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叹分合远送别卢秋 问喜恶浅谋策明惠

章节目录 叹分合远送别卢秋 问喜恶浅谋策明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章叹分合远送别卢秋,问喜恶浅谋策明惠

    寻常灵兽,六品启灵智,七品口吐人言,八品便可化形成人。但沉雪兽族天生慢了一步,七品才能开启灵智,八品才能口吐人言,直至九品,才能渡天劫,化形成人。

    所以翡翠这只灵兽,虽然已有七品品阶,但只是有了些灵智而已,能听懂旁人说话,辨别是非善恶。秦悦时常会想待它有朝一日,升至八品,会不会也会像玉泉兽一样,向我开口辞别。

    卢秋倒是很喜欢翡翠,一直赞叹“你看看这雪白的皮毛,半点杂色都没有,定是沉雪一族相当尊贵的存在。”

    翡翠听得懂,经常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

    秦悦深感与有荣焉。

    卢秋又在木摇宗待了几天,终于打算走了。秦悦把她送出山门,很是伤怀“此番一别,真不知你我何时才能再见上一面。”

    “好端端的说这些伤感的话做什么,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几十年后就一同回北川?”卢秋劝慰了两句,“这些年里时常传讯便是。”

    “我总觉得见一面不容易,仿佛再过几百年才能碰面一般。”秦悦颇感难舍难分,“你可要千万珍重,凡事别再任凭脾性来了,毕竟这儿可不是由着你胡闹的玄道宗。”

    卢秋笑道“以往总是我说教你,今日倒轮到你来说教我了,果真是长进了。”

    秦悦也跟着笑了一笑,一路把卢秋送到山脚,看着她踏上一片树叶飞远。

    “分分合合,聚少离多,才是修行的常态。”秦悦慢慢踱回山门,“若想得证仙道,还须忍得住寂寞,受得了荒凉。”

    走到洞府前恰好遇见了周浩然,秦悦问了一句“你来找我?”

    周浩然说“不是你有事找我吗?我听说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时常来我洞府探访。”

    “我的确有事找你。”秦悦微微一笑,“进去说。”

    两人坐定之后,秦悦留意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旁人在此,这才开口说道“我想知道明惠的喜恶。”

    “这我哪记得住?”周浩然翻出一枚玉简,“这里面应该有,你自己找吧。”

    秦悦接过玉简,输入灵气探查。里面记载的全是木摇宗各位长老的品性、癖好,还有结丹期以上的弟子的师承、亲友。

    “你莫非整天都在忙着打探门中之人的**?”秦悦很是感慨,“这掌门当得也忒不容易了。”

    “其实不只是木摇宗,别的宗派里稍有名望的人,我都会一一调查,记载在案。”

    “那你有没有查过我?”秦悦有些好奇。

    “没有。”周浩然迟疑了一下,答道,“你来自北川,在这儿半点根基都没有,我从何查起?”

    秦悦不信“你都记了我什么,让我看看。”

    周浩然犹豫着递出了一枚玉简。

    秦悦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的有。连忙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墨宁,性情狡慧,好问善思。天资卓越,然非湎于修炼之人。尤喜博览诸道,游乐赏景。”

    “我还当你说了我什么不是,不敢拿给我看。”秦悦摇了摇头,“你太夸奖我了,其实我就是贪玩,不思修炼。”

    周浩然故作哀愁“正主儿竟觉得不太贴切,可见我识人不清了。”

    秦悦笑了笑,已经找到了记载明惠的一段“个性挑剔,奇珍异宝,非上品不用。忌恨惊风雀,见必杀之。”

    “明惠为什么厌恶惊风雀?”秦悦好奇道,“我隐约记得,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妖兽,养活不易,进阶不易,捕获也不易。”

    “明惠曾经结婴失败过,就是因为一只惊风雀扰了她。”周浩然解释,“她最最记仇了,后来每每见到惊风雀,必定杀之而后快。”

    秦悦想了一下明惠针对自己的种种,连连点头“的确挺记仇的。”

    “你为何突然打听起了明惠的喜恶?”周浩然问道,“总不会是要想法子讨好她吧?”

    秦悦意味深长地说“你这些日子不在宗门,不知道明惠差点不声不响地害我了的性命。”

    周浩然看了她两眼“你现在一切安好,可见她没有得手。”

    “那你觉得,我该不该回敬她一番?”秦悦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周浩然笑道“你这是问我的意见?你不是早就下了决定?”

    秦悦眨了眨眼睛“我下了什么决定?”

    “我周浩然,若作为你墨宁的朋友,定会全力助你反击明惠。但我若作为木摇宗的掌门,必不能赞成此事。你若敢戕害木摇宗的元婴期弟子,不单是我,连带门中几大长老,都不会轻易放过你。你可明白了?”

    秦悦挑了挑眉“我懂了。”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儿,周浩然起身告辞。

    秦悦敲着桌案,自言自语“他在提醒我,若想灭杀明惠,千万要做得隐秘一些,别让人查出来告诉他和几位长老。”

    她站起身,负者一只手,来回踱步“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哪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结果了她,还不被人发觉?除非……假手于人,祸水东引。”

    “喜欢上品奇珍,厌恶惊风雀。”秦悦喃喃道,“根本无从下手啊。”

    接下来的几天,秦悦依旧闭门不出。偶尔开炉炼制丹药,闲暇之时就陪着元婴玩耍。

    翡翠倒是经常在她眼前晃悠,喜欢她的元婴胜过喜欢她。这一个婴孩和一只灵兽常常各自抱着几株灵植,面对面坐着傻笑。

    开始的时候,秦悦还很不放心。毕竟这只沉雪兽是七品,比她的修为还要高一些。她的元婴又不会法术,如果真和翡翠打起来,肯定打不过。

    但后来秦悦见小元婴和翡翠相处愉快,其乐融融,就随着它们去了。有时候她把元婴收回丹田,翡翠还会跟她闹,扯着她的裙角不让她走。

    秦悦很是忧愁“等这只沉雪兽升品之后,能口吐人言之时,说不定会天天缠着我,让我把元婴放出来陪它玩。”

    秦悦脑补了“一只白猫趴在自己的耳边,天天嚷嚷着要她的元婴,不给就不让她安寝”的画面,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太可怕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