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赠灵珠成败缘一境 觅残魂得失在两心2

章节目录 赠灵珠成败缘一境 觅残魂得失在两心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几天后,秦悦又收到了一沓玉笺,都是木摇宗的弟子递上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有人问她“贪、嗔、痴为三毒,故为道者,需弃贪爱,舍嗔恨,戒痴心。然人非圣贤,焉能抛三毒,舍凡尘?”

    秦悦提笔写道“人之在世,好恶之分难免,执着之念丛生。若尽数抛却,则此生再无爱恨,唯有清修一事,未免寂寥。”

    她细细看过这些话,觉得自己贪图安逸享乐便罢了,万万不可教坏了木摇宗的弟子。遂把这段话全都抹掉,改成“三毒亦是三苦,苦己苦人。尔曹修行,若虔意证道,或可离毒去苦。”

    还有人跟她说学习剑法的心得。这人是个精英弟子,写下的感受也字字珠玑。秦悦没有学剑,自是无法跟他讨论什么体悟。转念一想,叶荷不是在研习长泽剑法?于是把这张玉笺留了下来,准备给叶荷做参考之用。

    再翻看了几张玉笺,其中有一人开头写道“贺墨宁道君安,晚辈齐平拜上……”

    秦悦翻阅的手指一顿,把齐平写的话耐心地看完。随后站起身,走出房门,去见承影。

    路上遇见了席昭,席昭看了看她走的方向,笑问“前辈是去找承影师妹?”

    秦悦“嗯”了一声“你刚从她那儿过来?”

    “正是。师妹近来笑颜渐多,但独处之时,常常郁郁寡欢。晚辈得空便陪伴一二,也盼她心结纾解。”

    秦悦皱了皱眉“心结?可是当日明惠之事?”

    “自然。承影至今仍记着那缕冤魂,还尤其惧水,不敢靠近山川河流。”

    秦悦浅笑“我也猜她内心忧惧,不能释怀。”

    席昭看着秦悦微微露出的笑容,怔了一怔“师妹如此,前辈怎么这么高兴?”

    “我是觉得机缘凑巧。”秦悦神秘一笑,“你也不必好奇,承影与你交好,定会将此事告知与你。”

    说完便朝承影的屋子走了。席昭摇了摇头“前辈如何学会了吊人胃口?”

    秦悦走进室内,便见承影伏首案前,确如席昭所说,有些闷闷不乐。秦悦轻咳了一声,承影抬头一看,连忙起身“前辈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因为明惠那件旧事,心里落下了阴影,特地来看一看。”秦悦看着承影,悠悠道来。

    “有劳前辈挂心。”承影拜了一拜,“我已在试着忘却了。”

    “你所忧惧者,可是当日在水中瞧见的那缕冤魂?”

    承影本想否认,但终究还是应了一句“前辈明察秋毫。”

    秦悦微微一笑,拿出一张玉笺“今天偶然看到了这个,没准儿能为你排忧解难。”

    承影不解,把玉笺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道贺墨宁道君安,晚辈齐平拜上。自日前前辈提点,晚辈已入院中水塘一探。家父残魂,确然在此。承蒙前辈偶语相助,先父魂魄齐聚,已入轮回。感激不尽,再拜顿首。

    承影讶然不已“那冤魂,原是齐平师兄的亡父?”

    “没错。他被明惠灭杀,想来应是锁在了洞府内院的水塘里。不过他现在已经再入轮回,所以你不必再惊惧于此,日夜不得欢颜。”

    承影重重地点头“前辈费心了。我确实一度为那冤魂担惊受怕,现如今知道了始末,便不觉得骇人了。”

    “那就好。”秦悦又拿出了一只光华闪闪的珠子,“听说你现在特别惧水,我这儿有一颗避水珠,赠予你用以日后入水探险。”

    承影知道,避水珠常见,但秦悦递给她的这一颗品阶极高,少说也有七品。她讷讷地问“敢问前辈,这珠子什么品阶?”

    “九品。”秦悦答道,“足够你用到化神期。”

    承影立马把避水珠推了回去“此物贵重,晚辈受不起。”

    秦悦微微蹙眉。

    承影又道“更何况,晚辈觉得自己往后不会再害怕水了。这种高阶法宝,前辈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当真?”秦悦问的是承影不再惧水一事。

    “不敢欺瞒。”承影道,“人常言,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晚辈亦以为然。惧水之事,因冤魂而起,自因冤魂而灭。如今那缕残魂的究竟已然真相大白,晚辈自是不再畏惧。”

    承影又拜了拜“此外,晚辈还以为,若一切都唾手可得,那修行也太无趣了。晚辈若要避水珠,必是自去寻一玄尾鱼取丹,而非坐由前辈相赠。”

    秦悦十分欣慰。

    又过了几天,齐平竟然拜到了她的洞府。秦悦笑问“今日怎么不用乐声引我前去了?”

    齐平拱手道“明惠道君已出了山门,我自是不必顾忌被她发觉。再者,我深知前辈是光明磊落之人,实在无需在暗夜里相见。”

    秦悦轻笑“你来见我,还怕被明惠发觉?怕她发觉什么?你与我勾结谋害她?”

    “前辈说笑了。”齐平道,“人人皆知前辈与道君不和,我若来拜访前辈,岂不是驳了道君的脸面?”

    “那你今日前来,有什么事?”

    “玉笺不足以表述晚辈的感激之情,晚辈今日,特来当面拜谢前辈大恩。”

    齐平说完便跪了下来,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大礼。

    秦悦道“你也不必如此。我帮了你,你也帮了我。”

    “前辈此话何意?”

    “承影曾因水塘幽魂一事惊惧不已,后来看过你的玉笺,才知道了原委,现在总算变得活泼如初。”秦悦走上前,把齐平扶起来,“说来我还得谢谢你。”

    “承影师妹福缘,得前辈挂心。”齐平道,“前辈虽与明惠道君有嫌隙,但与合宗弟子的关系都很好。”

    “即便是一样的为人处世,也讨不了所有人的欢心。”秦悦觉得明惠与她芥蒂已深,往后恐怕永无可能心平气和地相处。沉默了许久,又叹了一声“可见有得必有失。”

    “那前辈以为,什么是得,什么是失?”

    “与合宗弟子相处愉快是得,与明惠屡起争执是失。”

    “那前辈不妨说是,有失必有得。虽说与明惠道君不和,但有众弟子真心尊崇。”

    秦悦一笑“可见得失本无定论,端看自己如何作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