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坠镜湖前尘尽忘却 入佛门往事皆成空1

章节目录 坠镜湖前尘尽忘却 入佛门往事皆成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十五章坠镜湖前尘尽忘却,入佛门往事皆成空

    万里无云,湖光千顷。

    这是城郊最广阔的湖泊,名为静湖。盖因湖面常年风平浪静,不见波澜,故有此名。

    此时此刻,平静的湖面上正飘着一片衣角。一位手握佛珠的老者行经此处,摇了摇首“罪过罪过,也不知是谁溺水而亡了。也罢,老衲就日行一善,把这人的尸首捞出来埋了。”

    这位老者划着一叶扁舟,渐渐来到了湖心。他拿出了一张渔网,把溺水之人网住,再慢慢划着小舟到了岸边。

    他虽然垂垂老矣,但身体还算康健,拉一个壮汉上岸不算难事。更何况这人体态轻盈,是个纤弱的女子。

    这女子也是个可怜人。这些天来,春寒料峭,乍暖还寒,静湖的水可谓冰寒刺骨。这个女子却穿得很是单薄,也不知在水中冻了多久。这便也罢了,这个女子身着的下裙还沾满了血迹,原是她的两只膝盖都被刀剑洞穿了,此刻还在不住地往外淌血。

    “作孽啊,是谁这般心狠手辣,竟对一个弱质女流下此毒手。”老者连连叹息。

    他正打算去哪儿寻个板车,把这女子拖走,找个稳妥的地方埋了,就见她敛眉微颦,似是一息尚存。

    老者犹不敢置信,伸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果然察觉到了微弱绵长的呼吸。

    “受了这么重的伤,竟还能活下来,想必是佛祖保佑。”这个女子虽然还活着,但老者估摸着,她八成是活不久了。此时此刻,已然垂死,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但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他也不会任由女子自生自灭。最终寻了个庵房把她安放好,摘了些草药给她养伤。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女子一直没有醒过来,但膝上的伤口竟然渐渐愈合了。

    这些草药断没有这么大的疗效,这女子的伤口不知怎么就养好了,仿佛她的体内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一直在调养着她的身体。

    老者自言自语“我本以为这伤是治不好了,没想到她竟能这么快养好,也是个福大命大的。只是伤及了关节,醒了以后怕是再也不能走路了。”.

    他才念叨完,就见这女子睫毛微颤,而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闭眸之时尚没有什么出奇,此刻睁了眼,整张脸都变得鲜活灵动起来。尤其是一双眸子,在眉心一朵红莲的映衬之下,仿若朗星。

    她慢慢地坐起来,半靠在墙上,转着眼睛望向四周,神色竟有着孩童般的不知所措“这是……哪儿?”

    老者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你总算是醒了。你被人伤了膝盖扔进了静湖,老衲恰好路过,就顺手搭救了一把。”

    女子喃喃道“镜湖?好生耳熟!定是个有意思的好去处。”

    “只是你如今不能走路了,这后半辈子……唉。”老者长叹一声,心中很是惋惜——这般姿容姝丽的年轻女子,往后竟要形同废人了。

    “不能走路?”女子愣愣地应了一句,而后翻下干草铺就的矮榻,试着走了几步。她行走得很是自如,竟像是不曾受过膝伤。

    老者瞠目,看了一会儿,连连点头“善哉善哉,佛祖保佑。”

    接着又说“既然你自己能走了,那就快去寻你的家人吧。”

    女子原本在房中走来走去,听见声音才回头,眼中划过茫然“家人……什么家人?我不记得了。”

    老者一怔。这女子看着也是个大姑娘,言谈举止竟像是个痴傻幼童。

    “那你叫什么名字?”老者只好再次问询道。心想,把这姑娘的名字拿到城中去问一问,兴许就能找到她的亲友了。

    而女子只是无措地摇首“我也不知我叫什么名字。”

    “你不知你的名字?”老者怀疑自己年迈耳背,听错了。

    女子重复了一遍“姓甚名谁,我自己确然一无所知。”

    她顿了顿,又道“过往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

    老者微微颔首。他大体明白了过来,估计这女子沉入静湖的时候撞到了水底的乱石,把脑袋给撞坏了。现今已然没有了过往的记忆。

    女子一直在四处张望,忽然瞥见墙角有一把堆满灰尘的琴。她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把琴抱了起来。

    这把琴已然残破不堪,琴弦也断了两根。女子拂去琴身上面厚厚的积灰,信手拨了拨琴弦。

    古朴的曲调响起,老者微讶“你还会奏琴?”她莫不是哪户人家娇养出来的女公子?

    “我也不知。”女子摇着头,“仿佛生来就会弹奏一般。”

    “可惜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老者长叹,“如今是去是留,你就自己决定吧。”

    女子目露好奇“去又如何?留又如何?”

    老者数着手上的佛珠“去,自然是去寻你的亲友,继续过那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而留,就是皈依佛门,往后再不能穿金戴银,再没有富贵荣华,只可长伴幽幽青灯。”

    女子思忖了片刻,心想“左右我现在想不起往事,倘若真的离开,也不知应当何去何从。倒不如留在此间,随这老僧学些佛家箴言。毕竟他救了我一命,我也不能就此一走了之。”

    于是她拜了拜,道“佛法无边,我愿意留下来。”

    其实老者私心里很希望女子选择留下,如此他便后继有人,有了传承。但他又觉得自己不能诱骗这姑娘拜入佛门,耽误人家一辈子,所以有意把留下之后的情形说得万分险恶。此刻听了女子的答复,不由露出笑意“我一介僧人,倘若真要收留你,必定会收你为女弟子,教授佛法要义。你可愿意?”

    女子重重点头“愿意。”

    “好,好!”老者道,“人称我为寂化法师,你若不嫌弃,便是我寂化头一个入室弟子。”

    女子想了想,跪下顿首“承蒙师父不弃。”

    寂化思量了一番,又道“我看你目如星辰,又精通音律,往后就取法号为‘辰音’,可好?”

    女子再拜“辰音叩见师父,多谢师父收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