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顺手牵羊索蓝鲛丹 假言设局问惊风雀1

章节目录 顺手牵羊索蓝鲛丹 假言设局问惊风雀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四章顺手牵羊索蓝鲛丹,假言设局问惊风雀

    周浩然打算闭关冲击元婴中期,但终究放心不下这只沉雪兽。于是挑了不少灵丹妙药放在它跟前,唯恐它闷着,还特意打开了院落里的禁制,以便它随时出入游玩。

    门派琐事自是不能耽误。好在秦悦此前着意栽培过席昭和承影,周浩然便命此二人一同看顾宗门,行远负责统筹。又前后叮嘱了一番,细细吩咐了几句。

    做完这些事后,他才开始了漫长的闭关。

    元婴期修士不会轻易闭关,因为到了这个修为之后,修炼之时会变得越来越忘我。寻常打坐还好,总不会耽误了正事儿。但闭关之时,心思澄净,天人合一,很容易就忘却了时光流逝,物换星移。很多元婴修士一场闭关便是数百年,出关之后,一切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但周浩然闭关结束后,周遭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原本不见踪影的秦悦,也依旧没有归来。

    他觉得事态严重,正欲细查此事,那只沉雪兽便穿过了院子,扑到了他的身上,嚎啕大哭“她说她来回不过半月的时间,不出一个月必定归来。可如今,如今两百年过去了,依旧半个人影也无!”

    闭关不知日月。虽然周浩然知道他这次闭关用了不少时日,但也没想到竟有将近两百年之久。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迈入了元婴中期,而翡翠也升了一个品阶,能够口吐人言了。

    周浩然便问了它两句“你可知墨宁何在?”

    翡翠摇首“她不曾与我拟订灵兽契约,我与她之间没有心念联系。”

    周浩然仔细看了几眼翡翠,发现它的身上果真没有被契约的痕迹,只好叹了一句“墨宁行事真是不同于常人。”

    “我早就知她此行不妥,她还非要去。”翡翠一双翠色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现在好了,人都不见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周浩然听见最后一句,神色终于变得凝重了许多。可秦悦什么东西都没留下,唯独一只灵兽还是没有契约的。即便想追查她的踪迹,也无从下手。

    元道钟里的秦悦还不知道已经过了二百年。

    孟晏行曾说,华殊过几年便会回来。所以她就先入为主,总觉得现在才过了几年而已。自感机关术领悟得还算透彻,遂把掠影琴拿出来,对着空旷寂静的山野弹奏。

    灵力时有时无,时少时多,因而琴声也是时低时高,时而铿锵时而柔婉。

    许久之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为何待在钟里奏琴?”

    秦悦猛然抬头,转身看着来人。

    那人又道“回话。”

    秦悦先见了个礼“晚辈拜见华殊掌门。”

    华殊负手而立,问道“我以往倒没见过你,你是哪一峰的弟子?”

    秦悦怔愣一瞬,心里飘过“天赐良机”四个大字,顷刻间便反应了过来“晚辈并非镇霄宗弟子。贵宗子承长老相邀,晚辈来此做客。”

    “原来是子承请来的。”华殊微微颔首,“那你为何躲在这座钟里?”

    “我……”秦悦偷偷地瞥了一眼华殊,“前辈可知这是什么钟?”

    华殊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嗯?”

    秦悦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便是传说中的元道钟。长处其中,便可促使道心稳固。”

    “当真?”

    “要不前辈进来试试?”

    华殊果真打开了元道钟的禁制,走进来和秦悦站在一起。

    秦悦看着已然开启的禁制,暗喜不已“太好骗了,太好骗了!”

    她本想趁机逃走,但唯恐惹起华殊生疑,心里正盘算着说辞,就听人家说了一句“我途经此处,听见琴声才走过来看看。你很有天分。”

    秦悦很是受用,看了两眼华殊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问道“听说前辈曾经派遣弟子寻找蓝鲛,不知……前辈可有蓝鲛的妖丹?”

    “有。”华殊很利落地回了一句。

    秦悦大喜过望“那前辈可否卖我一颗?”

    “你既是子承的旧识,我便给他一个面子。”华殊拿出几只妖丹,“你挑吧。”

    秦悦心道原来孟晏行的面子这么大,好在方才就把他的名号祭了出来。

    看着华殊手上的妖丹,她也不贪心,就拿了一个六品的。接着递给他一个乾坤袋,道“灵石。”

    华殊也没打开来看,就直接收入囊中。

    秦悦打算告辞,忽见华殊袖中飞出了一只雀鸟,辨认了一会儿,问道“前辈这只灵雀可是惊风雀?”

    华殊点头“这灵雀识路的本领不错,适合带去宝地探路。”

    秦悦看着这只惊风雀,目露深思。

    华殊见她目光一直停在自己的惊风雀上,反问道“怎么?你还想买这只灵雀?”

    “不敢。”秦悦摇了摇头,视线依旧没有离开惊风雀半分。

    “那你一直看它作甚?”

    “前辈有所不知,我有一个至交好友,素来欢喜惊风雀,但这种灵兽是天上飞的,实在太难捕获了。”秦悦斟酌着词句,“不想前辈竟有一只,真是难得。”

    华殊听出了几分意思“你想为你那至交好友,讨要这只雀鸟?”

    秦悦故作惊恐,连连摆手“前辈的东西,我怎可随意拿取?前辈莫要开我的玩笑了。”

    然后她放软了语气,支支吾吾地说“若是,若是前辈愿意把这只惊风雀借给我那位好友一看,给她见一见世面,增一增见识,不日便归还于前辈,这岂不是皆大欢喜,两全其美?”

    华殊没有回答。

    秦悦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继续道“我不是镇霄宗的弟子,但我听说这个宗派的掌门华殊道君,是个顶顶惊才绝艳的人物,为人又宅心仁厚,必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小小的恳求。”

    华殊露出了一点笑意“你这般伶牙俐齿,倒像我先前见过的一个女修。”

    秦悦心头一跳。

    华殊摇了摇头,接着说“可惜我已经忘了她长什么模样。”

    秦悦语重心长道“忘了好,忘了好啊。前辈贵为掌门,自不必为不相干的人事费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