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奉挽青拜求掌门徒 诉玉笺遗留未尽恨1

章节目录 奉挽青拜求掌门徒 诉玉笺遗留未尽恨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章奉挽青拜求掌门徒,诉玉笺遗留未尽恨

    秦悦带着一个随身药园回到了木摇宗,颇感心满意足。一进洞府,就听席昭道“前辈可回来了,齐平师侄一直在等你。”

    “齐平?”秦悦想了想他的身份,“他怎么来了?”

    席昭走近两步,小声道“前辈先前一直在闭关,自是有所不知。明惠道君她……陨落了。”

    秦悦神色淡然“果真?”

    “千真万确。”席昭答道,“齐平师侄一直在明惠道君府中侍奉,如今明惠道君身陨,晚辈以为,他已是无枝可依,这才来拜见前辈寻求倚仗。”

    秦悦微微点头,朝里面走去。

    齐平一直在等她回来,一看见她,就迎上来行礼,道“晚辈齐平,特来向前辈贺喜。”

    秦悦悠悠问道“何喜之有?”

    “明惠道君已然陨落,前辈的眼中钉已不在了。”齐平看了几眼秦悦,“这如何不是一大喜事?”

    秦悦浅浅笑道“我可没把明惠当成眼中钉。她陨落了你最高兴才是吧。”

    齐平注视着秦悦“前辈适才听闻明惠道君陨落之时,似是毫不意外。”

    秦悦坦然道“我进来之前,席昭已同我说过了这事。再听你讲一遍,自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可明惠道君陨落得很是突然,前辈就不好奇她的死因吗?”齐平望着秦悦的眼睛,似是想猜透她的心思。

    秦悦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哦?元婴期修士不明不白地陨落了,这其中的缘由你竟然知晓?说来听听。”

    齐平连连摆手“前辈可别这么说,明惠道君之死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我没说她的陨落和你有关系啊。”秦悦无辜地摊手,“倒是你言语间似乎在试探我……有无参与此事。”

    齐平笑了笑“前辈磊落之人,怎么会做出暗害明惠道君之事?此事与你我都没关联,而是同实道君下的手。”

    秦悦念叨了一句“同实……”

    “前辈可知同实道君何许人也?他是镇霄宗的掌门,道号华殊,已有化神期的修为,灭杀明惠道君轻而易举。”齐平道,“只是没想到他真的会对明惠道君下手,丝毫不顾先任周掌门的脸面。”

    “那想来,也是明惠招惹他了。”秦悦淡淡说道。

    “前辈猜的不错。本是明惠道君击杀了同实掌门送来的一只惊风雀,同实掌门为了给灵兽报仇,这才取了明惠道君的性命。”齐平娓娓道来,“这事发生在外,当时只有晚辈一人跟着明惠道君,除了我,没人知道是同实掌门做的。”

    “你目睹了一切,华殊竟能容你活到现在?”

    “他修为摆在那里,我哪敢同他作对?他也不屑把我放在眼里。”

    “那真是可怜了明惠。”秦悦也没想到华殊竟会直接下杀手,她本以为明惠顶多像自己一样,被华殊关上几百年而已。她想起记忆中明惠乖张狠戾的容颜,,幽幽叹了一句“华殊还挺喜欢他的惊风雀的。”

    “那倒也不是。同实掌门本也没想灭杀明惠道君,只想收了她的本命法宝,以示惩戒。”齐平回忆着当时的情形,“但明惠道君起先并不知道那只惊风雀是他的,见他意图毁去自己的本命法宝,只当他是仗着修为高便随意欺凌世人,一时气急才骂了同实掌门几句,这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秦悦很是好奇“她骂华殊什么了?”她自己也骂过华殊好几次,到现在都活得好好的。

    “她说同实道君华而不实,徒有其名。”齐平道,“华而不实这四个字,刚好嵌进了同实道君的道号和尊号,犯了忌讳,他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原来如此。本是她性情张扬,自作孽,不可活。”秦悦感慨道。

    “也怪同实道君遣人送来惊风雀的时候,没有报上名号,不然明惠道君岂敢灭杀他的灵兽?后来才知晓这灵雀是何人所有,可惜为时已晚。”

    “以往还不知有多少惊风雀折在她手里了,现今才得了果报。”秦悦摇首叹息,又问,“此事就你一人知晓?”

    “我昨日已经禀报给了掌门。此事就你我和他三人知晓。”

    秦悦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时齐平走上前,拜了一拜,“其实我今日前来拜见前辈,另有一事相求。”

    秦悦微微挑眉“何事?”

    “我想拜入周浩然掌门的门下,参悟大道,侍奉左右。”

    秦悦一听就明白了过来“你想当掌门首徒?好志气。”

    “晚辈不敢。晚辈自知身份低微,资质平庸,无法成为掌门的嫡传弟子。晚辈只希望能有个入室弟子的身份,偶尔能得掌门两句提点便好。”

    “你昨日去见他,这么不和他提及此事?”

    “当时掌门听了明惠道君之事,神情悠远,若有所思。晚辈不敢多加打扰,便先行告退了。”齐平解释道,“晚辈心想,此事若有墨宁前辈相助,必会事半功倍。”

    秦悦笑而不语。

    齐平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下去“晚辈听说掌门与前辈私交甚笃,所以冒昧前来拜求。若前辈开口,此事或有一二可能。”

    秦悦摇了摇头“那可未必。你们周掌门至今没有收徒,应该是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他若不愿,我说几句话岂能劝动他?”

    “话虽如此,还要劳烦前辈替我说几句好话。”齐平一脸恳切。

    秦悦应允了“自然。”

    齐平拿出一把长剑奉与秦悦“听说前辈养了一只沉雪兽,这便是与之相克的挽青剑,为明惠道君遗留之物。前辈若不嫌弃,就收下吧,权当晚辈的一片心意。”

    秦悦自然不会拒绝“你倒是得了明惠不少好东西。”

    “同实掌门看不上明惠道君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取走,结果全都便宜了晚辈。”齐平不自然地笑了笑,“前辈还有什么中意的?我再给前辈送来。”

    “不必了,挽青剑足矣。”

    齐平松了口气。明惠修至元婴期,身边有不少稀世珍宝。他唯恐秦悦真的看中了什么,他不得不忍痛割爱。现在听秦悦这么说,他顿时心安了不少,又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一句“那此事……还要劳烦前辈周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