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赠灵珠成败缘一境 觅残魂得失在两心1

章节目录 赠灵珠成败缘一境 觅残魂得失在两心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八十六章赠灵珠成败缘一境,觅残魂得失在两心

    “既然前辈快人快语,那我便不再故弄玄虚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齐平走近两步,压低声音,“其实我和前辈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想致明惠道君于死地。”

    秦悦似笑非笑“我何时说我要致明惠于死地?”

    齐平微怔,随后一笑“晚辈所言,句句坦诚,并没有要套前辈的话的意思。前辈若不嫌弃,大可把我当成同盟。”

    秦悦摇了摇头“我没有诓骗你,我真的不想致明惠于死地。”

    齐平不愿相信“明惠道君数番欺辱前辈,今日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前辈作对。前辈若不早日灭杀她,还待她来取你性命不成?”

    “我不欲杀她,一是因为周芷晴掌门于我有恩,而明惠恰是她的爱徒;二是因为各大宗派之间自有明争暗斗,我不愿木摇宗失去一个元婴修士。”秦悦把缘由娓娓道来。

    齐平认真看了几眼秦悦,似是在辨别这些话的真假。

    “你放心,你今日设计寻我之事,我不会说出去。”秦悦转身欲走,“只是你在明惠的洞府里侍奉,千万别教她觉得你心思不纯,别到时候怎么陨落的都不知道。”

    齐平默了一默,看着秦悦远去的身影,突然喊道“前辈留步!”

    秦悦回眸,见齐平匆匆走来,一脸凛然“我既然敢约见前辈,自然无惧前辈外传,为明惠道君所知。再者,我无怨无悔留在道君洞府,前辈不是早就察觉有异了吗?”

    秦悦愣了一会儿,恍然大悟“你是说我那日说了一句‘好自为之’?”

    齐平没有回答,但眼里已有了承认的意思。

    秦悦觉得好笑“我那天之所以会这么说,全然是因为我觉得明惠性格狠戾,估计你受了不少责骂,所以说一句好自为之,是劝你早日弃暗投明。没想到竟被你会错了意。”虽然她当时也有一点怀疑齐平的动机,但万万不会想到他想要明惠的命。

    齐平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秦悦觉得他内心一定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好意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把我的心意猜错的人多了去了,你也不是头一个。”

    齐平支支吾吾地说“我倒不是难过,就是觉着被骗了。”

    “你自己多心,还要怨我不成?”秦悦说这话时,没有半点责怪之意,倒像是寻常友人之间的笑语。

    齐平还不知秦悦这个人一点架子都没有,但人家的身份摆在这儿,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道“不敢,不敢。”

    “你为何想致明惠于死地?”秦悦看齐平一副谦恭的模样,实在想不出他杀人夺命的样子。

    “这……”齐平本想回答,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秦悦更加好奇“我虽不欲取明惠性命,但与她没有半分情义可言。你还怕我跑去告诉她不成?”

    “实不相瞒,家父曾因一件灵宝招惹了明惠道君,道君记仇,就把家父给……杀害了。”齐平说到后面,眸中闪过深深的恨意与痛楚。

    “难怪你愿意在她府中隐忍多年,原来她于你有弑父之仇。”秦悦叹了一声,“只是她的修为比你高出了两个大境界,你若想报仇雪恨,怕是不怎么容易。”

    “所以我来请前辈相助,只是没想到……”齐平苦涩道,“想来命该如此。”

    秦悦最看不得别人露出这种难言的、痛苦不堪的神色,自然出言相劝“修行本不该太在意如是种种,你若一味执着于此,反倒不好。”

    “血海深仇,岂能忘怀?这都不用在意,那前辈以为,我还该记住什么?”

    秦悦被他说得一愣。

    齐平忽然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严厉了些,连忙告罪“晚辈一时心急,言语不敬之处,前辈莫怪。”

    “你心结未解,执念犹存,我自是不会怪罪。”秦悦似有所悟,“只是执念难免变成痴念,痴念难免变成痴妄。日后心中是道还是怨,全在你一念之间。”

    “晚辈……知道了。”齐平拱手行了个大礼,“但有一事,我非做不可。明惠道君将家父的一缕魂魄剥了出来,不知放在了何处。我想把那丝残魂找出来,好歹……助家父魂魄齐聚,早登轮回。”

    秦悦若有所思。

    齐平深深一拜“我思来想去,自知没有能力探查那缕魂魄的所在。亦从不敢将此事告诉旁人,可今日机缘巧合,前辈恰好知晓了我与明惠道君的仇怨。我只盼知道父亲的残魂何在,还望前辈相助!”

    秦悦没有回答,似在思索着什么。

    齐平知道,这事儿多半是成不了的。若换成是他,他也未必会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也知道明惠和秦悦之间嫌隙很深,若秦悦答应了他,就免不了与明惠交涉。以己度人,将心比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齐平的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毕竟秦悦现在还没拒绝他。他挣扎了一下,又说了句“前辈若肯应允,晚辈生当殒首,死当结草,必报此大恩。”

    片刻之后,秦悦道“我无需你殒首结草报什么恩情。”

    齐平便知,秦悦这是婉拒了他。

    谁知秦悦继续道“我听承影说,明惠洞府院中水塘里,有一缕冤魂。你不妨趁明惠不在洞府的时候,入水查探一番。”

    齐平把她的话一字不落地记下,连连拜谢道“多谢前辈指点。”

    秦悦心想若那缕残魂真的是齐平的父亲,那么不仅他夙愿得偿,说不定承影也会不再忧惧,真是美事一桩。

    “若有了结果,记得告诉我一声。”秦悦道。

    齐平忙答“这是应当的。”

    “至于灭杀明惠之事……”

    “晚辈知道,于木摇宗而言,明惠道君杀不得。更何况,以晚辈如今的修为,连她咫尺之内都接近不了,更别提暗杀了。所以此事我不会擅为,前辈放心。”

    其实对于明惠,秦悦的态度很复杂。明惠屡次三番和她作对,意图杀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自己一味隐忍,全然是因为明惠师承周芷晴。可她屡受其害,若不还手,心里实在不平衡。

    齐平继续道“恶人自有恶人磨。明惠道君行事乖张,总会有人跳出来惩戒她。”

    秦悦竟然应和了一下“你说的是。”

    回到洞府的时候仍是深夜,秦悦想起今晚听见的那段箫声,依稀觉得此音犹在耳畔,绕梁不去。

    “音者,诉奏者之情也。如此触动人心,才算是情至意达。”秦悦敲着卧榻自言自语“琴意已窥,琴心难得。到底能不能领悟,还要看我的造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