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长困山间不知寒暑 久习机关莫问春秋2

章节目录 长困山间不知寒暑 久习机关莫问春秋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其实周浩然不过是途经此处,恰好看见秦悦洞府前门大开,心里觉得不对,就走进来看了一眼。不看他还不知道,明惠竟在秦悦的洞府里肆意飞行,还意图带走后者的灵兽。

    为表尊重,修士不可在别人的洞府里驾驭道器飞行。若非事出紧急,断断不可做出如此失礼之举。明惠此番委实过分了些。

    明惠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周浩然了。自从当年角逐掌门之位落败,明惠便一直不太乐意见他。现在碰上了,只感话不投机半句多。

    周浩然单手抱着翡翠,翡翠竟没有挣脱他。明惠看着来气“你把这只沉雪兽给我。”

    沉雪兽抖了一抖,显然听懂了她的话。

    周浩然反问道“墨宁的灵兽,为何要给你?”

    明惠指着翡翠“这本就是我的东西。”

    周浩然自然不会给她。料想这沉雪兽若是留在这儿,难保明惠日后不会再来抢夺,遂道“这只沉雪兽我带走养着了,等墨宁回来再还给她。”

    明惠仍不肯善罢甘休“你凭什么!你能带走,我自然也能带走!”

    周浩然转身离开“凭我是木摇宗的掌门。”

    这话戳中了明惠的痛处,她顿时恼羞成怒“墨宁一个外人,你竟如此偏帮她!”

    “师姐错了,我只是对事不对人。”周浩然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句。

    他走出秦悦洞府的时候还向承影吩咐道“墨宁不爱多事,以后别什么人都迎到洞府里面来。”

    承影看着一脸青黑的明惠,忍住笑应了一声“是”。

    秦悦自是不知她洞府里发生了何事。她听从了孟晏行的建议,闲来无事便研习机关之道。

    她觉得机关比阵法难一些,也不似阵法那般有固定的解法,常有困惑不解之时。每每思路不畅,她的情绪便会变得烦闷不已,心里就会骂一遍华殊“罪魁祸首,胡作非为,都怨你。”

    某日孟晏行来时,就见秦悦一脸咬牙切齿,好奇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秦悦不假思索地答道“想华殊其人阴狠寡情。”

    孟晏行很认真地分析道“寡情是真的,阴狠倒不至于。”

    秦悦敲了敲元道钟“他都把我在这儿关了好几个月,除了你,我再没有见过旁人。他分明就是想让我孤寂而终,如何不是阴狠之人?”

    其实迄今为止,她已被锁在这儿十年有余。不过这里四季如春,她并不能察觉时间的流逝。孟晏行不忍心告诉她实情,只好说“华殊还没回来,你且再等上几个月。”

    “我听说此人天纵奇才,不到六百岁便化神了。想来这世上有得必有失,纵使惊才绝艳,也逃不过时常失忆的命运。”秦悦思及自己如今的处境,又恨恨地骂了一句,“报应。”

    “华殊失忆之事鲜为人知,也从没有典籍记载了他这种状况。”孟晏行揣测道,“或许他用了什么消损记忆的秘法修炼,也未可知。”

    秦悦又恨声道“自作自受,活该。”

    “你这些……你这几个月可有研习机关术?”

    秦悦点了点头“只不过不忍心破解机关。”

    “为何?”

    “一旦破解机关,这个机关便被毁去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能用了,未免可惜。”秦悦悠悠道,“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古世拆分机关的秘法,届时再度研习破解之术,方不负设下机关之人的一片苦心。”

    “原来你是存了这个心思。”孟晏行拿出了一枚玉简,“其实古法拆分之术,我曾有一些设想,全记在这里了。”

    秦悦直勾勾地看着他手中的玉简。

    孟晏行难得笑了笑,把玉简收了回去“等你出了元道钟再给你看。”

    秦悦不开心了,又在心里把华殊痛骂了一遍。

    其实这些天来,她虽然没有对机关术有一种很深的体悟,但已然有了零零星星的玄妙理解。稍微简单一点的机关,她能一眼看出破解的办法。自己着手设置机关更是不在话下。

    说来她还要感谢华殊,若不是他把自己关在这儿,她断不会潜下心来,用这么久的时间钻研五道之中最为晦涩的机关术。

    闲暇之余,她也会想起木摇宗里的那群人。

    不知周浩然有没有找到修补元神的秘法?不知席昭和承影有没有帮忙处理门派琐事?不知叶荷有没有从俗世归来?不知失去小元婴陪伴的翡翠有没有失落难过?

    细细想来,竟有了怀念的意味。

    不过人之于世,虽不至于岁岁漂泊,但也不会永远滞留在同一个地方。终有一日,她会离开木摇宗,离开南域,去追寻更广阔的天地。

    秦悦十年未归,终于让众人察觉到了异常。周浩然先把席昭叫过来问询“你可知墨宁此行去往了何处?”

    席昭道“前辈临行前接到了虔正宗的传讯符,我猜应该是去友宗拜访了。”

    周浩然放下心来。他想“墨宁估计是被启涵叫去的。启涵素来喜欢她,留她在虔正宗住上十年也不足为奇。”

    为求稳妥,他还是遣人去虔正宗探问了一番。结果半月之后,此人前来回禀“墨宁前辈早在十年前便离开了虔正宗。”

    周浩然觉得有些不对“那她去哪儿了?”

    “这……弟子不知。”

    周浩然来回踱步“墨宁并非不告而别之人,她定是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什么人,或者……什么危险。”

    虽然周浩然心中已有了猜测,但连他自己都不信。毕竟秦悦已有了元婴期的修为,遇上危险必定有一搏之力,绝不会束手就擒。

    除非她遇上了化神期的修士。境界之差,自是不敌。

    周浩然思忖着墨宁向来温文良善,怎么可能招惹化神期的前辈?她应是被旁的事绊住了,再过些时日便会归来了。

    周浩然越想越觉得有理,遂不再管秦悦失踪之事。她留下来的灵兽,倒是一直耐心照看着。

    这只沉雪兽个性古怪,不像寻常灵兽那般爱吃丹药。素日里只是喜欢爬上屋檐,晒太阳赏月,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地修炼过,闲散的性子倒跟秦悦一模一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