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奉挽青拜求掌门徒 诉玉笺遗留未尽恨2

章节目录 奉挽青拜求掌门徒 诉玉笺遗留未尽恨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之所以没有索要他物,是因为她觉得周浩然不会收齐平为徒。她平白拿人家的东西,自是万分不妥。至于挽青剑,她很早之前就想寻来,如今送到了眼前,她自然不会拒绝。

    她让齐平先回去,还道“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遣人告知于你。”

    “那就有劳前辈费心了。对了,明惠道君还留下一张玉笺,上面提及了前辈,前辈可有兴趣一观?”

    秦悦点了点头“拿给我看看。”

    齐平递过来一张玉笺“晚辈当初对明惠道君恨之入骨,一直想取她的性命,奈何能力低微,只好作罢。晚辈曾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如今可算是印证了。”

    秦悦勾了勾嘴角“你竟敢说华殊是恶人?”

    “我就只敢在前辈面前这么说说,前辈可别说出去,若是传到了华殊道君的耳朵里,我定会被他一并结果了。”

    秦悦想了想,很是真诚地说了一句“没准儿他心情好,不取你的性命,只是把你关一辈子而已。”

    “我修仙数百年,若被关上一辈子,此生再不能寻仙问道,那岂不是生不如死?我倒宁愿他一招把我灭杀了,好过庸庸无为,度日如年。”

    秦悦微微颔首“荒废年华,碌碌一生,确实不该。”齐平的向道之心倒是坚定。

    齐平见秦悦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来意,便不再多做停留“前辈若没有旁的事,那晚辈就先告退了。”

    “你去吧。”秦悦看着他走远,而后细细读过明惠留下来的玉笺。

    这张玉笺应是明惠亲笔所写,记载了许多她的日常琐事。确实有不少地方提及了秦悦,诸如“今遇一女修,手持掠影琴。本欲杀之取琴,奈何不知其究竟。后细察之,原非木摇弟子,而为门外之人,道号墨宁。”

    “今日门内大比,本可击杀墨宁,不想为敬卢长老所阻,深以为憾。”

    “墨宁其人,为我心腹大患也。日思夜想,不得取之性命,已碍道心。然此事尚需从长计议,不可妄为。”

    “施计未果,反失沉雪一兽,且悔且恨。于无人之处吐血三升,灵力大减。”

    “墨宁两百余年未曾现身,恐已陨落于山外。不得亲手杀之,大恨。”

    “渐忘墨宁之事,道心复又稳固。”

    “今日闻听,墨宁归来,完好无损,遂无心修炼,所念所想者,唯何以手刃之,以大慰吾心。”

    秦悦一一览遍这些文字,觉得明惠竟把自己当成了心魔。若是不能亲自取她的性命,明惠便会道心受阻,修为停滞。

    “难怪她那般敌视我,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秦悦摇了摇头,“她若不想办法把我灭杀了,怕是此生都不得进阶。好在华殊解决了她,不然我还不知要避让她到何时。”

    当初秦悦看见华殊袖子里飞出来的惊风雀,便大胆设下了这个计谋。她想,明惠是记仇之人,见惊风雀必定杀之。而华殊也是记仇之人,旁人毁了他的灵兽,他不会不还手。她一直想借旁人的手打击明惠,华殊实在是一个十分适宜的选择。

    她也曾考虑过,华殊这个人的记性不好,难保会忘了他有一只惊风雀。但再转念一想,他若记得,自不会轻易放过明惠;他若忘记,那自己便害他损失了一只灵兽,也算是略微偿还了自己待在元道钟里两百余年的苦楚。

    反正此事与她无涉。华殊当年让她把惊风雀带给明惠,她还特意婉拒,转而让华殊自己遣人送来。这件事,她早已撇得干干净净。两虎相争,伤得究竟是谁,她等着看热闹就行。

    只是没想到,明惠竟然就这么陨落了。也不知是她秦悦暗中设计的缘故,还是明惠自己积下的因果。

    秦悦本想把这事抛之脑后,但她去见周浩然的时候又提及了一次。

    周浩然问“明惠之死,你可知晓?”

    秦悦照实回答“今日齐平已同我细说了。”

    “明惠为华殊所杀,而你此前又恰好被华殊关了两百多年。你若说这事儿和你没关系,我可不信。”

    “你信不信都无妨,贵宗各位长老不觉得蹊跷就行了。”秦悦自感此事滴水不漏,“我先前失踪了那么久,回来以后就立马闭关。明惠陨落的消息都是别人告诉我的,实在没有什么破绽可寻。”

    “你还真信任我,我好歹也是木摇宗的掌门,怎能坐视门中元婴期的弟子平白无故地陨落了?”

    秦悦心不在焉地听着“那你找华殊算账去,顺便为我受困二百年之事报仇。对了,周掌门,有人想当你的首徒。”

    “我没打算收徒。”周浩然笑道,“是谁想拜到我门下?都求到你这儿来了。”

    “就是昨日来拜见你的齐平。”

    周浩然了然“难怪。明惠已死,他确然没有依托了。”

    秦悦心道,他本就没把明惠当成依托,还一直存着灭杀明惠的心思。

    周浩然又道“不过我不收徒,他怕是要失望了。”

    “我就猜你不会收徒,也没敢承诺他什么。”秦悦一笑,“那你看看可有合适的人做他的师尊?给他挑个师承吧。”

    周浩然斟酌了片刻“就……行远吧。你以为如何?”

    “行远?我前两年回山,刚好看见了他,已经结丹后期了。”秦悦很是赞赏,“想来再过一两百年,他便可结婴了。”

    “你觉得可以就行。不过也要行远自己应允才好,你先去问问他的意思。”

    秦悦道“好”,随后便去找了行远。

    行远没想到秦悦会找上他的洞府,十分疑惑地出来迎接“前辈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吩咐?”自从席昭和承影陪伴秦悦身侧,秦悦就很少找行远做事了。因而行远此时有些猜不透她的来意。

    秦悦也知道,在行远、席昭、承影三人之中,行远处事最最圆滑。是以她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奔目的“有个名唤齐平的弟子,资质一般,但道心还算坚定。我想让他拜到你的门下,你觉得怎么样?”

    行远果然很给她面子“晚辈正缺一个弟子继承道统,前辈果真考虑周详。”

    秦悦笑了一笑,又遣席昭去跟齐平说明此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