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演手钏未解双阵眼 得凝元不明送丹人2

章节目录 演手钏未解双阵眼 得凝元不明送丹人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心道“我此前重伤昏睡两载有余,灵元亏损早就不是什么秘事。说不定这丹药只是有人赠予我用来补元的,只不过刚好挑中了凝元丹而已。”

    “至于赠丹之人,可能真如启涵所说,是个想讨好我的木摇宗弟子,或许曾经受过我的恩惠,抑或感念我的德行。”秦悦继续大言不惭地设想,“这人必定是想不声不响地做好事,所以特意送在山门外,可以掩人耳目,免却我的追查。”

    这样一想,整件事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秦悦又想管它是谁送来的,能用就行。于是把这些凝元丹一一探查过,确定没有什么不妥,遂决意服食丹药,闭关养元。

    为防闭关之时启涵进来找她,她还特意在门外贴了一张传讯符,上书“闭关几日,勿扰。”

    这丹药的效用不错,一颗颗地吃过来,灵元竟已补回了大半。秦悦惋惜不已“到底是谁送来的丹药,也不多送一点,再来几颗我的灵元就能养好了。”

    她继续打坐修炼了片刻,最后把元婴放出来看了看。元婴在丹田里睡久了,头发都散乱着。这会儿才悠悠醒转,揉着一双眼睛看秦悦。

    秦悦把元婴抱到怀里,帮她顺了顺头发。见其小脸红扑扑的惹人喜爱,真不知是她的久睡之效还是自己的修炼之功。

    抱起元婴走出房门,秦悦打算四处走走。然后便见席昭和承影路过,看见自己又退了回来,规规矩矩地拜了拜。

    承影道“前辈闭关结束了?”

    “嗯。”秦悦把元婴转了个方向,“这是我的元婴,好看吗?”

    承影打量了几眼,赞道“好看。”说完还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元婴的脸,只觉得这个婴孩身娇肉嫩,指甲印上去仿佛就要划破皮肤。

    秦悦扬起了嘴角,又问“席昭,你说好看吗?”

    “……好看。”席昭心想,元婴和本体长得一模一样,前辈大抵是想让我夸她好看。

    秦悦满足得很“你们掌门在宗门吗?我去给他看看这个元婴。”

    “在的,掌门近两年偶尔才会外出。”席昭答道。

    于是秦悦把元婴放回丹田,慢悠悠地走去找周浩然。见到后者之后,依旧把元婴放了出来,问道“这是我的元婴,你瞧瞧好看吗?”

    “你的元婴?”周浩然本在练习画符,闻言搁下了笔,走近了细细端详,“能睁眼了,呼吸也不那么微弱了。”

    “可惜内里的脾脏还不齐整,心跳也不明显。”秦悦不自觉地敛眉,“仍旧是个虚婴。”

    “你多花些心思修炼,总会把元婴养好的。”周浩然劝慰道,“你修炼本就快人一步,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秦悦点头,忽又想起一事“这元婴还有一点奇异,就是她会吞服丹药。”

    “此话怎讲?”

    秦悦拿出一枚丹药,放在了元婴眼前。元婴果然伸出小手去够那枚丹药,抓住了就立马放到嘴里,咬了几下就咧嘴笑了。

    秦悦也对元婴笑了笑,道“就是这样。你知道是什么缘由吗?”

    “我还从没听说过元婴会吃丹药……”周浩然也是一脸茫然。

    “但我看她温顺可爱,必定不是什么祸害。”

    “以貌取人。”周浩然笑着评价,“你坐吧。”

    秦悦挑了个椅子坐下来,道“对了,我不是答应每年给贵宗炼制十炉丹药?除了净颜丹,你还要什么灵丹?”

    “你此前闭关了两年,这两年就不算了吧。以后想炼制什么丹药,全凭你的心意来便是。”

    秦悦惊讶“我何时闭关了两年?”

    “就是这次啊。我前几天路过你洞府,还见你在闭关来着。”

    秦悦连连摇首“我只当我打坐修炼了数日而已,谁知竟长达两年。”

    “一心修炼之时,确实容易忘记时间。”

    “那我闭关之时,可发生了什么事?比如说有人给我送丹药什么的。”

    “倒也没有这样的好事。”周浩然想了想,“就是启涵回去的时候,你仍在闭关。他见到你门口的符箓上写着‘闭关几日,勿扰’,还真当你过几天就会出来,一直待着不肯走,非要再见你一面。”

    “后来呢?”

    “后来自然没能等到你出关,只好满怀遗憾地走了。”

    秦悦莞尔“以后又不是再也见不上了,何必如此?”

    “他说他又做了一个阵法,想请你指教。”

    “原来如此,启涵比我勤奋好学多了。”秦悦道。若换成是她,她必定会选择把阵法搁置一旁,先回自家宗门再说,才不会等别人闭关结束。

    “确实。他修炼的速度很快,但并不一味贪求修为进益,能够专心研习阵法之道,确实是可造之材。将来前途无量,恐怕还要越过你我。”

    “可见东笙教得好。”秦悦摸摸下巴,“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启涵就比华殊善良正直多了。”

    “你对华殊有偏见?”

    “算不上偏见……只是觉得这人心肠狠毒,绝非善类。而且我一直都这么想,这应该算是成见。”

    周浩然敲了敲桌案“华殊为人如何我不知道,不过我听说他挺记仇的,修为又高,一般而言,招惹他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而后又谆谆告诫道“你在这儿编排他,我自然不会说出去。但你在外可要谨言慎行,别被人捏住了话头告诉了华殊,到时候人家想法子灭杀你也是可能的。”

    秦悦突然想起了两年前寄给卢秋的那张传讯符,上面就直言不讳地辱骂了华殊,还用了“狠辣”和“丑陋”两个词……她压下心头莫名的焦躁不安,镇定自若道“怕什么,实在不行我就回北川去,他还能追过来不成?”

    说完默了片刻,又道“他一个化神期的修士,岂会和我一个晚辈过不去?”

    周浩然正色道“你可不算他的晚辈。他虽然有化神期的修为,但他年岁尚不逾七百,和一般的元婴修士差不多岁数。你又不是镇霄宗弟子,完全可以同他平辈相称。”

    秦悦撑住额头“你的言下之意是,他会跟我一个平辈计较?”

    没等周浩然回答,她又固执地摇了摇头“我才一百多岁,不管是论修为还是论岁数,我都是个小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