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沉雪兽易卜吉凶事 解忧丹难添碧灵草1

章节目录 沉雪兽易卜吉凶事 解忧丹难添碧灵草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一章沉雪兽易卜吉凶事,解忧丹难添碧灵草

    后来秦悦翻看典籍的时候,找到了关于沉雪兽的记载。书上说,这种灵兽并没有多大的攻击力,但是“温顺乖巧,擅卜吉凶”。

    秦悦想了想这不就是会算命吗?和尘年一样。

    书上还说,沉雪兽有一种生来相克的东西,名唤挽青剑。

    秦悦盘算着什么时候寻来这把剑,若沉雪兽抱着她的元婴不撒手,她便用这把剑胁迫它。

    她自己不想着修炼,身边的照心灯可比她勤勉多了。她总共就两个珠子作为储物空间,照心灯就霸占了一个,躲在里面沉睡休养,以期进阶升品。

    虽然每天过得很是闲散,但时间总是飞快地溜走,转眼间,几年光阴又过去了。虽说秦悦的修为未见增长,但这几年,她得了空就为木摇宗炼制丹药,于炼丹之上的本领倒长了不少,远非昔日可比。

    有时她数着日子过去,会想“明惠这些年也没来烦我,我也想不到法子同她作对,再过二十多年,我就要离开木摇宗了,不如就这么放过她吧。”

    但心里终究有些不情愿“她险些害死我,我若饶过她,她以后更是要胡作非为了。即便我离开了这里,她也必定不会放过席昭和承影。”

    她正这般想着,席昭就过来了,递上一张符箓“这是给前辈的传讯符,应该是从虔正宗寄过来的。”

    秦悦笑道“定是启涵写来的。”打开一看,果真是启涵亲笔,说他已经找到了碧灵草,问秦悦是想自己去取还是让他送来。

    秦悦自然不好意思劳烦别人跑一趟,便回复了一句“多谢告知,不日定当前来。”

    再看了几眼席昭,秦悦道“这几年倒是经常看见你,很少看见承影。”

    “前辈有所不知。明惠道君与你结怨,只要一回宗门,就会到你洞府门前走一遭。你经年闭门不出,自是不知此事,但我同承影师妹却要经常同她打交道。我还好,凡是都能忍让几分。但承影早些年就受过明惠道君的虐待,此番屡屡与她交涉,更是受尽了折辱。如今师妹都不怎么爱出门了。”

    秦悦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席昭拜了拜便走远了,留着秦悦一人喃喃自语“我本想就这么放过她……”

    碧灵草一事,并非十万火急,但关乎自己身上的寻香符。所以秦悦还是收拾了一番,准备前往虔正宗。

    临走之时,翡翠环抱着她的小腿,不让她走。秦悦弯下腰,摸了摸翡翠的猫耳朵“小元婴暂时不能陪着你玩了,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翡翠依旧抱着她的腿,把她扯回到屋子里。

    秦悦低头问了一句“不然你跟我一起去?”

    翡翠摇了摇头,眼底有说不出的焦急。

    秦悦估计它就是想跟小元婴在一起,见她带着元婴一块儿走了,难免情急。她笑了笑,道“你放心,来去也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不出一个月,我肯定会回来。”

    翡翠扒着门框,看着秦悦头也不回地走远,碧绿色的眼珠子动了动,竟像染上了浓浓的忧虑。

    六天之后,秦悦抵达虔正宗,就见启涵在山门口等着,迎面走上前,笑道“估摸着前辈快到了,特意在这儿等着。”

    “等了很久了?”秦悦问了一句。

    “不久,昨日午后才出来等着的。”

    秦悦算了算时间,启涵已经等了一天多。她摇了摇头“都怪我飞得太慢了。”

    启涵笑了笑,拿出一只玉盒“这是碧灵草,前辈收下吧。”

    秦悦打开一看,这是一株中品碧灵草,以启涵的修为而言,已属难得之物了。她拿出一只乾坤袋,道“谢谢了。这些灵石给你,算我买下了这株灵草。”

    启涵自然不肯收“用碧灵草补齐解忧丹五行,本是前辈的指点。我们当初就约定好,他日我便以灵草抵偿这份提点,如今怎么能收前辈的灵石?”

    秦悦想了想,道“这些灵石是我谢你今日在此等候。你若不收,我以后便不来了。”

    启涵犹犹豫豫地收下了“前辈好会威胁人。”

    秦悦轻笑“那解忧丹里添一味碧灵草,你试出了结果没有?”

    启涵摇了摇头“我倒是试着炼制了一次,但那是一炉败丹。”

    “败丹?”秦悦顺口一问。

    “我……我炼丹虽不能与前辈相比,但向来是不差的。”启涵只当秦悦不满意,支支吾吾地解释道,“以往再不济,多少能出几颗成丹。一炉败丹这种事儿,倒真是头一回。”

    “那就奇怪了。”秦悦目露思索。景元说,解忧丹里添一味碧灵草,可解寻香符之味,该不会是随口说来捉弄她的吧?

    她暂时想不通,干脆不想了,正打算告辞,就听启涵提议道“前辈若不嫌弃,先进来坐坐可好?至于解忧丹,改日炼制也不迟。”

    秦悦婉拒“不了,我家灵兽还等着我回去呢,就不在此停留了。”

    启涵略有失望之意。

    秦悦安慰道“我若能炼制出五行俱全的解忧丹,定会传讯给你。”

    启涵微微点头“那好吧。前辈慢走。”

    秦悦转身踏上木莲。

    其实这世上很多事,都脱不开一个“巧”字。修行之人,都避不了因果缘劫。秦悦今日若是听了启涵的话,到虔正宗内歇上一会儿,便可免却一次劫数。偏偏她挂记着洞府里的翡翠,未做停留,这才招惹了一场祸端。

    当时她从虔正宗离开,还没飞多久,就觉得脊背一寒,下意识地回头一看,果然看见一个男修,远远地跟在后面,分明是在追赶她。

    秦悦扫了一眼,隔得太远,没看清这男修的相貌。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她竟也没能看出这个男修的修为。心里觉得来者不善,脚下便毫不迟疑,立马加快了木莲的速度。估摸着这人有化神期的修为,一连逼出了几滴精血,催动木莲飞行。

    但她和这个男修,少说也差了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别说是精血,她把元神祭出来都没有用。那人渐渐逼近,秦悦匆忙回头看了一眼,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长相,不由惊呼出声“华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