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陈前情恰遂净忧意 证往事亦合知谦心1

章节目录 陈前情恰遂净忧意 证往事亦合知谦心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srp>第一百十九章陈前情恰遂净忧意,证往事亦合知谦心

    那个男修离她们不近,堪堪要飞走了。网辰音见他穿着观宗的道袍,且有结丹初期的修为,电光火石之间便下定了决心,扯着嗓子大喊“师姐,我们一同拜入观宗,你当真一点同门情谊也不顾,要置我于死地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用上了灵力,声音传得极远。远处那个男修听见了,果然停下了脚步。

    陈茵轻哼“你现在倒会叫我一声师姐了。我告诉你,事到如今,你再如何讨好我都没有用。”

    辰音微微垂首,心里开始了几度思量“陈家在观宗扎根极深,难保这个结丹期男修不是陈氏的附庸。别到时候非但没有解救我,还和陈茵联手,把我给灭杀了。”

    但她又想,这男修既然已经停下了脚步,想必对此同门相杀之事是有些在意的。倘若他与陈家没有瓜葛,正好可以为此事做个见证。结丹期的修为,也不至于受陈家长老的权势所迫,胡乱搬弄是非。

    辰音狠下心肠,暗道“不如赌一把。左右我想不起来过去种种,寂化师父又已然长辞于世,我无牵无挂,身无长物,只剩下一条性命罢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再抬首时,她的眼中尽是不敢置信“师姐,我素日里一直以为,你我二人同时同日拜入了宗门,还住过同一间洞府,情分自与旁人不同。没想到,没想到你会罔顾门规,对我下杀手”

    陈茵一脸不耐烦“门规我不是说过了,门规之于我,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辰音不经意地往那个男修的方向扫了一眼,发现他虽然停下了,但并没有往这儿飞,只远远地待在那儿,像是在看热闹。

    辰音抿了抿唇,突然运起灵力飞走,飞往的正是那个男修的所在之处。陈茵反应慢了一拍,她飞远了才追上去,一边追赶一边叫嚣“你还敢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儿去”

    辰音直接奔着那个男修飞过去,那男修又不傻子,自然知道她在朝自己飞来。他不愿多生是非,本想转身离开,但听辰音大喊了一声“别走”命令的语气颇为强硬,他听了一愣,竟不自觉地止住了脚步。

    辰音飞近,小声说了一句“辰音失礼,还望前辈莫怪。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柳知谦。”男修懒洋洋地应了一句。自恃修为高深,自然不怕报上名号。

    辰音估摸着那陈茵快追上来了,连忙朝着男修拜了一拜“今日晚辈逢难,幸有柳伯父途径此处,略施援手,感激不尽。来日必定结草衔环,报答伯父恩情。”

    柳知谦虽有结丹期的修为,但看上去还是个年轻男子。听见这一连两个“伯父”,嘴角抽了又抽。

    陈茵来时正好听见这一句,便也知此二人是旧日相识。她自是不会同一个看不出修为的人作对,瞪了辰音一眼,转身飞远。心里暗恨不已“辰音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正好让她碰见一个长辈庇护她。”

    后来她又细细一想“不对啊,那人穿着观宗的服饰,若与辰音相识,那以往怎么没见他来看望辰音这里面莫不是有什么蹊跷”

    旋即她摇了摇首“再有什么蹊跷,我也错失了灭杀辰音的良机。罢了,日后再说吧。”

    另一边的辰音拂了拂衣袖,对柳知谦道“前辈可以走了。”

    柳知谦正打算离开,听见这话却停住了脚步,心想“这个女修方才让我别走,我就停下了。现在她又让我走,竟把我当成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之人。我若就此离开,岂不是大失脸面”

    于是他就待在半空中,对着辰音挥了挥手“你先走便是。”

    辰音自是不知他的心思,也不想多加揣测,闻言只道“那晚辈先行一步,前辈自便。”

    说完她便往观宗山门飞去,没飞多远就折了回来。

    柳知谦还未离开,挑眉问道“你又回来作甚”

    “方才意图灭杀我之人,乃是陈远长老的孙女陈茵,素来蛮横,教我备受欺凌。”辰音一脸恳切,“晚辈唯恐现在回去,又被她在半路上拦下了,所以,所以”

    辰音犹犹豫豫的,似是不敢把话说完。

    “所以什么”柳知谦看她“所以”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很是不耐地问道。

    辰音忙道“所以晚辈斗胆,想请前辈送我一程。”

    她这番说辞倒不是真的为了柳知谦的护送,而是为了坐实陈茵残害同门之事罢了。倘若柳知谦答应送她一程,自然是再好不过。倘若他不肯,那也无妨。

    柳知谦轻声念着“陈远长老陈茵。”而后忽的笑了一笑“也好,我应允你便是。”

    两人回到观宗后,便听见里面热热闹闹的,像是在举办什么庆典。辰音好奇“这是在干什么”

    柳知谦看了她一眼,叫来了一个弟子,问道“怎么这般喧闹”

    那人答道“师叔有所不知。月前陈进长老回山,打算包揽门中琐事,今日便是掌门授予他印玺的日子。现在正在举办大典,师叔可要去观礼”

    柳知谦微愕“什么印玺”

    那个弟子答道“掌门印玺。”

    辰音很是疑惑“怎么会是掌门印玺掌门印不是历来都为掌门一人所有,不能转赠他人的吗”

    那个弟子不认得辰音,还当她是门外的散修,来探访柳知谦而已。听她问了这么两句,便打量了她几眼,好心提醒道“掌门自有掌门的道理,这位道友千万别胡乱打听,免得招来了杀身之祸。”

    辰音不明所以“怎么会有杀身之祸”

    那个弟子避而不答,朝柳知谦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辰音小声嘟囔“话说一半留一半,没见过这么吊人胃口的。”

    “你没听说过言多必失”柳知谦冷笑,“况且权位之争,何其隐秘又怎么能轻易说出口”

    辰音听得里雾里“你倒是讲清楚些。”

    柳知谦似笑非笑“我去看看热闹。”

    辰音跟了上去,和他一起往前走,状似无意地问道“我来观宗后便时常听闻,这个宗派,是陈氏一家的天下。不知门中弟子是否人人都对陈家心怀敬畏”

    “那倒也未必。”柳知谦见她跟了上来,倒也没拦着她,还心情颇好地回了她的话。

    辰音缓缓抬眸,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那你呢,你是否畏惧陈家的权势”

    “自然不会。”柳知谦对上她的双眸,只觉得自己的心思全被这个女修看透了。他心里觉得奇异这女修不过炼气二层,看着年纪轻轻,何来那般通透的眼神还自带了一股无形的威压,仿佛比他的修为还要高一个境界。

    “为何不会”辰音又问。

    “我若是畏惧他们家,我便不配姓柳了。”柳知谦慢慢答道,“柳陈两家,有些纠葛,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总之他们不会饶恕我,我也不可放过他们。”

    说到后面,他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辰音微微一笑“我有个小忙,想请你帮我一帮。”

    “什么”

    辰音望向举办授印大典的地方,那儿人声嘈杂,几乎合宗弟子都聚集在了此处。她神态悠闲地走了过去,淡轻地说了一句“待会儿你便知道了。”

    观宗的掌门是个垂垂老矣的长者,道号净忧,正是元婴后期,与陈进的修为不相上下。他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聚了过来,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

    陈进就在他旁边,看着他拿在手上的印玺,笑道“师兄当年继任掌门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这位掌门虽然修为与陈进相当,但他看似极为年迈,应是寿元不足了。陈进虽然也有老相,但他精神矍铄,又即将取得掌门印,行掌门权,自是无限春得意。

    净忧掌门老眼微阖“我自然不会想到,你会逼迫我交出掌门印玺。”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又和众人隔开了一段距离,兼而修为高深,所以没人知道他们二人在聊些什么,只看见陈进笑意难掩,掌门满面欣慰。

    陈进闻言,神色半分未变“我只是看师兄寿元将尽,想替师兄看管宗门罢了。”

    “真是劳你费心。”净忧冷哼了一声,“我的确没有多久的寿命了,但你记着,以你的天资,断没有化神的可能,你坐化也是迟早的事。”

    “师兄这话就错了,这世上天资不出众的人多了去了,其中也不乏登临化神之辈啊。”陈进皮笑肉不笑,“趁现在大家都在这儿,师兄还是快点把掌门印玺给我吧。”

    净忧握紧手中的印玺,环视着四周,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道“本座师弟陈进,为人宽厚德义。师尊在世之时,他便时常侍奉左右。此后身为长老,更是护佑着一宗弟子。今日,本座将这掌门印玺”

    他还未说完,忽见一个女修穿过人群闯了过来,径直跑到他们二人面前跪下,道“今日合宗弟子在此,我有一事,还请掌门为我做主”

    净忧神色和煦,问道“你有何事,尽管说来。”

    陈进看着他不经意间把掌门印收了回去,顿时神色一变。再看着地上跪着的辰音,心道“这是何时招进的女弟子竟来坏我的好事”

    辰音抬首,满眼畏惧地看着陈进“弟子弟子不敢说。”

    净忧瞥了一眼陈进,露出了一个笑容“无妨,你只管说,本座定会秉公处置。”

    “敢问掌门,若蓄意杀害同门,应当如何处置”辰音大声问道。

    众人原本在等净忧交授掌门印玺,突然出了这个变故,都有些不知所措。四下顿时安静了不少,辰音和净忧之间的对话也被众人听了个明白。

    净忧答道“依照门规,若其人得逞,便以性命相抵。若其人未遂,便遣入侧峰山洞之中,面壁思过百年之后,赶出宗门。”

    净忧看着辰音,心想“这个女修刚刚颇为畏惧地看了一眼陈进,莫非是陈进意图杀害她她倒是聪明,懂得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免得我徇私袒护。”

    若是陈进净忧看着众人,又添上一句“不论此人是何身份,是何修为,都要如此处置。”

    辰音顿首,而后慢慢抬头,声泪俱下“弟子几个月前离开宗门,回来的路上竟被竟被陈茵师姐截下。她她想杀我,她想杀我弟子与她周旋良久,才侥幸逃脱。还请掌门为弟子做主,给我一个公道”

    净忧还未说话,陈进就道“你说我家茵儿害你,有何证据”

    “我,我”辰音一副无措的模样。

    “信口雌黄”陈进喝道,“无凭无据,也敢来此闹事我陈家的晚辈也是你能平白污蔑的”

    辰音仰首,直视着陈进“长老若不信,大可让陈茵来同我对质”

    净忧吩咐了一个弟子“去把那个名唤陈茵的叫来。”

    陈进心道“茵儿想要一个人的性命,我回宗门那日也听见了。这事儿十有是真的。若依照门规处置,那茵儿岂不是要面壁百年不可不可,茵儿还有用,断不能落到如此田地。”

    片刻之后,陈茵便到了,规规矩矩地上前见礼。

    净忧指着辰音,问道“你可认识这个人”

    陈茵咬牙切齿“自然认得。”

    “她说你意图取她的性命,是否属实”

    陈茵这才明白为何有人特意叫她过来,她知道轻重,抵死也不肯承认“这人诬陷我,我根本没有伤过她一分一毫。”

    辰音转眸看她“师姐,你还道你出身陈家,纵使触犯门规,也没有人胆敢罚你。怎么如今就不敢承认了呢”

    陈茵理智尚存,没有受她的蛊惑,就是一口咬定“我说没有便是没有,你惯会搬弄是非,如今竟陷害到我头上来了。”

    净忧看着面前两人,道“你们一个说有,一个说无,这让本座如何处置”

    辰音四望一周,目光懵懂“其实当时还有个观宗的前辈恰好路过,目睹了此事的经过。就是不知他是否再此,能否为我作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