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归还照心同实弃灯 唤取元道华殊锁钟1

章节目录 归还照心同实弃灯 唤取元道华殊锁钟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章归还照心同实弃灯,唤取元道华殊锁钟

    这时有个男修看见了华殊,一路小跑过来,拜了拜,道“弟子崇玄拜见掌门。许久未见同实道君,今日怎么来了这座侧峰?”

    华殊还没回答,秦悦就一脸惊讶地问了句“你就是同实?”

    “怎么了?”

    “你不是叫华殊的吗!”秦悦不敢置信。

    “道号华殊,尊号同实,你觉得有何不妥?”华殊反问了一句。

    那个前来拜见的崇玄见华殊没搭理他,便先退到了一边,远远看着两人,猜测着秦悦的身份。

    秦悦翻了翻衣袖,把照心灯抓了出来“这只灯笼是你的?”

    照心灯原本待在储物珠子里沉睡,突然被她抓出来,还没清醒过来,迷迷糊糊地说了句“出什么事儿了……”

    华殊看了几眼照心灯,神色淡淡的“不是我的。”

    器灵听见他的声音,光华闪了闪,飞过去绕着华殊转了一圈,欣喜非常“主人,我终于见到你了。”

    华殊目露思索。

    秦悦估计他们一人一灯久别重逢,定有许多话要互相倾诉,正打算偷偷溜走,就见华殊挥了一下衣袖,把照心灯拍了回来。

    器灵不明所以“主人,你不要我了吗?”

    “我不是你的主人,我对你毫无印象。”华殊摇了摇头,“别在我眼前晃悠了,不然我就毁了你的灵智。”

    灯笼趴在秦悦的肩膀上,小声说了句“我家主人不要我了……”声音极其悲伤。

    秦悦安慰了它两句“没事没事,兴许是因为你如今品阶太低了,他不想认你了。等你有朝一日升回原来的品阶,他还会要你的。”

    器灵依旧难受得很“当初你家灵兽离开你,我还说我永远不会像它那样背弃主人,除非主人再也不要我了……没想到,没想到,果真被我不幸言中了。”

    秦悦十分动容“我一个局外人听着,尚且觉得伤怀。你不如去向你主人倾诉一番,没准儿他就认你了。”

    “果真?”器灵满怀希冀地问道。

    秦悦正打算点头,忽见华殊手上那口钟突然放大,飞了过来,把她整个人笼罩在了里面。然后她腿一软,全身灵力半点都不剩了。

    秦悦拍着眼前的大钟“你怎么这样啊,我好心把你的照心灯还给你,你还要把我关起来!”

    “都跟你说了,这灯笼不是我的东西。”

    秦悦无可奈何“不是就不是吧,你把我关起来干什么。”

    华殊冷眼看着她“你四处玷污我的名声,还指望我放过你?”

    秦悦在心里骂了好几遍“锱铢必较”,面上仍旧是一脸的乖巧和顺“华殊掌门,同实道君,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这一回吧。”

    华殊不为所动“若不是曾听子承提起过你,你现在便是尸首一具。”

    不远处的崇玄望了过来。

    秦悦一愣“子承?”

    华殊继续道“你既是他的旧识,我便给他一个面子,不取你性命了。”

    秦悦心中感念不已“谢谢鸿一长老,谢谢孟晏行……”

    华殊接着说“但也不能轻易饶恕了你。听说你喜欢游历赏景,那就在这儿好好看一看山山水水,想想自己的过错。元道钟与你作伴,也不算是折辱了你。”

    说完他便十分满意地看了她最后一眼,转身信步走远。

    “哎,你别走啊,你别走!”秦悦看着华殊的背影,接连喊了好几声。

    华殊没有回头,秦悦只听见他向崇玄吩咐道“从今往后,这座侧峰再不许众弟子踏足。”

    崇玄应了一声“是”,还回头看了秦悦一眼。

    秦悦撇了撇嘴“好狠毒的人,竟把我独自关在这儿,还不许别人踏足此地。没人来解救我倒是其次,关键是这儿只有我一个人,经年累月孤身在此,我怕是要寂寞忧悒,郁郁而终。”

    “其实你也不是被独自关在这儿。”耳边响起了器灵的声音,“还有我,我也是……”

    “我们真是同病相怜。”秦悦还有心情说笑,“经历了此番变故,你我也算是患难与共了。”

    灯笼转了几圈,又飞进了她的储物珠子里,闷闷地传来一句“我还是继续沉睡好了。只有不断升品,主人才可能要我。”

    秦悦料想这照心灯此时除却被关起来的愁苦,还多了一层被抛弃的痛心。叹了一声,道“这种主人,不要也罢。”

    半晌没有声音回应她。

    秦悦喃喃自语“照心灯陷入沉睡了,我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最最凄惨不过的了。”

    她四处走走,心道“原来这座钟是一件困人的道器。元道钟……以‘道’为名,冠以‘元’字,好狂傲的口气。”

    回想起刚刚那个灵力突然消失的瞬间,秦悦既向往又庆幸“化神期修士的手段竟如此神出鬼没,若华殊真想取我的性命,我此刻怕是连尸骨都不剩了。”

    这元道钟和其他困人的道器不一样,待在里面竟然能看清外界的一草一木,甚至能听见流泉击石、鸟鸣花间。华殊说让她在此看山山水水,果真没有骗她。

    只是待在这座钟里面,外界的灵气进不来,而自身的灵力却又被抽得一干二净,断断不可能逃出去,也没有办法修炼。

    但是几天之后,秦悦竟然发现自己的灵力正在一点一点地恢复。不由心头一喜——起码有了灵力,就有了离开这里的可能。

    又过了几天,她体内的灵力终于达到了鼎盛的状态。她心下大安,正想着逃出去的法子,就发现自己的灵力又被抽得一丝不剩。

    如此往复几番,她也算是明白了。这座钟最最消磨人心的,不是幽闭的空间,而是灵力的起起落落。一旦灵力枯竭,便会慢慢地增长回来,给人以希望。但灵力全都回归之后,又会在顷刻间消失,把人的斗志摧毁得彻彻底底。

    幸亏秦悦的心志还不错,没有在灵力的涨涨落落中消沉下去。她坚信,华殊总不可能关她一辈子,过段时日,定会放她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