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净颜丹翻起陈年事 沉雪兽窥得毒辣心2

章节目录 净颜丹翻起陈年事 沉雪兽窥得毒辣心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其实明惠依旧不愿相信,那只沉雪兽没伤到秦悦半分。

    她前几日新得了一对宝物,便是一把挽青剑和那只沉雪兽。这两件东西相克,千万不能放在一处,否则定会互相损伤。但刀剑没有灵智,所以只能是沉雪兽攻击挽青剑,而后者无法做出任何回击。倘若有朝一日,挽青剑生出了灵智,养出了器灵,那这一剑一兽非要打起来不可。

    今日,秦悦恰巧抬起衣袖,挡了挽青剑的一道剑光,若沉雪兽在此,定会扑上前与那道剑光争斗起来。事实上,明惠本也打算放出沉雪兽,若不出意外,秦悦必然措手不及,殒命于此。

    但她终究心存顾忌“若墨宁当真不明不白地陨落了,死因必会引起旁人追查,到时候难免查出来是我下的手。我的声名暂且不论,也不管几位长老会不会斥责我,单说周浩然,他肯定不会放过我,说不定哪天为了给墨宁报仇,想法子把我给灭杀了。”

    明惠思来想去,终于下了一个决定“反正那剑光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消散,我就当着周浩然和几位长老的面,把沉雪兽赠给她。到时候变故突生,大家都会措手不及,墨宁必死无疑。也没人会觉得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只当灵兽不喜欢墨宁便是了。如此,我便可以免遭恶名了。”

    周浩然不在宗门,明惠没有见到。长老倒是请来了三个。她便以长老的名义去请秦悦,谁知秦悦竟然推拒不来。

    明惠心想“不来更好!事情发生在她自己的洞府,更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于是把圈套做足,哄着秦悦收下沉雪兽。

    此事原本万无一失,只是没料到卢秋也有一只沉雪兽,还抓破了秦悦的衣袖,让她事先换了一身衣服。

    明惠后来又打听了几次,总算相信了秦悦确实安然无恙。她心里恼恨得紧,成天想着什么时候遇上秦悦,就把沉雪兽讨要回来。毕竟挽青剑和沉雪兽最宜一起对敌,缺一不可。

    可惜秦悦多半能猜到明惠此时定是恼羞成怒,自然不会出去跟人家争执,免得又惹出什么风波。

    结果半个月后,明惠亲自找上了她的洞府。秦悦称自己忙于炼丹,避而不见。明惠便问了席昭几句“墨宁当真喜欢那只沉雪兽?你可曾见她与那灵兽拟订契约?”

    席昭回答得滴水不漏“前辈日夜忙于炼丹,所作所为哪里是我能知晓的?我只知道前辈尤其喜爱沉雪兽,还特意起名叫翡翠。”

    明惠不太高兴了,重重地“哼”了一声便走了。

    后来席昭把这事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秦悦,后者正和卢秋在一处,抱着琉璃和翡翠一起玩,闻言勾了勾嘴角“她想得倒美,设计害我不成,还想讨回灵兽。我偏不还给她,气死她最好。”

    席昭不知道这里面的究竟,好奇问了一句“前辈说明惠道君设计害你?”

    秦悦点了点头“她视我为敌又不是一两日了,使出的手段也很高明,只是我命不该绝,没走进她的圈套,反倒让她损失了一个七品灵兽。”

    卢秋摸了摸琉璃的猫耳朵“可见这世间损人不见得能利己,算计别人之前,务必要掂量一下后果。”

    “她只怕想着,只要有一丝可能置我于死地,便是值得的。也不知我哪里招惹她了。”秦悦轻笑,“席昭,你可知明惠有什么喜恶?”

    席昭答道“这我倒要去打听一番,前辈怎么问这个?”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秦悦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席昭点了点头“那我打听到了就来告诉前辈。”

    秦悦想了想,还是摇首道“罢了,你别去四处问询了,免得别人以为我畏惧她,这才特意打听这些,从而迎合她的喜好之物,避开她的厌恶之处。”

    “那前辈……”

    秦悦狡黠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这时,翡翠从秦悦的怀里跳了出去,跑到了桌案边,抱起案上的一只花瓶。

    席昭笑道“这只灵兽喜欢前辈摘来的奇花异草呢。”

    秦悦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微笑“挺好的,和我元婴一个喜好。”

    卢秋看了一会儿,问道“墨宁,你还没同这只沉雪兽拟定契约?”

    秦悦懒懒地应了一句“嗯,还没拟定灵兽契约。”

    “怎么还没拟契约?你不喜欢它?”卢秋问道。

    “喜欢倒是喜欢……就先这么养着吧。”

    卢秋本想说“你不喜欢就送我”,听了这话只好改口问道“为何?”

    秦悦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翡翠,神色自如地说道“我许它自由,万一哪天它想回归山野,不再想被人当成灵兽豢养,可以转身就走,什么都不必知会。”

    “我就知你心地纯良。”卢秋道,“所幸沉雪兽本性温和,即便你不契约它,它也不会蓄意伤害你。”

    秦悦淡淡地应了一句“嗯,保持现状,别太亲近,也别互相伤害,最好。生而为人,未必就高高在上。人修与灵兽,应该是平等的,不该添一层契约与被契约的关系。”

    “不过,七品灵兽已经有灵智了,你今天说的话它全都听得懂。”卢秋压低声音,“没准它一直记着这些话,往后真的偷偷溜走,回它的深山老林去了,再也不回来了。”

    “那便是我与它的缘分太浅,怨不得旁人,也与我今天说的话无关。”秦悦平静道,“它若喜欢留着,我自然乐意。它若执意要走,我也断不阻拦。”

    卢秋接口道“这只沉雪兽在你洞府里待了这么多天,你既没有同它拟定契约,而它又没有走,可见它多少是有些喜欢你的,将来也未必舍得离开你这个良善的女修。”

    秦悦看了一会儿翡翠,蓦地想起了它的原主人明惠,眸光变得悠远起来。静默了许久,她垂下了眼眸“我希望我将来,仍旧当得起‘良善’这两个字。”

    翡翠抱着花瓶,玩得不亦乐乎,秦悦思忖了一下,道“它至今还不走,说不定只是受我府中禁制所困罢了。等哪天我把禁制解开,它定会跑得无影无踪。”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