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毁袍袖琉璃识异状 赠灵兽刀剑藏玄机1

章节目录 毁袍袖琉璃识异状 赠灵兽刀剑藏玄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十八章毁袍袖琉璃识异状,赠灵兽刀剑藏玄机

    这时席昭走到了两人面前,拜了拜,道“二位前辈好。”

    秦悦道“怎么了?”

    “灵均道君已经离开木摇宗了。”席昭答道。

    “这个灵均何许人也?”卢秋问了一句,“适才他一见到我,就自报了道号,想来是个有名的人物。”

    “我也不知他是何人物,只听闻他是个光风霁月的君子。”秦悦摇了摇头,“有时候,见面不如闻名,他名声固然好听,但我见了他三面,没看出半点君子气度。”

    席昭听秦悦言语间对灵均颇有微词,犹豫了一会儿,才说“灵均道君说,前辈若缺上品凝元丹,大可以管他要。”

    秦悦摇了摇手上的桃花枝,道“我才不要拿他的东西,免得他日后真的给我放一味知遥花叶,我还要到处找解救的办法。”

    “这自然全凭前辈的心意。”席昭笑了笑,“话带到了,我先走了。”

    秦悦点点头“你去吧。”

    卢秋关怀道“你要凝元丹作甚?你灵元受损了?”

    “嗯,之前进阶天劫中,灵元被毁得差不多了。如今虽没好全,但已然补回了大半。”

    “那你为何不管那个叫灵均的人讨些凝元丹?反正也是他提出来要给你的,不拿白不拿啊。”

    “天底下哪有平白的好事?我和他又不熟,还是不要拿人家的东西了。免得日后欠的多了,都不知道怎么还这个人情。”

    “这还不简单?你只管一走了之,回你的北川去。谁会追过来让你还什么人情?”

    秦悦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那也不成,万一人家也有南域到北川的传送阵,真追过来向我讨人情债怎么办?”

    “你还别说,这传送阵还真不是我们玄道宗一家独有。单说我这些年去的历险宝地,就有不少两地之间的传送阵,不过大多破损,早就弃之不用了。”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绕过了一片山石,秦悦抬眼就看见了明惠,想了想,还是拉着卢秋换了条路。

    她是不愿意惹出事端,但明惠可不这么想。见秦悦看见自己转身就走,明惠很是来气,追上去喝道“你站住。”

    秦悦自然不会听她的。步伐未慢半分。

    明惠绕到她面前,先不屑地打量了几眼卢秋,而后提剑逼近秦悦,道“上次斗法没斗出一个结果,你我今日再一决高下如何?”

    秦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卢秋就不乐意了,指着明惠质问“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话都没说几句就使出了道器,你们木摇宗都是这样教弟子的吗?”

    明惠冷冷地扫了一眼卢秋,轻哼了一声“我还当是哪个脸生的弟子在巴结这位墨宁前辈,敢情你是她的旧识啊。”

    “是又如何?”卢秋向来是个不怕生事儿的,语气极为挑衅。

    果然明惠立马把剑锋一转,对准了卢秋,二话没说,就打出了一道剑光。

    幸亏方才两人争执的时候,秦悦就觉得不对,此刻明惠出招,她当下便挥出衣袖,帮卢秋挡了一招。

    明惠收了剑,嘲弄地看了一眼秦悦“自掘坟墓。”说完转身就走,一步都没停留。

    “她这就走了?我还当你们要打起来。”卢秋摇了摇头,“可惜,可惜。我还没看过元婴修士之间的斗法呢。”

    “我也觉得奇怪,若放在往日,她定会与我争斗一场,动静不大还不肯罢休。”秦悦揣测了一番,“许是今日有哪个长老在宗门,她不敢肆意妄为。”

    “宗门之内竟然恣意寻衅,若放在玄道宗,定会罚她禁闭独处,孤身思过。”

    “她是先掌门的爱徒,她不找别人的麻烦就不错了,谁会同她作对?谁有胆魄惩戒她?”

    卢秋竟然很有同感“有恃无恐啊,我懂我懂。”显然她也做惯了“仗势欺人”的事。

    秦悦不想再聊明惠了,换了个话题,“你难得来一趟,在此住上几天可好?”

    “也可。”

    “那你是想挑个洞府住,还是在我洞府里择一间屋子住?”

    “你觉得哪个好?客随主便。”

    “我自然觉得后者更好。一来,你在此不会常住,让人收拾一间洞府出来,也未免太麻烦了。二来,这几座山头上的洞府,都没有位置好的剩下了,倒不如来我这儿,好歹灵气丰裕,日光也充足。”

    “我原也是这么想的。”卢秋笑道,“时隔多年,你我又能同处一个屋檐下了。”

    然后卢秋就去收拾了一番,在这儿住下。秦悦则把元婴抱出来,陪着她玩。没过多久,卢秋就找过来了,兴致盎然地说“我前几年新收了一只灵兽,你看看如何。”

    秦悦抬眸望去,见卢秋怀里抱着一只白猫儿,耳朵尖尖的,十分乖巧可爱。最奇的是生了一双鸳鸯眼,一蓝一黄。

    卢秋道“我给它取名叫琉璃,你觉得好听吗?”

    秦悦见这猫儿的一双眼睛转啊转,就像两颗剔透的琉璃珠子一样,精致得很。遂微微笑道“很是贴切。”

    她看着喜欢,伸手摸了摸琉璃的猫背“想来化形之后,也是个俏丽的美人。”

    谁知琉璃突然挣扎了一下,扑上去咬住秦悦的袖子,险些伤及她的手臂。

    卢秋大惊,连忙把琉璃抱了回来,关切地问着秦悦“你没事儿吧?”

    秦悦微微垂眸“想来我此生,终究与灵兽无缘。”

    “你怎么这样说?”

    秦悦神情略有惆怅“没什么。”

    “我先把琉璃收起来,免得它又惊着你。”卢秋把琉璃收进灵兽袋,“今日真是奇了怪了,琉璃向来温顺乖巧,我倒是头一次见它这般狂性大发。”

    秦悦笑了一笑“大约是我不太能讨灵兽的喜欢。”

    “你的衣袖都被扯破了,去换一身吧。”卢秋拉起秦悦的袖子看了看,“琉璃灵智未开,不知道轻重,我代它向你赔礼,你别恼了它。”

    “我又没受什么损伤,自是不会同它计较。”秦悦牵起嘴角,“灵智未开,也好。有时候灵智开得太早,也不是什么好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