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循清流凌江水波里 闻佳音凡尘烟雨中1

章节目录 循清流凌江水波里 闻佳音凡尘烟雨中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十四章循清流凌江水波里,闻佳音凡尘烟雨中

    秦悦满怀鸵鸟心态地絮絮自语了一会儿,便听周浩然说道“你今日来得正好,我还想着等你闭关结束就去找你。”

    “找我何事?”秦悦问道。

    “我近来新得了一处宝地的地图。”周浩然拿出一张玉笺,“此地名唤凌江。”

    秦悦把玉笺接过来看了看“画得挺精致的。水中情景,如在眼前。”

    “我打算前去一探,你要不要一起来?”

    秦悦立马拒绝“不行,我身上的寻香符还没解,不能随意外出,免得被人发现。”

    “难不成你一日不解此符,就一日不外出?”

    秦悦点点头“我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且不说你如今解不开这道符箓,单说你一直待在宗门里能有什么意思?天天闭关吗?”

    “炼炼丹药,算算阵法,解解机关,读读典籍,都挺好的。日子过起来还是挺快的。”秦悦回答。

    “其实寻香符之事,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毕竟只有化神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发觉。修至化神,必定专心问道,怎会管你的是非?”周浩然安慰她。

    “话虽如此,但谨慎些总是好的。”秦悦认真答道。

    “凌江不在修真界,而在俗世。”周浩然继续道,“若非我偶然得到了这张地图,我还不知俗世里有这么个宝地。修仙之人不会轻易往俗世跑,你怕什么。”

    秦悦闻言仔细想了想,觉得去一趟也未尝不可。

    这时周浩然又说“我听说凌江景色绮丽非常,所以特地叫你一同前去。”

    秦悦一拍桌子“你决定什么时候走?”

    “两个月之后,如何?”

    秦悦点头“那我好好准备准备。”

    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她统共就那么几样道器,用顺手了也懒得换。况且她料想俗世宝地不会有多大的危险,因而没有额外购置符箓丹药。收拾东西的时候恰好看见了照心灯,随口问了一句“我要出去走走,你要一起来吗?”

    “要!你常年待在这座山上,都不带我出去玩。”

    “你有自己的灵智,我又不是你的主人,你跑哪儿去了我都不知道,哪能次次顾上你?”秦悦解释道,“比方说,两年前景元继任的时候,我本想带你一同走,但没见着你的踪影,只好作罢。”

    “真真可惜了。那时候人多,说不定能碰上我家主人。”

    器灵的声音里有些伤怀,秦悦好言安慰了两句“往后日子还长,只要你主人没有陨落,总归是会遇见的。”

    照心灯万分肯定地回答“我家主人是惊世之才,自然不会轻易陨落。”

    秦悦本想说“这世上多的是陨落之人,不乏惊才绝艳之辈。”但估计她这话一出来,器灵就会跟她吵架,所以她只说了一句“你说的是,你家主人没那么容易陨落。”

    她的玉镯被毁了,如今的储物空间是两颗小珠子。照心灯嫌弃这两颗珠子空间太小,不愿意待在里面,一直晃晃悠悠地飞来飞去。于是两月之后,周浩然便见一只灯笼停在秦悦身后,辨认了一会儿,道“你这件道器好像有灵智似的。”

    秦悦认真地回答“确实有灵智,不信你让它说两句话来听听。”

    照心灯沉默。

    “我没有诓骗你,这灯笼有个器灵,真的会说话。”秦悦跟周浩然说完,又对着照心灯摇首,“太不给面子了。”

    器灵闷闷的声音传来“又不是多新奇的事,就你没见过世面,到处告诉别人。”

    周浩然点了点头“果真是有灵智的。”

    秦悦笑着踏上木莲“我们走吧。”

    照心灯的速度自是比不上木莲。它很识相地和秦悦一起待在木莲上,时不时说上几句话“今天的云好看得很,你再飞高一点。”

    秦悦心情好,就顺着它的心意飞高了一点。

    器灵显然十分高兴,一直在木莲上蹦蹦跳跳。

    秦悦瞥了照心灯一眼“你站稳了,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灯笼立马安安稳稳地立好。

    南域灵气浩瀚,即便在俗世,灵气也不低微。秦悦和周浩然到达凌江之时,正是傍晚时分。残阳铺水,半江瑟瑟半江红。

    周浩然拿出地图,仔细辨别着方向。这时恰有几艘画舫驶来,船上缀以彩灯明珠,隐有丝竹之声。秦悦好奇,走近了去看。

    周浩然本想拦住她,毕竟这儿是俗世,一举一动难免惊扰世人。但见她已经隐匿了气息,便不再管她,随她去了。

    秦悦把几艘画船一一看过来,颇感意趣无穷“画舫夜游啊,真会享乐。”

    然后一艘船里管弦之音大作,秦悦循着乐声走了过去,悄悄打开船侧的小窗往里面张望,就见里面有若干容貌姣好的女子,或抚琴,或奏箫,或怀抱琵琶,或随着乐音轻歌曼舞。安详欢悦之景,尽收眼底。

    席间只坐着一个瘦弱的公子,即便在此赏心悦目的情景下,依旧面带愁容。秦悦大概扫了一眼,便知这人气息微弱,生机渐失,恐怕命不久矣。

    旁人如何自然与她无预。她只是觉得这些女子奏乐好听得很,于是又滞留在此听了一会儿。可惜空中渐渐开始飘散了零零星星的雨点,虽然她的衣袍没有被打湿,但照心灯一直在喊冷。于是秦悦依依不舍地走了,临走之时,还拿出了掠影琴,跟着和了一段乐曲。

    船中的瘦弱公子突然站了起来,跑到船舱外。苍茫的夜色中,只剩下一道颀长的身影踏水而行,身畔似有一只灯笼,烟波浩渺之间,依旧闪着火光。

    又一少女撑着伞走出船舱,给这人披上披风,道“公子怎么突然跑出来了,本就身体不好,现在落了雨,难免又要病上一场。”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回答少女的是一声叹息,“纵闻仙乐,难觅仙人。”

    “公子说什么呢?”

    “你不懂的,你不懂的……”瘦弱的男子反反复复说着这一句,旋即把脖子上的碎玉解了下来,扔进了浩浩凌江之中。

    “公子——”少女不敢置信地扶住船舷,看着碎玉掉进江水里,只掀起了一点涟漪,“那可是传家之宝……”

    “索命之物,算什么传家宝。”男子负手而立。身后是华美的画舫,却反倒映衬了此身孤寂。天地之间,唯此一川烟雨,一人孑立。

    秦悦掀起衣袖给照心灯挡了挡雨,漫步走到了周浩然身旁。周浩然把玉笺拿给她看“我觉得这条路,或者这条路,是抵达宝地的路径。”

    “或许?”

    “不错。这张地图虽然画得精致,但很多地方没有标识出来。我刚刚将凌江和地图比对了一番,觉得这两条路最有可能,但也不能确定。”周浩然娓娓道来,“富贵险中求,这两条路,你我都查探一下如何?”

    秦悦揉了揉眉心“周掌门,你已经足够富贵了。”

    “你若不愿冒险,我也不强求你。”

    “我料想也没什么危险,自然要去看一看的。”

    “那这两条路,你觉得哪一条是对的?”

    秦悦信手一指“就这条吧。”

    两条路都要潜到水下,行经的路程也差不多。她之所以挑这一条,是因为此路沿途的风景颇为秀丽。但她很快就后悔了,入水之后,周围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什么景物。

    周浩然翻找了一番,拿出了一块发光的石头,四周顿时亮如白昼。

    “这是什么石头?”秦悦觉得这石头像是水晶,很是好看。

    没等周浩然回答,照心灯就冲上前去,兴奋不已地大喊“竟是火晶石!火晶石!赠我可好?”

    秦悦料想这是个珍贵之物,所以一把将灯笼扯了回来“喜欢什么我给你就是了,别向旁人索要。”

    照心灯恋恋不舍地绕着火晶石转了一圈,终究还是飞回到了秦悦身边。

    秦悦走出一段路后,才听见器灵絮絮地念叨“我才不信你会给我……我此前看中了一个火种,你就没给我买下。问你要纯灵根之火,你也没给……不给就算了,你还打我……若不是你来时帮我挡了雨,我定不会听你的话乖乖回来……”

    秦悦竟觉得有照心灯在侧,路途就不再寂寞了。有人时不时在耳畔说话,顿时排遣了寻宝的孤独之感。她耐着性子听了器灵好一通抱怨,微微笑道“我有一个师兄,是个话痨,说起话来也是如你这般口若悬河,很能打发时间。”

    照心灯停了一停,自言自语道“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自然是夸你。”秦悦穿过一片水草,顺手摘起一株低阶灵草,“你若能同我师兄一聚,恐怕能聊上三天三夜。”

    “这么低阶的灵草你也不放过?你好歹也有元婴期的修为了啊。”器灵显然看见秦悦摘了那株灵草,颇为不敢置信。

    “这灵草虽然品阶不高,但它长相奇特。”秦悦很是满意地微笑,“摘来留给我的元婴把玩。”

    “你元婴也真没见过什么世面。”器灵顺口说道。

    “你说什么?”

    器灵立马改口“我说我没见过什么世面,竟不知元婴还会赏玩灵草。”

    这时前面的周浩然突然停住了脚步,俯下身子,看着周围的水草,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秦悦抬眸“你怎么停下了?”

    “我适才看见了一道光,应该是某个灵宝。”周浩然答道,“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我怎么没看见有什么光?”

    “那光线一点也不强烈,相反,是极为温润的光芒,你没察觉也不奇怪。”周浩然回想了一番,“应是某种玉石的光芒。”

    “这片水草比玉同色,又长得茂盛。若要找落在其间的玉石,还真不是易事。”秦悦一边说,一边俯身摘了两株灵草。

    恰在此时,周浩然大喊了一声“别动!”

    秦悦还在弯着腰摘灵草,闻言吓得抖了一下,果真一动也不敢动。

    周浩然缓缓道“那道光芒就在你的右手旁边。”

    秦悦看了看自己被水草掩映的右手“你来看看是什么。”

    周浩然走了过来,在水底摸出了一块碎玉。

    秦悦看着碎玉上面的挂绳,揣测道“这玉虽然灵气隐隐,但绳子毫无灵气,所以应该是俗世中人的东西。”

    再把碎玉拿过来,认认真真地研究了一下,道“从挂绳的长度来看,这应该是件颈饰,挂在脖子上护身的。”

    “护身嘛,那可不一定。”周浩然转了转碎玉,“此玉灵气丰沛是不假,但它性阴,若女子佩戴,自会相得益彰。但倘若是男子佩戴,就会耗尽其人周身阳气,最后难免落一个早逝不寿的下场。”

    “你不转我倒没发现,这玉的后面竟有一个字。”秦悦指给周浩然看。这块玉有一处残缺,所以后面的字也不完整,但隐约可以辨认出是一个“容”字。

    秦悦思忖了一番“想来应该是一个容姓之人的东西,不知怎么流落到凌江里了。”

    “你先收着吧,好歹也是块灵玉,说不定能养一养你的虚婴。”周浩然道。

    秦悦本不想拿这块碎玉,毕竟这是周浩然先找到的。但她想了想自己的虚婴,就毫不犹豫地收下了。还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接下来若是遇见什么宝物,让你先挑。”

    两人又走了许久,都察觉出了异常。对视一眼,秦悦道“这地方来过?”

    “没错,这条路应是环状的。我们走着走着,竟又绕回来了。”

    “也看不出幻阵的痕迹……”秦悦四望一周,“我八成是挑错了路。”

    “那我们再绕回去便是,不过路途有点远。”周浩然拿出地图,开始研究怎么走更便利。

    秦悦见他专心致志,就没有出言打扰。四处逛了逛,看见了一堵水墙,心下有些疑惑“先前怎么没见到这堵墙?”

    此刻周浩然已有了大概的设想,指着地图给秦悦看“我们先从这边走,再绕道这里……应该很快就能到另一条路。”

    “你先看看这水墙,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周浩然看了一会儿,笑道“不是古怪,而是捷径。我们若能打通这堵水墙,便可直接抵达另一条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