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亲兄弟阋墙缘矿脉 师姊妹开诚由灵钗1

章节目录 亲兄弟阋墙缘矿脉 师姊妹开诚由灵钗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十章亲兄弟阋墙缘矿脉,师姊妹开诚由灵钗

    屋子里静悄悄的,唯有一个人来回踱步的脚步声。壹看书此人一边走,一边甩着袖子,摇首叹气,片刻之后,道了一句“你怎么任由净忧处罚了茵儿?”

    原来屋子里还坐着一个人,正是陈进。

    他冷冷一笑“她此番自作孽,不可活,还要怨我不成?你知不知道,她险些就把整个陈家牵连进去?。幸亏我这些天请了不少元婴散修来讲道,勉强博得了一些声名,算是揭过了此事。”

    那个来回踱步的人正是陈远,他停下脚步,叹了一声“她才多大?心里能装多少家族荣辱?你这么见死不救,她怕是要对你心怀怨怼了。”

    “装不下家族荣辱,倒是装下了自己的恩怨情仇。”陈进道,“她想灭杀一个女修,没有杀成便罢了,竟还让那女修活着回来揭发此事。你素日里便是这么教她的吗?”

    “那女修哎!”陈远有些悔恨,“茵儿曾让我帮她取一个人的性命,我当她不过玩笑,便没有应允。谁知,谁知一念之差,竟惹出了这场祸端!”

    “她让你去取人性命,你便替她去取?陈远,你修至了元婴期,脑子里还有没有是非善恶?”

    陈远闻言愣住了,旋即冷哼了一声“我不明是非,不分善恶,但兄长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你意图把控观宗,不照样逼迫净忧交出掌门印?”

    陈进不是意气用事之人,拍了怕桌案“好了,现在不是你我争论这些的时候。赶快想想怎么把茵儿救出来。”

    陈远默了一会儿,道“侧峰禁制重重,每一道禁制的钥匙都放在不同的人身上,这让我们如何搭救?”

    “禁制再多又如何?一一破解就是了。”陈进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好好查查,那些禁制的钥匙都在谁的手里。我就不信,他们不会给我乖乖地交出来!”

    “此事隐秘,查探起来恐怕要费不少工夫。”陈远斟酌了一番,“少说几月,多则数年。”

    陈进自语道“不必急于一时。茵儿确实有些骄纵,关上几年也好。”

    陈远负手而立,神色微怒“你干脆让她关上一百年,届时自然有人放她出来。”

    “我哪里舍得关她这么久?”陈进笑了几声,“她还有用,你忘了吗?”

    陈远怔了怔,片刻之后,才缓缓地坐下,又长叹了一口气。壹看书

    月前,陈进把陈柳二府争夺灵石矿脉之事告诉了他,最后出了一个主意与柳家协商,轮流看守灵石矿脉,趁其不备,暗中把一部分灵石调运走。

    陈远觉得不可行“柳家又不傻,凭什么让你看守矿脉?”

    “给他们一个人质。”陈进道,“我打算,把陈茵嫁给柳家。”

    陈远大惊“大哥,你疯了!陈柳两家有世仇,茵儿嫁过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况且,万一柳家发现了我们偷偷调走了灵石,岂不是要拿茵儿泄恨?”

    “她的天资也就如此,既然不能光耀陈家门楣,那不如为阖家上下做点牺牲。”

    “可是,这种牺牲,稍有不慎就要赔上性命的啊!”

    “她生在家族,就要为家族谋利!”陈进抓住陈远的肩膀,“你知道那儿有多少灵石吗?你知道吗!”

    “大哥,纵使有再多的灵石,你也不能拿茵儿的性命去赌啊!”陈远连连摇首。他觉得他这位大哥已经不似当年了。如今陈进的心里装的都是权势钱财,再没有半分位置留给家人。

    “长兄为父,这件事我说了算。”陈进一锤定音,“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只是在通知你。你只管去挑一个合适的孙女婿便是。”

    陈远从回忆中走出来,喃喃自语“柳家这一辈大都是纨绔子弟,茵儿她我哪里舍得?”

    陈进见他目光恍惚,便知他想起了那天的事。微微勾起一侧的嘴角“这一辈没有,你往上一辈找便是,总能找到合适的。”

    陈远抬头看着他的兄长,许久之后才说了一句“大哥,你好生狠心。”

    “为长远计。”陈进的神情反倒有些得意,“陈远啊,你终究是差了一分火候。”

    另一边的辰音正转着手上的玉钗,直觉告诉她钗中有些不寻常。

    她一时兴起,输了一点灵气进去。旋即便见玉钗华光一闪,而后便有无尽磅礴的灵力朝她体内涌了进来。

    辰音吓了一跳,连忙把玉钗扔了出去,那些涌入身体的灵力才停歇下来。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玉钗旁边,斟酌了许久,才伸手拿起玉钗,眸光复杂“这是一支灵钗啊。贾湘她随意赠与了我,应该只把它当成凡品了吧?”

    “那我,该不该,还给她?”

    其实辰音第一个念头便是据为己有。壹看书她想“我资质不佳,若有了这支灵钗,往后便无惧进阶受阻了,平素修炼亦可得尽便利。至于贾湘谁让她辨不清珍珠鱼目,把这等好东西送给我了呢?”

    但心底还有无尽的愧疚涌了上来“她拿我当朋友,才会把她的娘亲亲自给她戴上的玉钗赠给我。倘若我不声不响地占为己有,岂不是辜负了这份情谊?”

    她一连思忖了好几天,夜不成寐,辗转反侧,不知应当如何是好。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这种宝物到了我的手里,就断没有送还回去的道理。我仔细收好便是了,大不了,从今往后,再也不和贾湘见面了。”

    可她能拦住自己不去找别人,却不能拦住别人不来找她。

    没过几天,贾湘就寻来了。辰音一打开房门,就看见门口站着亭亭玉立的贾湘,立马做贼心虚般地关上了门。

    然后贾湘就在门外喊“辰音,你怎么把门关上了?”

    辰音用力呼吸了几下,把那支玉钗藏在袖子深处,而后才故作镇定地打开了房门,解释道“我没看清是你,还当是什么不相干的人。你来有什么事吗?”

    贾湘很开心地笑了笑“我听说陈茵害你不成反被关进了侧峰,很是为你高兴。特意回来看看你。”

    辰音轻轻地“嗯”了一声。

    贾湘又道“据说那天陈进长老也在,你记得提防着他,别让他寻你替他家孙女报仇。”

    辰音微愣“我倒没想到这一层。”

    贾湘想了想“你也不必担心,他虽然修为比你高,但素来高阶修士都不屑与修为低微之人争斗,你这些日子都在宗门,也没见陈进长老上门寻衅,可见他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辰音点点头“那就好。”

    贾湘看着她,突然来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变了一个人?”

    “哪里变了?”辰音回望着贾湘,眸光深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你话少了很多,也没有以往那般爱笑了。”贾湘道。

    辰音没有回话。

    “你别堵着我,我站累了,想进去歇一会儿。”贾湘本想走进房门,奈何辰音一直在门口挡着,只好说了这么一句。

    辰音侧了侧身,让贾湘进来了。

    贾湘进来逛了一圈,道“你也真是懒,这里竟和我离开的时候一般模样,半点没有改变。你怎么不找些花草来养一养?”

    辰音应道“你不说我倒忘了,我从执事殿拿了一个阵法,还要替宗门养一些冰芝草作为抵偿。”

    贾湘点了点头,又道“这几天我师尊闭关了,我搬回来和你一起住好吗?”

    辰音怔了一瞬,立马答道“不行。”

    “为什么?”贾湘觉得辰音的语气有些严厉。

    “因为因为我近来一个人住惯了。”辰音眸光微闪。

    贾湘摇着她的手臂“我好想你。我那些师兄师姐都明里暗里地欺负我,没人会像你一样处处照顾我。”

    辰音垂眸“好吧。”

    后来几日,辰音都在药田里栽种冰芝草,尽量避着贾湘,不与她碰面。

    某天,她正在耐心地给冰芝草浇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贾湘的声音“辰音,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辰音手一滑,浇水的葫芦就掉进了药田里。这葫芦是个乾坤葫芦,里面的水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洒满了一大片的冰芝草。

    贾湘小跑上前,把葫芦捡了起来,回首笑道“冰芝草很好养活的,不需要浇这么多的水。”

    辰音心不在焉“还是你懂的多。”

    贾湘把葫芦塞进她的手里,又问“我总觉得你最近怪怪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辰音躲开她的眼神,摇了摇头“没,没有。”

    贾湘狐疑地看了她两眼“那我怎么觉得,你总是在避着我,不愿意和我相见?”

    “我没有。”辰音否认,“我只是,只是忙着料理冰芝草,没工夫关照你。”

    贾湘姑且信了“无妨,你忙你的便是。”

    辰音暗叹“我在掌门和长老面前,尚且能不惊不惧,据理力争。为何到了贾湘面前,就变得这般手足无措了?不就是私藏了她一支灵钗吗?”

    又过了几天,这些冰芝草终于成熟了。辰音把它们封存好,打算送往执事殿。

    贾湘一直和她待在一起,见她要走,也想跟着一道去。辰音道“我去去便回,你跟着作甚?”

    贾湘甜甜地笑“我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无趣,不如和你一起出去走走。”

    辰音没有理由拒绝她,只好任由她跟在自己身旁,嘻嘻哈哈地走了一路。

    回去的时候,贾湘指着远处的一座山,问道“辰音,那便是你当年摘野果的地方吗?”

    辰音轻轻答道“对。”

    贾湘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那片连绵不绝的峰峦“我想过去看看。”

    她偏头看着辰音,满眼写着“一起吧一起吧。”

    辰音终是妥协了,慢吞吞地朝那座山峰走去。

    贾湘虽然年纪但也会察言观色。原本就一直觉得辰音有什么不对,再看她走在路上一直面无表情,不像是以往的性子,便知她确确实实有些不妥。

    贾湘试探着问道“辰音,你看你近来总是沉默寡言,心里像装了许多事一般。你有什么困难,大可以告诉我,我愿意和你一起分担。”

    辰音直截了当地拒绝“不用了。”

    听了这话,贾湘就明白过来辰音有些难处,只是不愿意告诉她罢了。

    她瞥了一眼辰音微凝的神色,不敢继续问下去,只好胡乱揣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是不是一点也不想见到我?”

    辰音顿了一下脚步,继续自如地往前走“没有的事,你别胡思乱想了。”

    “可我觉得你变了好多,对待我,再不似以往了。”贾湘小声说道。

    辰音听得清清楚楚,默了许久,才道“兴许是因为我入道了,性子变得一些。”

    “可我刚刚见你和执事殿那位师兄说话的时候,神色悠然从容,一如往昔。面对我的时候,脸色就冷了下来。”贾湘定定地看着辰音,“你只是不待见我一个人,是不是?”

    辰音微微敛眉“不是。”

    纵使她不承认,贾湘心里也认定了这个事实。她想了又想,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埋怨我有了师承?”

    “有了师承是好事,有什么好埋怨的。”辰音淡淡道。

    “可是我有师承,你没有师承,你心里必定觉得不开心,觉得比不上我。”贾湘猜测道。

    辰音望了望前面的山峰,眸中敛尽了万千情绪。片刻之后,她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着贾湘大喊“你说的是!我就是嫉妒你寻得了一个师尊,有了可以继承的道统!我每天看见你在我身边晃,就觉得你在炫耀!”

    她鲜少这般厉声喊话,贾湘顿时吓得后退了两步,但复又走上前,支支吾吾地说“都怨我,都怨我,你别生气。”

    辰音心底一疼,但还是瞪着贾湘,沉声道“我恨死你了,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说完转身就走,不顾贾湘在后面喊着“辰音,辰音!辰音,你别走那么快啊!”

    辰音一边快步走远,一边深深凝眉,捂着心口质问自己“如此你便能心安理得地霸占那支灵钗吗?你这样做,不过是偷来了一份机缘罢了。你还让贾湘别来见你,分明是你再也没脸见她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