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归还照心同实弃灯 唤取元道华殊锁钟2

章节目录 归还照心同实弃灯 唤取元道华殊锁钟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唯有一件事秦悦特别不满意,那便是这座元道钟时不时就“铛铛铛”响几声。她原本想,反正在此无所事事,又不能修炼,不如睡上几天。但每每入梦之时,就会被钟声吵醒,睡也睡不安生。

    “华殊真是太会折磨人了……”秦悦在元道钟里走来走去,“怎么还不来放我走。”

    她自感已经在这儿待了十几天,每日除了飞来飞去的野鸟,半只活的妖兽都见不到。天天看着太阳升起,星辰坠落,当真觉得再没有日子像这般乏味的了。

    心态也从最开始的“既来之则安之”,逐渐变成了满腹绝望“会不会有人恰好途经此处,顺手搭救了我?罢了,化神期修士困人的道器,岂是常人能破解的?”

    “子承在镇霄宗,肯定会有人跟他说,这座侧峰去不得了,现下正关了个人。他怎么就不好奇关了谁呢……怎么就不来看一眼呢……”秦悦越想越难受,“罢了,他也不过元婴期,本就敌不过华殊,和我又没有多深的交情,自是不必为了我同他们掌门作对。”

    其实她倒猜中了一星半点。

    那日前来拜见华殊的崇玄,正是孟晏行的嫡传弟子。当时他听见华殊提及“子承”,心里便记下了此事,本想回去便告诉他的师尊,奈何孟晏行刚刚闭关,没让他见到。

    几月之后,孟晏行闭关结束,立刻离开山门,外出游历,归期不定。崇玄只好把这事儿搁置在旁。

    后来过了五六年,孟晏行才回到了宗门。可惜这时崇玄已经忘了这回事儿,一直没跟孟晏行提起。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有一天孟晏行正往那座侧峰上走,恰好被崇玄看见了。后者恍然想起这一遭事儿来,连忙追过去喊住他“师尊,那山峰如今去不得了。

    孟晏行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崇玄。

    崇玄知道他这位师尊不怎么爱说话,但见其眼底隐有询问之意,便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同实掌门在山上关了个女修,已经下令封山,不许人出入。”

    孟晏行微微颔首。

    崇玄继续道“掌门原先想取了那女修的性命,不过说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才只是关着她而已。那女修好大的能耐,竟让掌门祭出了元道钟锁着她。”

    孟晏行重复了一句“看在我的面子上?”

    崇玄一脸肯定“掌门就是这么说的。”

    孟晏行终于问道“哪个女修?”

    “这我倒不知道。从没见过这个女修,她应该不是镇霄宗的弟子。”崇玄回想了一番,“不过她手上拿着掌门的照心灯。”

    “是她……”孟晏行自语道。

    “师尊,此事颇为奇异。那女修本想把照心灯还给同实掌门,但掌门竟说这灯笼不是他的。那灯笼里头的器灵缠着掌门,竟被掌门挥远了。”崇玄压低了声音,“掌门八成是嫌弃照心灯降成了中品,这才不肯认它。人常说,同实掌门薄情寡义,果真不假。”

    孟晏行看了一眼崇玄,淡淡地说道“言多必失。”

    崇玄反应过来,垂首道“是,弟子说错话了。”

    孟晏行沉吟片刻,又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师尊问的是……”

    孟晏行遥望了一眼侧峰的山头,崇玄立马会意,道“五年以前。”

    孟晏行微微点头。

    秦悦已经在元道钟里待了五年多了。

    可她自己根本不能察觉时间的流逝,她觉得现在才过了几个月,最多半年。她已经熟悉了空旷无人的山野,习惯了万籁俱寂的长夜。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单凭自己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也不再痴心妄想有人能来搭救自己。每天听着元道钟声,心思渐渐沉静下来。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日出日落便觉得恢弘壮丽,看月升星绽便觉得深邃渺远。

    她时常会想“元道钟,以道为名,必定有它的道理。久困于此,向道之心反而变得澄澈了许多。”

    孟晏行找到这儿的时候,便见秦悦正盘腿坐着,靠着元道钟睡着了。背影虽说寂寥,但也有说不出的宁远。

    孟晏行心道“道号墨宁,宁之一字,果真没有辜负。此情此景,若换做是旁人,定会焦头烂额,不知所措。偏她神色悠闲,仿佛在此体悟大道长生。”

    又一声庄重的钟声响起,被吵醒的秦悦揉了揉眼睛,突然发现面前站了一个人。她立马清醒了不少,满心以为是华殊来放自己走了,谁知眼前这人竟是孟晏行。

    秦悦有些失望“你怎么来了?你们掌门呢?”

    孟晏行很缓慢地摇了摇头。

    秦悦揣测道“你不知道?”

    孟晏行点了点头。

    “哎,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活生生的人了,你能不能给我好好说话?”

    孟晏行很是诚恳“能。”

    “你们掌门还打算关我多久?”

    “他可能是想关你一辈子。”孟晏行一脸认真。

    秦悦难以置信“关一辈子?他若一直关着我,那这件元道钟道器,岂不是再也不能用了?”

    “那倒不至于。”孟晏行理智地分析道,“华殊化神期,有三千二百年寿命。而你,元婴期,只有一千六百年寿命。他年长你五百多岁,所以即便你寿元耗尽,坐化于元道钟,华殊他还能活一千多年,完全可以再用元道钟与人斗法。”

    秦悦摆摆手“你不必说了。”

    孟晏行又添了一句“况且华殊天资卓绝,有朝一日登临仙渡也是可能的。到时候,更是有成倍的寿元供他消耗,元道钟岂会没有重见天日之机?”

    说完这两句他才收了声。

    秦悦面无表情“你怎么不继续说了?”

    “你不是让我不必说了?”

    秦悦抚额“子承,我知道你平日里为何沉默寡言了。”

    “为何?”

    “因为你说话容易招人恨,什么不好听说什么,怎么不顺心怎么说。”秦悦严肃道,“若遇上脾气不好的,八成会跟你争执起来。”

    孟晏行不明所以,但仍旧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我前几日还在教导弟子言多必失,诚然如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