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览地图恶蛟恰缠身 诉巧言小妖偏纵囚1

章节目录 览地图恶蛟恰缠身 诉巧言小妖偏纵囚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章览地图恶蛟恰缠身,诉巧言小妖偏纵囚

    三天之后,那只小蛟果然出现了,抓着一张玉笺,道“这便是禹海地图。”

    秦悦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眼,大概的路线已经印进了她的脑海。

    小蛟道“你答应带我一起走的,你可不能失信。”

    秦悦正想着如何婉拒,便听见一个蛮横的声音喝道“你是谁!”

    秦悦慌忙抬头,就见一个化形海兽走了过来,头上还有一个兽角,应该也是一只恶蛟。修为自然不差,相当于人修的化神期。

    秦悦见风使舵,立马谦恭道“晚辈途经此处,不想惊扰了两位。我这就走,这就走。”

    她一边说,一边运起避水珠悄悄后退,打算趁其不备,逃之夭夭。

    那恶蛟自然不会容她避走,喊道“你站住!”

    秦悦没有理会,依旧不动声色地往后退。

    那只恶蛟追了上来,质问道“你打算把我的孩子带到哪儿去?你说清楚!”

    “你说这只小蛟是你的孩子?”秦悦的眼光在这一人一蛟中扫来扫去。

    化形的恶蛟揽住了小蛟,道“自然。”

    小蛟乖乖巧巧地唤了句“母亲。”

    “我和你孩子……今天头一次见,头一次见。”秦悦一边说,一边对小蛟眨了眨眼睛。

    她说这只小蛟缺心眼儿,果真没有说错。它没有看懂她的示意,还游回来一脸好奇地问“我们不是三天前才见过一面?你不认得我啦?”

    秦悦偷偷地瞥了一眼化形恶蛟,抵死不认“你我何时见过面?你记错了。”

    小蛟不信“可你刚刚还在看我拿来的地图,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好你个人修,竟欺负我的孩子天真单纯,哄骗它把族中绘制的地图拿来给你看!”化形恶蛟二话不说,迅速地移到了秦悦身前,瞬息之间便放出了法术。

    小蛟骤然听见“人修”二字,当下便怔住了,就看着母亲不断对着秦悦出招。

    秦悦只顾着躲闪,间或解释几句“我没想伤害它,真的。不信你让我立马离开这儿,我保证不回来同这小蛟碰面。”

    “你们人修素来狡诈,惯会使阴谋诡计。想让我信你?门儿都没有!”化形恶蛟恶狠狠地说,法术威力半分未减。

    秦悦欲哭无泪,只好拼尽全力抵挡。一时之间,海底全是各式法宝道器的光芒。

    就在此时,化形恶蛟突然停住手,直勾勾地看着她手上的羽扇。片刻之后,继续和秦悦缠斗起来,大声斥责“你还说你不想伤害我的孩子!你这把扇子上的扇骨就是用七品恶蛟的兽骨所制!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

    “我,我这把羽扇是师长所赠,不是我亲自炼制的。”秦悦欲哭无泪,“要不我把扇子给你,你放我一条生路?”

    “哼,现在倒想活命了?晚了!”

    这只恶蛟化出本体,甩了一下尾巴,秦悦的脖子立马被捆得严严实实,气都喘不过来。

    秦悦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有话好好说,别……别动手。”

    然后她就感觉恶蛟收紧了尾巴,像是想把她活活勒死。

    秦悦伸长了脖子挣扎着,心里盘算着从一个化神期海兽手下逃脱的可能性。

    数息之后,她脖子上的尾巴蓦地一松,转而捆住她的身体。化形恶蛟似在自言自语“族中之人还没怎么见过人修,把你带回去给他们看看,也好长长见识。”

    秦悦喘了口气,心道“看来是要被当成大猩猩围观了……罢了,能活下来就好。不濒临死亡,还不知生命之可贵。”

    谁知恶蛟又道“等他们看够了,再杀你也不迟。”

    秦悦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心里闪过无数种逃脱的方法,但觉得个个都行不通。

    化形恶蛟就这么捆着她游走了,那只小蛟跟了上来,表情依旧呆呆愣愣的。秦悦看了后者许久,默念道“只好……再利用你一次了。”

    待她深入恶蛟族中之时,就被小蛟的母亲关在了一个结界里。大家围了上来,个个新奇不已,嘈杂的议论声飘进了她的耳朵。

    诸如“你看她脑袋圆圆的,没有生出一个角。”

    “她是一个人修,又不是化形的蛟族,怎么会有兽角?”

    又如“人修都是如此美貌的吗?她生得比族中化形的长老都要耐看。”

    “可人修奸猾至极,纵使容貌姣好,也只是徒有皮囊罢了。”

    再如“听说人修有一种叫‘灵根’的东西,还有一种叫‘元婴’的东西,据说吃了能大补呢,抵得上几百年修炼的妖力。”

    “那这个人修一定是留着给我们分吃的。”

    秦悦打了个寒颤,在一群恶蛟中找到了那只小蛟,定定地看着它。

    刚好小蛟也在看着她。它没有跟着其他恶蛟一道对秦悦评头论足,而是直直地望着她,眼神里有着许多迷惘和不解。

    秦悦微微阖上眼眸,再睁开时,眼底多了一份痛心和难以言说的苦楚。

    小蛟看着一怔,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而后犹豫了一下,又游上前,和她对望着。

    大家看够了热闹,渐渐散去了,唯独小蛟留在了这儿。

    秦悦哑着声音开口“你怎么不走?”

    小蛟察觉出了异常“你的声音怎么了?”

    秦悦把脸转过去,面无表情道“与你何干。”

    “你是不是难过得哭了?”小蛟猜着始末,“曾经族中有个姐姐痛哭了一场,声音便是这般沙哑的。你一定是因为被母亲关在这儿,无法离开,才伤心流泪的吧。”

    “我难过,和被迫留在这里无关。”秦悦哽咽道,“我承认,我当初没有告诉你我是个人修,是我的错。可我知道,海兽和人修势同水火,我害怕我告诉你事实,你会喊人来捉住我,我害怕你再也不信任我,害怕你对我深恶痛绝。”

    “我,我不会……”小蛟急急忙忙地解释。

    “所以我难过,不过是因为你终于知道了真相,再也不要理会我了而已。”秦悦的眼泪融进了海水,“就如方才一般,你就看着那些恶蛟对我指指点点,也不为我说句好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