我听说前辈于音攻之道颇有研究,所以斗胆用一段乐声吸引前辈前来。”齐平道,“前辈今日,可是与明惠道君起了争执?”

    秦悦挑了挑眉“有话直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