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慰长生两奏掠影琴 寻宝藏再回水中梯2

章节目录 慰长生两奏掠影琴 寻宝藏再回水中梯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周浩然听见“灯笼”二字便明白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悦。

    秦悦这才意识到自己便是致使人家心灰意冷的罪魁祸首,傻笑了两声,道“慕容公子,不知你的名讳是……”

    青年道“说来也有些讽刺,我的名字是长生。可惜我今生今世都无法成全这两个字了。”

    “贵公子是有福之人,万万不可就此消沉。”秦悦客套了一番,“其实我们真的想要另一半碎玉。”

    慕容长生淡淡地“嗯”了一声。

    “至于你要的理由……”秦悦顿了一顿,“我便是昨天夜里那个凌江奏琴的人。”

    她这话一出来,别说慕容长生愣了一愣,就连令仪也是一惊。

    “你是说……”慕容长生站了起来,一脸惊异。

    秦悦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道“如此,你可否把碎玉的另一半给我?”

    说完她不禁想起一件旧事,就是当年从九重塔里逃出来的时候,她和李雁君被传送到了一个小村庄。为了留下来寻找那里的宝藏,李雁君便谎称她是仙人。如今自己也干起了这种勾当。

    慕容长生没有半点犹豫“令仪,去取过来。”

    令仪迟疑了一瞬,小声道“公子,你再仔细问问,别是她故意这么说,成心骗你的。”

    慕容长生摇了摇头,道“你去吧。”

    令仪瞅了瞅秦悦,突然跪下,情真意切地说道“我家公子常年体弱多病,恳请仙长搭救。”

    秦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浩然,后者摇首道“根基已毁,救不得了。除非寻到金火双系的灵植,才有可能一救。”

    世间灵草的属性大多都是单一的,带了双系属性的灵植少之又少。秦悦不忍看眼前主仆二人希望破灭,遂拿出一瓶固本补气的丹药,道“聊胜于无。”

    令仪千恩万谢地接过,抹了抹眼泪,转身去取另一半碎玉。

    秦悦看着慕容长生,语带惋惜“我原有一把自制的琴,名唤流云,可惜被旁人摔毁了。若非如此,我倒想赠予你,方不负你今世痴爱音律之情。”

    “那我想……再听一次仙长奏曲,不知可否?”慕容长生小心翼翼地问。

    秦悦拿出掠影琴,道“自然可以。你名长生,我便奏一曲长生,如何?”

    慕容长生见她凭空变出一把琴,已是惊讶不已,再听她这么说,自然不会反对。

    秦悦按了按琴弦,脑海中闪过一棵树的幼苗,虽说枝干瘦小,却依旧迎着阳光勃勃生长。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不但没有摧毁这株幼苗,反而让它长得更茁壮了。烈日骄阳,北风飘雪,也不知过了多少年,这株幼苗终于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于人,能给一方百姓遮阳纳凉;于己,能够顶天立地,俯瞰众生。

    秦悦顿住手指,一曲就此终了。

    周浩然连连抚掌“人与草木,又有何异?树木尚且历风雨、求长生,吾辈修仙,更是应当不惧艰险,一心寻觅长生大道。”

    秦悦笑道“掠影原为令慈所有,能得你一句夸,我很高兴。”

    “我倒觉得这曲子里尚有未尽之意。”慕容长生默了一会儿,道。

    秦悦微讶“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没有奏完。”

    先前她昏睡两载,已然略微领悟了轮回之意,方才奏曲之时,本想把树木腐朽成泥之景一并奏出,奈何先前已说了此曲名为《长生》,若加上这一段,便显得不合宜。再者,慕容长生寿命将尽,她若奏出如此衰败凋零之景,未免太不吉利了。

    可惜还是被人家听出来了。秦悦道“你果真是精通音律之人。”

    “是仙长弹奏得好,蕴意深邃,如扣心弦。我今世得听此曲,颇感此生无憾。”慕容长生眸光沉静,“其实枯朽成泥,又有何妨?生于天地,归于天地,方可再获新生。生而就死,死而复生,亦合长生之说。”

    此刻令仪捧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奉给秦悦。

    秦悦打开一看,里面也是一块碎玉,反面刻着“慕”字。

    “这玉确实是件宝物,不过只适合女子佩戴。”秦悦把盒子收好,“等我二人用完,定会归还贵府。传家之宝,还是好好保管为好。”

    慕容长生微微点头“届时交给令仪便可。”

    片刻之后,秦悦和周浩然告辞,再度前往凌江。

    轻车熟路,两人很快就找到了那一段石梯。秦悦先走了上去,把碎玉按进凹陷,厚重的石门果然开了。

    她朝里面望了几望,只见黑黢黢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周浩然慢慢走了上来,问她“怎么不进去?”

    “我有些心慌。”秦悦摸了摸胸口,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

    “石梯寻到了,碎玉也被你讨来了,机缘都送到了眼前,你怎么还往外推。”周浩然笑了笑,先行踏进了石门。

    秦悦捂着心口跟了上去。

    周浩然拿出火晶石,照亮了石门内的情景。里面空荡荡的,唯有四面石墙。秦悦转了一圈,停在了一面石墙面前,道“这是阵法。”

    刚好是她最擅长的禁制类阵法,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埋头演算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取出木莲,对准一块石头攻击。须臾之间,石墙轰然倒塌。

    两人踏过废墟,步步谨慎地走了过去。刚走到另一边,周浩然就捂住了额头,神情痛苦万分。

    秦悦忙问“你这是怎么了?”

    “神识……”周浩然艰难地说出了两个字。

    秦悦顿知,是他的神识受到了攻击。而自己没有神识,所以安然无恙。

    “你没事?”周浩然又问。

    秦悦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这地方有些古怪,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也好。”周浩然只当秦悦身具抵挡神识攻击的秘宝,万万没有想到她根本没有神识。

    这时远方传来一声叹息“你们谁都走不了。”

    秦悦吓了一跳,刚想转身就跑,却发现自己像被钉在地上了一样,寸步难行。

    然后断断续续的金属碰撞声传入耳畔,夹杂着脚步声。秦悦不自觉地皱眉,深感情况不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