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玉泉兽解契言有憾 照心灯换位语成谶1

章节目录 玉泉兽解契言有憾 照心灯换位语成谶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十一章玉泉兽解契言有憾,照心灯换位语成谶

    等人散得差不多了,秦悦才上前找景元“一面之缘,不想今日还有再见之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也没想到会再见到你。”景元直言不讳。

    “贵宗擅符箓,不知寻香符可有解法?”

    景元挑了挑眉“怎么?你被人放了一道寻香符?”

    秦悦微微点头“你我见过一面,我相信你的为人,才愿意将此事告诉你。烦请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今天在座这么多化神修士,早就察觉到你身上的寻香符了,哪用得着我到处说?”

    秦悦抿了抿唇“所以我才问你破解的方法。”

    “解法倒是有,只不过颇费周折。”景元道。

    “说来听听。”

    景元避而不答“李雁君是不是同你有私交?”

    秦悦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她如今在哪儿吗?”景元忙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景元“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秦悦皱了皱眉“你想用寻香符解法换她的消息?”

    景元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

    “她同你也不过见过一面,你找她干什么?”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总之不会对她不利就是了。”景元的语气很是不悦。

    秦悦想了想,回忆道“我也不知她在哪儿……我只知她出身家族,应是天齐界栖雁城里的李家。”

    景元沉默了一会儿,道“碧灵草融进解忧丹,可以去掉寻香符的味道。”

    秦悦觉得这个人忒不仗义,她问一下寻香符的解法,竟还要用李雁君的消息来换。所以很不客气地挤兑了一下他“恭喜你斗过了你师叔,荣登掌门之位。不知拂光道友觉得启玉丹疗效如何?”

    景元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原来那枚启玉丹是你送来的……你放心,我师叔他即便服用了启玉丹,丹田也只是好了大半,还需要再仔细养一养。”

    “成王败寇,你现在真是春风得意。”秦悦继续挖苦,“恐怕犹山老前辈还不知你怎么算计拂光的。”

    景元的脸上隐有怒意“你心里知道就行了,何必往外说呢?问清了寻香符解法就变了一个人,还没见过你这么会过河拆桥的。”

    秦悦笑了笑“我没有像旁人一样给你锦上添花,便是过河拆桥了吗?我不过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实话实说罢了。”

    而后又颇有深意的提醒了一句“李雁君是我见过的最最聪明的女修,你若是想算计她,就要做好自己被她反过来算计的准备。”

    景元扯了扯嘴角,正打算解释一番,就见周浩然走了过来,便缄口不言了。

    周浩然是来找秦悦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回去吧。”再看她和景元似是旧识,于是又道“你若是想在这儿小住几日,那也无妨。”

    “先前就说了,这里的景色不比木摇宗绮丽。景不美,人不善,实在没什么好停留的。更何况启涵还要同我一道走,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秦悦道。

    而后两人便一前一后地走远了,景元看着他们的背影,自语道“当着我的面,就敢贬损澄笔宗风景不好。还有‘人不善’那一句,莫不是在骂我?”

    启涵的飞行速度自然比不上两个元婴期的前辈,秦悦本想把他拉上木莲,但启涵执意要自己御剑而行,还说“母亲曾经教导我,凡是都要亲力亲为,断不可受旁人的援助。”

    秦悦默然。她总不能说她觉得启涵这个飞行速度拖慢了他们的行程吧?

    所幸周浩然对启涵的行为还是很欣赏的“你母亲说的是,事事都要身体力行才好。”

    于是两个元婴道君以筑基期的速度飞了一路。途中秦悦突然想起一事“你有没有听说过灵均这个人?”

    “虽未谋面,然神往之。”周浩然答道,“据传,此人为人光风霁月,虚怀若谷,举止任意,行事洒脱。旁人都赞他最有神仙气度。”

    “我看倒像是个奸商。”秦悦腹诽。

    “你问这个干什么?”周浩然又问。

    “先前在席间来寻我的那个玄衣男修,正是灵均。”秦悦瞅了瞅周浩然,“没觉得他有什么神仙气度,还没启涵招人喜欢。”

    启涵正在专心致志地驾驭道器飞行,自是不比他们二人,可以一心二用,边飞行边聊天。但他听见秦悦提及自己,还是追上前笑道“前辈谬赞,我领受了。”

    回到木摇宗之后,秦悦遣人给启涵收拾一间洞府。启涵道“何必如此麻烦,我在前辈洞府里挑一间屋子住便是。”

    秦悦想了想,觉得也行,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句“我洞府里已经住了不少人,没有多少空屋子给你挑了。”

    启涵摇了摇头“无妨。”

    走进洞府的时候,最先看见的是玉泉兽。小兽抱着一朵小木莲,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哈欠,抱怨道“你出去玩怎么不带上我?”

    秦悦看清了它打哈欠的动作,心里竟觉得这只灵兽和自己一样懒散。一旁的启涵很是惊奇“这是什么品阶的灵兽?居然能口吐人言!”

    秦悦微微笑道“你若是喜欢,那等你修炼有成,我就把它送给你做贺礼。”

    玉泉兽怀里的木莲“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神情有些忧愤。

    启涵义正词严地拒绝“君子不夺人所好。前辈的灵兽,还是自己养着吧。”

    秦悦莞尔“我觉得东笙把你教得挺好的。你如今更懂礼数了,也分得清是非。”

    玉泉兽瞅了瞅秦悦,又瞅了瞅启涵,慢吞吞地走远了。秦悦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竟觉得那道银色的兽影很是落寞。

    次日秦悦闲来无事,打算把多年以前得来的冰焰炼化了。但此前玉镯炸毁之时,就没有收拾到冰焰。仔细回忆了一下,终于想起冰焰曾被玉泉兽抱走过,于是打算问问小兽冰焰何在。

    但她还未出去,就见启涵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

    秦悦惊讶不已“你解开了我门口的禁制?”

    她门前的禁制依旧是那个机关与阵法相结合的禁制。连周浩然都解不了,此时竟被启涵解开了。秦悦深感后生可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