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慰长生两奏掠影琴 寻宝藏再回水中梯1

章节目录 慰长生两奏掠影琴 寻宝藏再回水中梯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十五章慰长生两奏掠影琴,寻宝藏再回水中梯

    于是秦悦走进了慕容府,走走停停,见府中的景致十分精致,不由多看了几眼。

    周浩然咳了两声,道“你别这样四处打量。我听见有两个侍女在说你没见过世面。”

    秦悦侧耳听了一会儿,果真听见有人在说“哪里请来的客人,这般没有见识,一枝西府海棠都要看那么久。”声音虽小,又岂能瞒过修真者的耳力?

    秦悦自然不会同她们计较。

    片刻之后,一个妙龄女子走了过来,看见秦悦手上拿着的碎玉,步伐更是快了不少。

    秦悦微讶“你就是慕容家主?”

    “不是,我是家主的侍女令仪。家主病着,你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代为转述。”

    秦悦便道“那烦请你去问问你家主人,这碎玉的另一半何在。”

    令仪想把碎玉取过来“这是慕容家的传家之宝,多谢姑娘送回。”

    周浩然拦下了她,沉声道“让你去请你们家主,还不快去。”

    令仪愣了愣,然后听话地转身走远。

    周浩然其实不太看得惯令仪。她神色倨傲,见到他和秦悦都不曾行礼。秦悦自然不在意这些,但他周浩然觉得不妥。倒不是非要别人来见礼,而是觉得区区一个侍女,竟如此怠慢客人,实在是目中无人。

    秦悦来回踱了几步“传家之宝啊,那我们还能要来另一半吗?”

    周浩然出着馊主意“其实你喜欢的话,可以用抢的。想来这儿也没人能敌得过你。”

    另一边,令仪扶起躺椅上羸弱的青年,道“公子,适才有一男一女入府,带来了那块碎玉。”

    青年剧烈地咳嗽了一会儿,才道“什么碎玉?”

    “就是您昨天夜里扔进凌江的那一块。”

    “凌江,凌江……”青年摇摇头,“分明沉入江底了,怎么可能被寻回来?你不用哄骗我了。”

    令仪急道“我没在哄你。真有一个女子送来了碎玉,还问另一半在哪儿。”

    青年莫名想起了昨晚听见的那段乐声,还有那个踏水而行的背影。他从躺椅上翻下来,道“带我去看看。”

    结果走到那儿的时候只见到了周浩然一个人,令仪有点惧怕他,讷讷道“敢问,敢问方才那位姑娘何在?”

    周浩然似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墨宁,人家来了。”

    秦悦听见声音,从一座假山后绕了出来,边走边说“这假山后面的鱼塘不错,鱼都养的挺肥的,可以烤着吃。”

    令仪怯声提醒了一句“姑娘,那鱼是观赏用的,吃不得。”

    秦悦这才注意到令仪和旁边那位病弱的青年。她只消一眼便知这青年生机微弱,命不久矣,细一回想,这可不是昨晚那个乘坐画船夜游的病弱公子?当下便起了好奇之心“这碎玉,可是你一直佩戴着的?”

    青年答“没错。”

    秦悦看了一眼周浩然,见后者微微点头,心中更是确定了几分。这人寿命将尽,十有**是被这碎玉上的阴气给害了。

    “那另一半玉何在?”秦悦又问。

    青年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秦悦许久,最后反问了一句“你从何处寻来了这块碎玉?”

    秦悦不知道他是故意把碎玉扔了的,只当他是无心把传家宝遗落的。未免人家多想,她也没有说实情,而是含糊地说了一句“我今日去凌江捕鱼,此玉便被一同捞了上来。”

    周浩然微微转过身去,像是在忍笑。

    青年自然不信“二位的衣着打扮,实在不像捕鱼为生的人。”

    秦悦摆摆手“我们是谁并不重要,我只问你这碎玉的另一半在哪儿,可否借我们一用?”

    青年不答。秦悦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实情“其实这碎玉留在你身边只有坏处,没有益处。你身体虚弱,就是被它所害。”

    令仪立马反驳道“你胡说什么!这碎玉是传家之宝,自然是保佑公子的好东西。你为了索要另一半碎玉,竟胡编乱造出这些,欺骗我家公子!真真是良心泯灭,为了财宝什么话都敢编扯!”

    她说得很急,但字字清晰,显然是真心为了这位青年好。但周浩然看她不顺眼很久了,又听见她这么辱骂秦悦,登时斥责道“她说的不错,这玉确实害了这位慕容公子。你什么身份,竟敢跳出来说她的不是?”

    令仪被说了几句,心有不甘,本想顶撞回去。但抬首便看见周浩然凛冽的目光,立刻吓得退后了一步,什么话都不敢说。

    秦悦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传音道“你竟用修士的威压去对付一个小姑娘,也太没气度了。”

    周浩然回答“别人说你良心泯灭,你都不回嘴。物以类聚,我若再不出言,岂不是和你一样丧尽天良?”

    秦悦微微一笑“我没想这么多,只是不想同她计较罢了。百年之后,她早就红颜枯朽,化作了一抔黄土,而我还在潜意修仙,以身证道。本就不是一类人,争这些长短做什么。”

    这时,病弱的青年开口了“其实,我早就知道碎玉有害了。”

    秦悦惊讶“那你为何还要佩戴在身上?”

    “关于碎玉,有一个传闻,那便是可以凭借它,见到仙人。我自幼喜好音律,因而别无他想,只愿亲耳听一听仙人奏曲。谁知仙人没见着,身体却一直衰弱下去了。”青年体力不支,找了块大石坐下,“想来,这便是命数。”

    秦悦不知如何安慰一个失落的将死之人,更不知如何安慰一个为了渺茫的希望而枉顾性命的人。

    青年继续道“昨夜,凌江之上,我本听见了一段袅袅乐声,料想那是仙人所奏,可出去看的时候,却见那仙人提着一只灯笼走远了……万念俱灰之下,才把碎玉扔进了凌江。既然被你们找到了,就不必还回来了。不过你们若想讨要另一半碎玉,总要给我个合适的理由才好。”

    令仪喊了一声“公子,你还真打算把碎玉给他们?”

    青年先是点头,而后摇首“这种祸害人的东西,就不留给后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