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解忧丹尚缺木系草 思过身竟逢闭关人2

章节目录 解忧丹尚缺木系草 思过身竟逢闭关人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其实原本秦悦在木摇宗挑洞府的时候,挑中的是南面的那一间洞府,也就是嘉则现在住着的那一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那儿虽然许久没有人居住,但毕竟是一位长老的府邸,自然不可能腾给她住。所以她只好退而求其次,住进了现在这一间洞府。

    于是秦悦走着走着,就情不自禁地往嘉则洞府那儿走了。当然也没有走得很近,就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地看上几眼。仍旧觉得这间洞府的位置极好,得尽了“地利”之便。

    她看了一会儿,正打算走,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句“你在看什么?”

    “随便看看。”秦悦顺口答道,旋即转身,表情就变了,“长老不是在闭关?”

    “我难得回一趟宗门,就怕诸位弟子连番登门拜访,只好谎称闭关。”嘉则解释道。

    “原来如此。”秦悦应了一句。她打算行个礼就走人,毕竟她现在理应待在洞府里好好地闭门思过,虽然她觉得嘉则不一定认出了她。

    然而嘉则看了她两眼,便道“你是那天和明惠斗法的那个女修?”

    被认出来了啊……秦悦乖乖巧巧的承认“是啊,是我。”

    “你说说你,怎么和明惠打起来了。还就在山门口斗法,让外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嘉则先斥责了几句。

    秦悦心想,我自己就是个外人。见嘉则语重心长,她遂一脸诚恳地点头“是是是,下次不会在山门口斗法了。”

    嘉则反问“你还想有下次?”

    “不不不,没有下次了。”秦悦连忙否认。

    这时她怀里的元婴扭头看了看嘉则,转着眼睛咬着手指。嘉则看着这个婴孩和秦悦一模一样的面庞,便道“这是你的元婴?”

    说到这个,秦悦就不自觉地微笑“对啊,可招人疼了。”

    她一笑,小元婴就跟着笑了起来。嘉则看了一会儿,又道“你怎么把她放出来了?”元婴是修士一身灵力的凝结,万万要保护好,最好一直放在丹田里养着,不可轻易暴露于人前。

    “今天天气好,带她出来看风景。”秦悦照实以答。

    嘉则倒是愣了一愣“你竟是这么养元婴的?”

    秦悦觉得眼前这人大概是个化神期的前辈,趁机讨教一下也未尝不可。遂道“长老觉得有何不妥?”

    “元婴珍贵,若为人灭杀,你一身修为就毁了。”嘉则道,“你把元婴放出来,岂不是给了别人现成的靶子?”

    “这我知道,往后若是身涉险境,必不会把元婴放出来。只是现在还在宗门,自是万事安全。”

    嘉则哼了一声“宗门确实安全,还能容你同明惠斗法。”

    秦悦听这话里,倒有几分回护明惠的意思,便觉得自己不方便再说什么。朝着嘉则拜了拜,道“长老若没有什么事,我便先走了。”

    嘉则摆摆手“行了,你去吧。”

    于是秦悦便转身走了。怀里的元婴双手攀上她的肩头,冲着嘉则做了一个鬼脸。

    嘉则微怔,摇头自语道“这莫非是传说中的福婴?这女修是谁座下的弟子?竟有这样的机缘。”

    秦悦觉得自己既然已经被嘉则撞见了,那就干脆不再顾忌,天天出洞府闲逛。还自我劝慰了一番“我又不是木摇宗弟子,一个长老命我闭门思过,我大可以不放在心上。”

    不过嘉则说的另一句话她倒记在了心头,就是元婴珍贵,别放出来,免得被人灭杀。秦悦料想整个木摇宗也没人会同她作对,除了明惠一人。她别的不怕,就怕自己带着元婴闲逛的时候被明惠看见。以明惠的性格,定会把她的元婴给砍了,到时候她哭都来不及。

    谨慎起见,她就不再把元婴放出来晒太阳了。元婴也很听话,一直乖乖地待在她的丹田里。后来秦悦竟发现元婴躺在丹田里睡着了,仔细探查了一下,确信她只是困倦地睡过去了而已,并非因虚弱而昏睡。心中不免感慨“这元婴大抵跟我一样贪睡吧。”

    向晚之时,席昭拿着一张传讯符来找秦悦,道“这符箓挺高阶的,也不知是谁寄给前辈的。”

    “竟不是门中弟子的传讯?”秦悦有些好奇地接过传讯符,心想,自己在南域没有认识多少人,谁会传讯给她?

    打开一看,竟是卢秋写来的。她说自己这些年去了各种各样的秘地历险,深感南域和北川的灵气差别之大。又说,升都界宗派林立,她现在只等几十年后各宗大选之时,隐匿修为,潜入别宗修道,借以丰富阅历。最后才婉转地说出目的“同来否?”

    秦悦有些为难。她很想和卢秋一起拜入一个宗门,伪装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研习不同的修炼功法。但她发现这些年来,她已经把几大宗派的掌权之人认识得差不多了。万一到时候正好被人家撞见,那多尴尬啊。

    于是她十分不甘地拒绝了卢秋,并且给了她一些建议“澄笔宗掌门心机深沉,但并非不择手段之人。虔正宗掌门八面玲珑,为一貌美女修,育有一幼子。镇霄宗掌门疑似狠辣之人,然其形容极其俊逸。”

    秦悦写到这儿停下了笔,想了又想“卢秋是个骄蛮的人,向来无所顾忌。她本就想去镇霄宗看一看,再听说其掌门容色俊美,非要追过去看一眼怎么办?”

    于是秦悦运起灵力,把这一段抹掉,改成“镇霄宗掌门疑似狠辣之人,且形貌极其丑陋。五大宗派之中,唯灵宇宗之人尚未得见。至于木摇宗……你若想来,不必等到门派大选,随时可来。墨宁亲笔。”

    落笔之时,又有些想念卢秋,所以又补上一句“私以为木摇宗实为一大良选。”颇有诱导之意。

    写完之后,秦悦为求稳妥,特意逼出了一滴精血,融进传讯符。她如今已有元婴期的修为,用精血亲自封存的东西,不是寻常人能察觉的。至少也要有化神期的修为,才能截下她写的这张传讯符。

    可叹她几天后查阅典籍之时,无意中看到这样一段“身有寻香符者,发肤、精血、元神,皆带异香。惟施符之人,抑或修为高深者可察也。”

    秦悦真后悔自己滴了一滴精血进去。不过修为高深的化神期修士并非遍地都是,她这张符箓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