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解忧丹尚缺木系草 思过身竟逢闭关人1

章节目录 解忧丹尚缺木系草 思过身竟逢闭关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十二章解忧丹尚缺木系草,思过身竟逢闭关人

    启涵仔细想了想“我结婴还早着呢,少说也要再等七八十年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秦悦闻言很是佩服,毕竟她自己从未对进阶之事有这么明确的把握。

    启涵又道“前辈怎么不问问我今日的来意?”

    秦悦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你今天为何来寻我?”

    “我来木摇宗,已有了不少时日了。”启涵先说了这么一句。

    秦悦立马反应过来“你是来向我辞行的?”

    “……非也。”启涵愣了一下,连忙否认,“我来此已有了不少时日,但还没见过前辈外出,所以特来拜访,看看前辈近来是否安好。”

    秦悦很无奈“其实我外出过一次,不过那次出去的时候和人打了一场,恰好被木摇宗一个长老看见了。那个长老罚我闭门思过,我若是再外出,岂不是驳了他的脸面?”

    “前辈怎么好端端地跟别人打起来了?”

    “其实那人和我一向有过节,会打起来也不奇怪。”秦悦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木摇宗弟子都在一旁看热闹,还下注赌输赢,没一个上来劝架的。要不是那个长老来了,还不知要打多久。”

    “前辈这么好的脾气,怎么与人结怨了?”

    秦悦抚了抚怀里的元婴。她和明惠的事还要从很久之前说起,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于是她面不改色地一句话带过“因为她嫉妒我的美貌。”

    启涵将信将疑“当真?”

    秦悦收了笑“你这是什么意思?”

    启涵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我是说我不信前辈容貌能让人嫉妒……呃,不是,我是不信有人会因为容貌而与前辈结怨。”

    秦悦抚额“你不必解释了。”

    启涵连忙换了个话题“听说前辈擅长炼丹,我几年前也曾涉猎此道,前辈可否指点一二?”

    “我炼丹……”秦悦突然想起了灵均,“我炼丹尚可,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数年之前,我炼制了一炉解忧丹。”启涵道,“只是这丹药有些奇怪,我看不出它的品阶。”

    “看不出品阶?”秦悦想了想,“有的丹药看品阶,有的丹药看年份,解忧丹或许是以年份为贵的。”

    启涵摇了摇头“即便是看年份,也有品阶高低之分,岂会看不出品阶?”

    秦悦也起了好奇心“你还有这种丹药吗,拿给我看看。”

    启涵找出一个玉瓶“这便是了。”

    秦悦边打开边说道“说来也巧,其实我近来也想炼制一次解忧丹,只是还没收集好灵材。”

    玉瓶里面仅有六颗丹药,果真辨认不出品阶。

    “我这儿还有一点剩下的灵草,应该足够炼制一炉解忧丹。”启涵拿出一只乾坤袋,“前辈若不嫌弃,就收下吧。”

    “不嫌弃不嫌弃。”秦悦本就懒得自己出去找,有人送到眼前自然立马收下了。又感慨道“解忧丹,当真能解人烦忧?”

    启涵顺口应道“忧愁之事,在己不在他;解忧之要,在心不在药。若解忧丹当真能解忧,那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道心受阻的人了。”

    “你说的有理。”秦悦打开乾坤袋扫了一眼,颇感心满意足“只是还差一味碧灵草。”景元告诉她,解忧丹里加入碧灵草,便可去掉寻香符的味道。

    “前辈是说……碧灵草?”启涵若有所思。

    “怎么?有何不妥?”秦悦心想,景元虽然和她没多大的交情,但也不至于说个错误的法子害她吧?

    “不是。”启涵摇了摇头,“前辈可知,炼制解忧丹需用四种灵植?”

    “我还没打听过解忧丹的丹方,自然不知。”

    “这四种灵植分别是金系的之锐草,水系的寒若花,火系的烈方草和土系的玄绵草。”启涵细细数来,“我还在想,为何五系之中唯独少了木系,如今看来,若添上一味碧灵草倒也恰当。”

    碧灵草正是木系灵植。秦悦也觉得巧合“说不定加上碧灵草,就能看出品阶了。”

    “那我回去试一试。对了,前辈怎么想到加碧灵草?”

    “是别人跟我说的。倒不是用以探查品阶,而是为解一道符箓。”

    “原来如此。”启涵道,“可惜碧灵草难得一见,这丹药不知何时才能炼制出来。”

    秦悦也知道碧灵草罕见,不然景元也不会说“颇费周折”了。

    “以后我若找到了碧灵草,就给前辈带一份。倘若前辈寻到了,也给我留一点。这样可好?”

    秦悦自知,若是一日炼制不出解忧丹,她便一日不敢出门。所以先说了一句“我近年来不会轻易出山门,寻觅碧灵草之事,多半要落在你的身上了。你如果真能找到,我定会按市价把灵石给你。”

    “前辈说的哪里话。用碧灵草补齐五行,原是前辈说出来的。我略拾牙慧,他日便以灵草抵偿这份提点。”启涵笑道,“若我真能找到,我便给前辈传讯,如何?”

    秦悦觉得没这么容易找到,但出于对晚辈的激励,她还是说了一句“静候佳音。”

    启涵笑着点头。过了片刻,起身告辞。

    后来几天,秦悦一直抱着元婴到处走。她觉得这个元婴有自己的意识,所以带在身边四处赏景。有时候她还试着和元婴对话“你若听得懂我说话,就点一下头。”

    元婴歪着小脑袋,思量了片刻,果真点了一下头。

    秦悦顿时喜不自胜“你会说话吗?”

    小元婴又点了点头。

    秦悦同她打着商量“那你说两句?”

    元婴沉默了一下,而后张口,唱了一段歌谣。

    唱完她就用小手勾着秦悦的脖子,整张脸都埋在了后者胸前,像是不好意思了。

    秦悦看着心都要化了。谁家元婴有她的可爱?

    洞府逛完了,她就盘算着出去走走。想了又想,叫来了席昭“你去帮我打听一下,嘉则长老还在不在宗门。”

    过了一会儿席昭来回话“嘉则长老还在宗门,就住在南面的那间洞府。”

    秦悦点了点头“还在宗门啊。”

    “前辈是想去拜访长老?”席昭又道,“据说长老在闭关,少则几月,多则数年,现在八成是见不到了。”

    结果秦悦抱起元婴就往外走“既然他在闭关,那我就出去逛逛,也不怕遇上他。”

    席昭看着秦悦义无反顾地踏出洞府,愣了一会儿,才喃喃自语道“原来前辈打听嘉则长老,不是想拜访他,而是想避着他啊。也是,传言嘉则长老疼爱明惠道君,前辈处境尴尬,还是避让着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