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博览阁徒留惋惜心 飞升殿固求解阵玉1

章节目录 博览阁徒留惋惜心 飞升殿固求解阵玉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十二章博览阁徒留惋惜心,飞升殿固求解阵玉

    “自适沧镜,坠镜湖,则迫入梦境,一不可忆往昔,二不可复修为,三不可去之离之。壹看书因拜入观宗,尔来已堪九载。岁岁不思修炼,长日漫漫,唯古书典籍稍以聊慰。”

    秦悦握着一支笔,立在窗前,慢悠悠地记下这段话。此时恰有一道阳光从户牖投射进来,印在她的脸庞上,她的墨发像是被染上了金边,整个人都立在一片光辉之中,大有脱离凡胎,奔赴仙境之感。

    窗外碧空如洗,白在天幕中缓缓移动着,轻拢慢涌,铺排相接,时迩时遐,忽静忽动。秦悦看了一会儿,信手翻到了扉页,提笔写下“白小记。”

    此时距离她想起往事已经过去了将近九年。但她只有记忆这一样恢复过来了,修为、资质都没有变,仍旧是一个不起眼的炼气小修士,身负最最平庸的灵根。别说是丹炉灵兽,就连她之前用着最为趁手的木莲羽扇,此刻都不能唤出来。

    这个地方,虽然人烟稠密,也有修仙之人的存在,但这儿既不属于北川又不属于南域,反倒像是一个凭空捏造出来的世界。九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寻觅灵宇宗的所在,未果。一看书后来退而求之,转而探寻禹海,甚至沧镜,可惜一无所获。

    这一切都像是那片古怪的镜湖给自己造出的一场梦。

    最后她只好把失落埋在心底,安慰自己“一场梦罢了,我迟早会醒过来的我迟早会离开这里,回到师门的。”

    “没有纯灵根那般绝顶的资质,没有掌门嫡脉的身份,没有师尊和两个师兄的护持可想而知,这修仙的经历必会万分坎坷,说不定连筑基都做不到。”秦悦不止一次这么想了,“这大概就是镜湖给我的考验我的过往,与之相比实在是太顺遂了。”

    幸亏她现在已经想起了往事,心境旷达,也无惧现在的困境。说来还得庆幸自己的道心与那轮回大道搭了边,否则她如何能想起过去?恐怕如今还是那个懵懵懂懂的辰音。

    从一个元婴中期的道君变成一个炼气层的小修士,落差之大可以想见。起先几年秦悦根本不想修炼,心想“我放着元中的修为不修炼,来增益炼气期的修为作甚?”但后来,她听见贾湘不敢置信地说了一句“辰音!三年前,我见你是炼气二层,三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炼气二层?”

    秦悦这才觉得自己一直闲着不修炼,未免太格格不入了。一看书书后来才时不时打坐一番,慢慢爬到了炼气七层。而彼时贾湘已经筑基了,一脸兴奋地来找她“我那几个师兄师姐,都用了十几年才筑基,我竟然只用了九年!”

    秦悦很是赞赏地点了点头“还不错。”虽然她当初从入道到筑基用时不到一年。

    贾湘已经习惯了秦悦这种“明明修为没你高,但言谈举止却像个前辈”的姿态。她认真地瞅着秦悦“我每次来找你,你不是在写字就是在读书,必定没有把心思费在修炼上。辰音,你这样可不行,宗门中人免不了世俗,只有修为高了才不会被人欺凌。”

    秦悦“嗯”了一声。

    贾湘觉得她应的这一声只代表她听见了而已。

    其实贾湘说的不错,秦悦确实没有把心思费在修炼上。她只有实在闲着没事的时候才会打坐修炼,大部分时间都被她用来抄录各种典籍了。

    观宗有个好去处,名唤博览阁,里面存放了不少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典籍,上面有许多秦悦从未听闻过的记载。她数年之前才发现这个地方,进去逛了一圈,欣喜万分。从此一发不可收,经常把典籍借回洞府,细细览阅。

    观宗希望诸位弟子博览群书,所以特地设下了博览阁,收录各类记载,以期众弟子开阔眼界。不过这里虽然有年代久远的古籍,但没有半本功法心得,世人功利,鲜有人来此。

    因而秦悦三天两头往博览阁走,很是让里面垂垂老矣的看守之人欣喜。这位长者已然元婴期,寿元将尽,自感进阶无望,所以自请留在博览阁打理。数十年以来,进出博览阁的人寥寥无几,今朝让他看见秦悦这个“常客”,岂不快慰?

    是以他望向秦悦的目光多半是循循善诱的,但偶尔也忧心忡忡“你呀,镇日只知道读这些,也不知耽误了多少修炼的光阴。”

    秦悦自然是不在乎的。别说是现在这个虚幻的梦境,就算放在真真切切的现实里,她也看重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逾过一味修行。但她知道好歹,明白这位长者是在为她考虑,所以浅笑应道“晚辈会妥善安排好的。”

    长者欣慰地点头“你知晓孰轻孰重便好。倒不是说读这些典籍没用只是在此修真世界,修为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呀。”

    秦悦一脸恭谨“晚辈受教。”

    她身上穿着宗门下发的道袍月白色的宽大长袍,没有任何的花纹和装饰,是普通外门弟子的规制。手上还捧着两本古籍,是打算带回洞府细览的,不日便会归还。

    长者看了她几眼,忽然长叹了两声“可惜,可惜啊。”

    “道君说什么可惜?”秦悦还没走,出于礼貌询问了一句。

    “你勤奋刻苦,不负博览二字,却没有人慧眼识珠,允你拜入门下,致使明珠蒙尘,明珠蒙尘呐。”长者摇首,“此第一可惜也。”

    她穿着外门弟子的服饰,显然是没有师承的。

    “道君过誉,晚辈资质不佳,修行不肖,本就不适宜为人收作弟子。”秦悦谦逊道。她心里想的其实是我此前什么都不知道便也罢了,现在我想起了一切,如何能再择一个师承?这置凌玄师尊于何地?

    长者继续道“我收徒不看资质,只看品行,但我如今寿元将尽,即便收你为徒,也不可长寄引道之情,此第二可惜也。”

    “道君仁厚,晚辈不敢僭越为徒。”秦悦垂首敛眸,不悲不喜。

    长者心中怅恨,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秦悦微微一拜“晚辈告辞,三日后便来送还典籍。”

    长者看着她缓步走出博览阁的大门,淡蓝色的衣袍映在碧空之下,仿佛融为一体。步伐从容,背影亦隐约可窥尊贵,再回想起她那沉静的面容和进退得体的言辞

    长者再度摇首“气度这般不俗,竟像是一位道君的华怎奈何不过是炼气七层的低阶修士?哎,此第三可惜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