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识来历景元任掌门 出谋策灵均谈互利2

章节目录 识来历景元任掌门 出谋策灵均谈互利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都说他是天下女修的心系之人,见之不忘,看你今日行止,我算是相信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周浩然故意取笑她,“你若真看上了大可说一声,木摇宗不拦着你寻道侣。”

    秦悦表示敬谢不敏“算了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他和东笙的关系。再者,他品行不端,我实在看不过。”

    她说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侧的启涵。启涵见她望过来,小声问道“前辈有何吩咐?”

    秦悦摇了摇头,心道“东笙今天不来,是不是有意避着华殊啊?”

    周浩然见她和启涵一直在对望,好奇问道“你们是不是在传音?”

    “没在传音。”秦悦答道,“我只是在看他同华殊有几分相似。”

    周浩然闻言,也将二人的面孔比对了一番,暗自抚掌道“你若不说我还注意不到,当真挺像的,尤其是眉眼。”

    “华殊是不是不知道他有个孩子?你看他的眼光扫过这里,神色变都不变。”

    “这我如何知晓?”周浩然见秦悦一副看戏的神色,“你别跑去跟他说啊,万一人家有心隐瞒,却被你戳破了,不把你灭杀才怪。”

    “我才不会给自己惹麻烦。”秦悦正欲收回视线,刚好华殊抬眸,与她对望了一眼。

    华殊对上她的眼眸,微微蹙眉,像是很讨厌女修盯着自己看。秦悦见状,颇为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翻完她就后悔了,才说不会给自己惹麻烦,这就毫无顾忌地蔑视了一个化神期前辈。若是寻常人也就罢了,定不会和她计较这些,偏偏是个连鲛人都吃的不义之徒。

    于是秦悦只好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一眼华殊的脸色,只见他揉着额际,满眼回忆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悦见他没有动怒的迹象,稍稍放了心。见席间诸人都在互相攀谈,颇感索然无味。她支着脑袋,盘算着何时才能结束。这时便有人走过来,敲了敲她的几案“我有事同你说。”

    秦悦仰首,来者是个穿玄袍的男修,正是那个售卖储物空间的人。

    秦悦立马站了起来,礼数周全地拜了拜“前辈请说。”

    男修轻咳一声“借一步说话。”

    他说完就往一个偏僻的角落走,秦悦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那男修转身,一脸平静道“你是精通炼丹之人?”

    秦悦本能地否认“不是。”

    “可我听说你日前亲自炼制了十炉静合丹,还将成丹拿去售卖。”

    秦悦本想问“你如何知晓”,但这话一出来,就相当于承认了此事。她转了转眼眸,道“我竟不知此事。”

    “你也不必隐瞒,我就是你买灵材卖丹药的那家商铺的店主。”

    秦悦顾左右而言他“阁下真是家大业大,哪里都有贵店。”

    “我店内的鉴宝师同我说,有个女修买了十份静合丹灵草,十几天后,前来售卖了五十二颗上品静合丹。还道那女修长相极好辨认,额有九瓣莲花。”男修轻笑,“我还在想去哪儿寻你,竟在这里遇见了。”

    秦悦点头“真是机缘,机缘。”

    “我猜你并没有拿出所有静合丹,是不是?”男修突然话锋一转,“这样的成丹率……你是不是根本没有败丹?”

    秦悦心里划过千万种念头,最后只剩下一种想法“断断不能让人知道我有一个元品的丹炉。杀人夺宝之事,谁不会做?”

    于是她一脸真诚道“前辈说笑了,这世上哪里会有炼丹而不败的人?我若从来没有败丹,早就不止元婴初期的修为了。”

    见男修似是不信,秦悦继续一本正经地胡诌“前辈可是不信?实不相瞒,我能炼出静合丹实属巧合。其实我只会炼制这一种丹药。就连普普通通的凝元丹,我都炼制不出来。”

    男修心里认定了她精于炼丹术,自是不会听她在如何辩解,遂直奔目的“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我一个开店铺做生意的,只是来找你谈互利双赢之策而已。”

    “什么意思?”

    “就是你炼丹,我售卖,获利平分。你意下如何?”

    秦悦近来灵石短缺,尤其需要这么一个平台用以敛财。但她和这男修素不相识,对他的身份、人品、修为一无所知。想了又想,道“我又怎知你会与我利润平分?不说你修为高深,事事都由你做主。单说你卖我两个简简单单的储物空间,竟漫天要价十万个上品灵石,便可知你唯利是图,教我如何放心与你合作?”

    男修似笑非笑“怎么?你觉得寻香符一事不值这个价格?”

    秦悦哑口。此事关乎性命,再多灵石也值。

    “我先容你想一想,想通了便可传讯于我。”男修递给她一张传讯符,“另外,我道号灵均,你大可以去打听一下我的为人,免得把我当成见利忘义之辈。”

    秦悦不知该不该说“好”,最后只道了一句“灵均前辈说笑了。”

    她回到席间,就见景元跪在一个长者面前,双手高举接过掌门印玺。她估计那个长者便是犹山,他还说了许多训导的话,诸如“律己修身,慎独宽人”、“刚柔相济,克得其和”、“勤于修行,勉于悟道”等等。

    在场诸人都是景元继任的见证人,礼成之后,纷纷上前道喜。

    周浩然道“你我也去贺一贺?”

    秦悦答“你去便是。我与他非亲非故,实在没什么立场前去。”

    于是周浩然便孤身前往。

    此时席间仅剩下几个端着架子没有走动的化神修士,见秦悦也安然坐着,不由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眼。秦悦一人承受着诸多目光,有的还带了化神期的威压,颇感苦不堪言。

    她正想着要不要上前去见个礼,好歹能攀一些交情,启涵便回来了,对她笑道“我还从未去过木摇宗,这回和前辈一同走可好?”

    “好。只是要传讯告知你母亲,别教她担心。”秦悦似有若无地瞥了一眼华殊,见他看着自己和启涵,眸色深沉。

    “我来前已同母亲说过了,若遇上了墨宁前辈,便随她一道去木摇宗。母亲已经应允了。”

    秦悦浅笑“那便是再好不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