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演手钏未解双阵眼 得凝元不明送丹人1

章节目录 演手钏未解双阵眼 得凝元不明送丹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十三章演手钏未解双阵眼,得凝元不明送丹人

    “于东南,西南二位设阵旗,结手印十余,验其阵眼……”秦悦一手拿着一本古籍,另一手拿着几个小旗子,一一比对,设出阵法。

    近来她一直在翻阅各种古籍,借以增长见识。今天偶然看见了一个设阵的方法,觉得与众不同,所以就尝试了一下。

    这个方法的独特之处在于一个阵法之中,具有两个阵眼。解阵之时,唯有同时找到两个阵眼,才有可能破阵。因而算法十分复杂,两个阵眼之间的计算穿插在一起,极其繁琐。

    所以设阵更是难上加难。秦悦一连几天都在演算,但总会出差错。时不时漏算几步,算错更是常事。

    又过了好几天,依旧算不出结果。秦悦揉了揉眉心,喃喃自语道“这记载是真的吗?别是哪个人随意写来糊弄人的。怎么算都是个死局……先不算了,以后再说吧。”

    但她设阵未果,心里总归有些不甘。遂把白玉手钏拿出来演算。根据常梵曾经的提点,先把每一步单独算出来,再仔细研究步步之间的联系。

    这次倒有了些领悟,隐约对此阵法有一种奇妙的感知。秦悦算了一半,觉得一切顺利,遂乘胜追击,把另一半也算出来了。

    虽说她现在还没有把每一步联系起来,但已经比先前好多了。她打算先休息一会儿,晚些时候再继续演算。

    此时启涵刚好进来,看见秦悦眼底掩不住的欣悦,好奇问了一句“什么事让前辈这么高兴?”

    秦悦收了白玉手钏“你要是来早一步,我非骂死你不可。”

    启涵不解“这是……为何?”

    “我适才在演算阵法,最最打扰不得。你若突然进来出声儿说话,我的思路就全乱了。”

    “前辈适才面有笑意,我料想前辈今日算阵颇有所获。”

    “你说的不错。”秦悦笑道,“我今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说设双阵眼未果,但算出了先前未解的阵法。”

    启涵闻言拿出了一块小石头,道“前辈帮我看看,这个阵法设得如何?”

    秦悦拿过来细细探查,抬眸问道“这个阵法是你布置的?”

    启涵点了点头“正是。”

    秦悦转着这块小石头,颇为认真地评价“还不错,刚好是我最不擅长的防御类阵法。只是阵眼太明显了,能被人一眼看穿从而破阵。”

    “前辈觉得阵眼很明显?”启涵微微诧异,“我在这个阵法里,融进了三十六步,没道理会让人一下发现阵眼所在。”

    秦悦见他不信,抬手催动灵力把阵眼破了,然后对启涵眨了眨眼睛,一脸诚恳地说道“不骗你,真的一下就能发现。”

    启涵有些欲哭无泪“前辈,我,我的阵法……”

    秦悦顿时明白过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这样,为了研究阵法而设阵。大多数人应该是为了保命防身,才会费尽心思布置一个阵法,以备不时之需。手上这个阵法应该是启涵精心演算设成的,却在这片刻之间,被她破了阵眼。打击了人家不说,还毁了人家一个防身的法宝。

    再看启涵略带惆怅的脸色,秦悦不慌不忙地说“你别难过,我再给你补回来就是。”她大概算了几步,果真补出了一个阵眼。

    启涵目瞪口呆。秦悦把小石头还给他,道“和原先一模一样,完璧归赵。”

    启涵接过阵法,表情依旧悲愤。若说方才他难过是因为自己辛苦计算的阵法被毁了,那如今他却为自己才不如人而痛心。他自鸣得意的阵法,竟能被别人轻而易举地破解。这便也罢了,竟还被人在数息之间补出了一个阵眼。他感觉自己跟没学过阵法一样,和秦悦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秦悦觉得启涵的神情不太对劲,好心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启涵默了一会儿,答道“我在想,前辈是精于炼丹之人,竟还会如此通晓阵法。天纵奇才,莫不如此。”

    “你不也是这样?”秦悦想起上次启涵拿来的解忧丹,“炼丹不易,你却也能炼制解忧丹这种品阶不低的丹药。至于阵法……我在你这个修为的时候,阵法造诣还不如你呢。”

    启涵听见最后一句,眼眸亮了亮“当真?”

    “骗你作甚?”秦悦笑答,“往后你若潜心研习阵法一道,必会胜过世人千千万万,独立于此道之巅。”

    “我只希望有一天能像前辈这般,一眼就能察觉阵眼,随手就能破阵设阵。”

    秦悦见自己在启涵心中,原是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形象,内心颇为自得。

    这时门外传来席昭的声音“前辈在吗?有人给你送来一只乾坤袋。”

    秦悦站起身去开门,随口一问“谁送来的?”

    “不知道。”席昭摇了摇头,瞥见了启涵,“这位是……”

    秦悦给两人引见“这是启涵,东笙掌门的孩子。启涵,这是席昭。”

    两人修为相当,本不必见礼。但席昭一听启涵是掌门之子,便知其身份尊贵,于是颇为有礼地拜了拜。

    启涵回礼“还是第一次见到前辈洞府里的人。”

    秦悦“嗯”了一声,把乾坤袋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只放了几个玉瓶,别无他物。

    秦悦摇了摇头,心道“到底是谁送来的?怎么不留一张玉笺?”

    启涵看见了乾坤袋里的东西,揣测道“这玉瓶里头应该是丹药,定是哪个弟子送来讨好前辈的。”

    “那为何不亲自送来?单是递个乾坤袋过来,还不留名,这有什么意思?”秦悦百思不得其解,“席昭,这乾坤袋是从哪儿收到的?”

    “山门外头。据说是个面生的修士送来的,点名要给墨宁道君。”

    秦悦转开玉瓶的木塞,神色微变。

    里面确实是丹药,且是她再也不能炼制的凝元丹。品阶都不错,和她自己炼出的成丹相差无几。

    秦悦晃了晃玉瓶。她首先想到的是敬卢长老,毕竟自己曾同他说过凝元丹飞丹之事。没准儿人家听说她要补元,又可怜她炼不出凝元丹,所以特意炼制了一些给她。

    但敬卢长老遣人送来,大可送到她洞府门口,怎么会只送到山门之外?秦悦依旧满心疑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