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碎玉镯小兽燃银焰 释惑疑晏行识灵灯1

章节目录 碎玉镯小兽燃银焰 释惑疑晏行识灵灯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八十七章碎玉镯小兽燃银焰,释惑疑晏行识灵灯

    是夜秦悦正准备安睡,忽然发现衣袖一连动了几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心下一惊,连忙探查,竟看见一整只灵兽袋都烧了起来,火焰是灼灼的银色,其中还夹杂着雷电之光。

    秦悦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听“砰”的一声响,灵兽袋的火焰突然爆开,把她的袖子都烧了个干净,吓得她连忙运起灵力护体,这才没被火焰灼伤。

    可惜顾此失彼,她没出什么闪失,玉镯却被不幸波及。秦悦眼睁睁地看着手腕上的镯子炸了开来,里面的灵石道器、阵法异植,全都撒了一地。存放丹药的玉瓶骤然摔在地上,当即便碎了,里面的丹药骨碌碌地四处乱滚。

    秦悦这些年积攒了不少灵宝,现在都掉了出来,顷刻间便堆了半个屋子。照心灯被一摞道器埋在底下,挣扎着爬了出来,惊惶地到处乱飞,慌慌张张地大喊“出了什么事?”

    秦悦脸色不太好看“我也想知道出了什么事。”

    损失那些丹药便也罢了,可玉镯竟被炸毁了。那玉镯是她当初拜师秦昌时得来的见面礼,她用了这么多年,以后上哪儿去找这么趁手的储物空间?

    不过她也无暇顾虑这么多,眼看着灵兽袋上的火光越来越盛,她不知玉泉兽是安是危,想了又想,还是寻了个水池,把灵兽袋扔了进去。

    火焰倒是熄了,但雷电之光还在,过了一会儿,还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秦悦在旁候了三日,依旧是这个情形,内心既焦躁又不解,犹豫着要不要离开片刻,请个阅历丰富的长者来看看究竟。

    幸而天无绝人之路。这里靠近叶荷的屋子,而叶荷恰听见了外面有些异动,遂推门出来一看,就看见秦悦直勾勾地盯着水池里的一个灵兽袋看,目不转睛。

    叶荷走上前拜了拜“前辈在看什么?”

    秦悦听出了叶荷的声音,偏了偏脑袋,眼珠子却没有离开水池“你先去帮我请一下敬卢长老。”敬卢见多识广,定能解释这个景象。

    叶荷本想说“我与长老敬卢并不相识,如何能请动他?”但是看秦悦的脸色,便知她有些急迫,思忖一瞬,改口道“若敬卢长老不在呢?”

    “那就请长老鸿一。”秦悦不假思索地回答,“实在不行,周浩然亦可。”

    “晚辈这就去请。”叶荷跑出洞府。

    叶荷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尴尬,不方便直接去求见几位尊长。所以先去找了行远,请他代自己出面。

    行远就近先去找了鸿一,说“墨宁前辈似是有件要紧事,急着请长老走一趟。”

    鸿一点头应了“什么要紧事?”

    行远看着一旁的叶荷。叶荷忙道“前辈的灵兽不知遭了什么难……道君看了便知。”

    鸿一正打算走,忽然回首,对屋子里坐着的年轻男修问了一句“晏行一道去可好?”

    孟晏行站了起来,道了一声“好”,语气平平淡淡。

    叶荷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这是哪个人物?修为似乎很是高深。就是一副冷冰冰的脸孔,平白教人退避三舍。”

    鸿一之所以叫上孟晏行,是因为此人博览群书;天文地理,奇闻异事,无所不知。二人行至秦悦洞府,便见她支着下巴盯着一个水池,身后有一只灯笼晃晃悠悠地飞着。

    孟晏行看见那个灯笼,神情微微一变。眸中划过思索,不知在想什么。

    秦悦眼角的余光看见他们来了,镇定自若地指了指犹在闪着雷光的灵兽袋,道“你们瞧瞧这是什么缘故。”

    鸿一看了半晌“这就是你养的灵兽?莫非是在渡进阶雷劫?”

    秦悦摇了摇头“估计不是。当初我结婴时抵挡不过雷罚,这只小兽帮我接了一道天雷,现在估计深受其害。”这便是她这几天来的想法。玉泉兽吞了一颗天雷化作的珠子,现在整个灵兽袋都冒着雷光,必定和此事脱不了干系。

    鸿一抚须“晏行,你以为何如?”

    “炼化。”孟晏行依旧寡言少语。

    秦悦朝他拜了一拜,道“事关我的灵兽,子承可否说具体些?”

    孟晏行果真说了一长段“我曾在一本古书中见过相关的记载,有的妖兽在渡劫之时,可以吞掉天雷,将此雷电之力化为己用。所以你这灵兽,应是在炼化那道天雷。”

    鸿一赞道“晏行见识广博,胜我多矣。”

    “可这灵兽,前几天还着火了。”秦悦想了想自己的玉镯,“火势甚大,威力极强。这是为何?”

    孟晏行问道“这是什么灵兽?”

    “玉泉兽。”秦悦答。

    “玉泉兽擅火,显然它是想借天雷之力乘势进阶,但没控制好用火的力度。”孟晏行分析道。

    秦悦放心了,别是遇上了什么危险就好。

    孟晏行继续道“但你既然把它扔到了这个水池里,强行熄掉了它为升品燃起的火焰,那它此番恐怕不能进阶了。”

    秦悦怔怔地说“那我把它捞出来。”她把**的灵兽袋从水池里提了起来,内心惆怅不已玉泉兽本想好好地进阶,谁知竟被她搅和了。待它从灵兽袋里爬出来,还不知会用怎样哀怨的眼神看她。

    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放下灵兽袋,秦悦耐心地给小兽设了一个聚灵的阵法,还补了不少木灵气进去。木生火,若玉泉兽能重燃火焰,必会顺遂许多。

    转身见孟晏行一直看着自己,秦悦会意地微笑“我知道这样八成于事无补……只是这毕竟是与我有过契约的灵兽,我总不能任它自生自灭吧。”

    孟晏行依旧看着她,确切地说,是在看她身后的照心灯。

    秦悦有些不解,偷偷和器灵交流了一番“你认识这个人吗?”

    “不认识不认识。”器灵挑剔的声音传来,“这个男修满脸写着冷漠,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谁会与他结识?”

    秦悦只好问孟晏行“你看这灯笼作甚?”

    孟晏行目露犹豫,许久才道“这是不是照心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