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沉雪兽易卜吉凶事 解忧丹难添碧灵草2

章节目录 沉雪兽易卜吉凶事 解忧丹难添碧灵草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般而言,秦悦对只见过一面的人不会有很深的印象,更别说叫出名字了。她能一眼认出华殊,全然是因为后者的容貌太出色,很难令人忘怀。

    但她也没忘了这人是个喜欢吃鲛人的狠辣之辈,见他快要追上来了,干脆停下来,转过身,恭恭敬敬地拜了拜“晚辈见过华殊掌门。”

    说完就避让到一旁,意思是让路给华殊,请他先走。

    华殊确然已经走到了她面前,但并未如她所愿先行一步,而是踏着虚空走到了她面前,看着她脚底踩着的木莲,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竟不知,你礼数是这般周全的。”

    秦悦正微微低着头,心里紧张得要命,不知华殊为何追着自己行了一路。忽然闻听这一句,只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仿佛在哪里听过一样。

    但她也来不及细想,只是很恭谨地应了一句“晚辈与您素昧平生,你又怎知我不是礼数周全之人?”

    “素昧平生?”华殊否认,“不,我们见过一面,在鬼市。”

    秦悦终于想起了这个声音在哪儿听过,也想起了自己当初干了些什么——和华殊争买白玉手钏,还哄骗他白花了不少灵石。

    不过她抵死也不会承认“前辈别骗我了,鬼市不是看不见相貌的吗?”

    华殊陷入了回忆,而后一脸肯定地说道“我没记错,我就是在鬼市里遇见了你,后来又在哪儿见过你一面。”

    秦悦提醒道“在景元继任的大典上?”

    华殊一脸茫然“我何时去过景元的继任大典?”

    秦悦讪笑“阁下真是贵人多忘事。”

    她也不敢多问,心里估摸着华殊已经知道了她便是鬼市里那个女修,这才一路追了过来。周浩然曾经说他挺记仇的,果真不假。这么多年前的往事,他还要同她计较。

    周浩然还说过,招惹华殊的人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秦悦思量了一下如今的处境,沉默一瞬,立马拿出了一对白玉手钏“昔年之事,全是晚辈的过错。若前辈不嫌弃,还请笑纳这对阵法。”

    反正这里面的阵法她已经研究过了,现在送出去也不觉得可惜。

    结果华殊叹息了一声“免了。”

    秦悦不知何意,微微抬眸,便见华殊正在轻念法诀,显然正打算唤出什么道器。

    秦悦吓得掉头就跑。她哪里能同化神期的前辈斗法?到时候人家只出一招,自己便要陨落在此了。

    她如今才算体会了什么叫“慌不择路”。周围都是漫无边际的云朵,她顾不得辨认方向,只管闷头往前飞。连头都不敢回,心里一直在絮絮念叨着“华殊还在后面,他还在后面……天呐,他一定是想灭杀我,谁来救我一把……”

    这次临行之前,翡翠一直缠着自己不让走,想来并非为了她丹田里的小元婴,而是因为翡翠已经预知了此行有难,特意提醒她别去。可惜秦悦如今才想起来,沉雪兽族有一个“卜算吉凶”的技能。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全力以赴地奔逃。

    飞了好一段路,终于飞到了一个清静的山头。秦悦看了看山间茂密的丛林,打算去那儿躲一躲。那里草木繁盛,木灵气必定充裕。自己就算打不过华殊,只要留着一口气在,就不怕灵力枯竭。

    谁知她刚刚收了木莲,落在了这个山头上,就听身旁传来华殊似笑非笑的声音“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秦悦没想到华殊就在身边,突然听见声音,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结果一脚踩空,摔下了悬崖。

    华殊眼疾手快,追上去拉了她一把,堪堪稳住了她的身形。

    停止了坠落的秦悦很是悲观地摇头“不不不,你还是让我掉下去吧。”

    华殊一脸冷漠“这里禁飞,你掉下去必定尸骨无存。你再说一遍‘不’,我就成全你的求死之心。”

    秦悦暗自试着调用木莲,果真无法用来飞行。内心绝望不已,还要艰难地傻笑两声“有劳前辈搭救。”

    华殊轻哼了一声,把她拉了上来。

    秦悦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多谢。前辈怎么知道这里禁飞?”

    “这是镇霄宗的侧峰,飞行禁制还是我亲手设下的。”

    秦悦情不自禁地捂住脸。她竟然跑到人家家门口来了,羊入虎口,大抵如此。

    但她还是心存侥幸“前辈若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先走了。”

    华殊没有回答。秦悦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见他在轻念法诀,然后一口钟出现在他的掌上。

    秦悦连忙好言好语地说道“哎,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当年鬼市之事,我认错还不行吗?”

    “你慌什么,我若想杀你,刚才就任由你摔下悬崖了。”

    秦悦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她十分讨好地点了点头“前辈真是宽宏大量,胜于常人。”

    “免得你再说我疑似狠辣之人。”华殊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秦悦表情微妙“那张传讯符……在你的手上?”

    “不错。”华殊拿出了一张传讯符,正是当年她写给卢秋的那一张。

    秦悦立马明白过来“那我身上的寻香符,也是你的手笔?”

    “算是吧。”华殊淡淡地答道。

    秦悦心里悲愤至极。她今日来取碧灵草,回去以后就能研究寻香符解法,谁知就差了这么一步。

    再一细想,她身上的寻香符,早在景元继任之时,就被华殊察觉了,后来再想办法去掉这个异香,终究是枉然。

    “我疑似狠辣之人,你听谁这么说的?”华殊盯视着秦悦,问道。

    秦悦看着他手上那件长得像钟一样的道器,故作镇定地开口“我听说你喜欢吃鲛人,所以猜你性情狠辣……我已知错了,还请前辈宽恕。”

    “我怎么就喜欢吃鲛人了?”

    “你派遣的弟子在禹海里捉了我,啊不是,是捉了一只鲛人。”

    “我何时派遣弟子捉过鲛人?”华殊矢口否认,“我只派人捉过蓝鲛。”

    “蓝鲛……”秦悦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两步,猛然意识到面前这人是谁,还是犹犹豫豫地停住了脚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