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寻幼植不负煮茶心 听夜雨难遣思归意1

章节目录 寻幼植不负煮茶心 听夜雨难遣思归意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十三章寻幼植不负煮茶心,听夜雨难遣思归意

    秦悦总算是明白了这两人叫她过来的目的。要看书书

    观宗的掌门净忧,曾经请她代为保管的那块玉佩,正是侧峰上一道禁制的钥匙,想来便是陈家这两个兄弟此番索要之物。目的自然是搭救他们的后辈,陈茵。秦悦心道“这两人费心探查了九年,才查到我身上来,净忧掌门藏东西的本领还不错。”

    对于陈茵,秦悦心里很是难言。她好歹也是一个修至元中的道君,竟然和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起了争执,还想方设法让这孩子受了处罚,平白失了身份不说,还延误了人家的修行。

    她想了想,还是拿出了玉佩“此物为掌门所予,不得丢失,还望二位长老及时归还。”她之所以愿意交出玉佩,一是因为她不想和陈茵这个晚辈计较,二是因为她如今修为低微,若不主动交出来,这两个陈氏长老就要杀人取玉了。有这第二层原因在,即便将来净忧掌门得知此事,也没有办法斥责她看管不力。

    陈远冷哼一声“还算识相。”

    秦悦告辞“长老若没有旁的事,那我便先回去了。要看书  ”

    陈远把玉佩收好,看着已经自行走到门边的秦悦,冷冷地道了一句“站住。”

    秦悦顿了一下脚步,没有回头“长老还有何吩咐?”

    她听见陈远的声音由远及近“你人可以走,把性命留下。”

    秦悦转身,陈远果然已经走到了她身前。她神色如常“长老此话何意?”

    陈远负手,上下打量了几眼秦悦“当年,于掌门座前控诉茵儿触犯门规的女修,便是你吧?”

    秦悦微微扬眉。他是想秋后算账吗?

    “你陷害茵儿,致使她被幽禁九载,万死不足以偿过。”陈远道,“况且茵儿也要离开侧峰了,我猜她也不想再见到你。”

    秦悦直接无视了他后一句,单是认认真真地答道“长老这话错了。陈茵意图灭杀我,确确触犯了门规,我没有陷害她。”她把“陷害”这两个字咬得极重。她也不信陈远真的想要她的命。若他有这个想法,早在九年之前就动手了。

    事实确实如她所想。陈远让她把性命留下,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要看书他并非起了杀心,而是意在警醒秦悦,别再去招惹自家的孙女陈茵。但此刻见她避重就轻,不惊不惧,顿感大失脸面,语气也变得狠厉了不少“你竟敢说本座的不是?”

    秦悦张了张口,本想反驳他,但想了想自己的身份,再想了想自己的修为,还是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

    可她的神色还是流露出了数不尽的傲然,让陈远看着来气。幸而他自持元婴期的修为,觉得亲自对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下杀手实在辱没了身份,不然秦悦恐怕就要亡命于此了。

    “其实这几年来,我对陈茵亦是心怀愧疚,没想到依照门规,会有如此重的惩罚。”秦悦说得一脸诚恳,“长老觉得错在于我,把气撒在我身上,也是在所难免的。不过修仙之人谁不惜命?让我把性命留下,我是万万不愿的。”

    没等陈远说什么,秦悦就继续道“长老以为我罪孽深重,我无从辩驳。从今往后,我若得遇陈茵,便改道而行,长老意下如何?”

    陈远抚须,一言不发。

    三人俱皆静默,许久之后,陈进来了一句“你退下吧。”

    秦悦微微一拜,转身就走。

    她走远了之后,陈远才道“她果然识相,竟主动提出往后见到茵儿就退避他路。”

    “若不这么说,她今天怎么脱身?”陈进隐约有些赞许,“既聪明又知晓进退,这在低阶修士身上可不多见。”

    陈远看了一眼他的兄长,没有说话。这些年来,他和陈进之间的嫌隙越来越深,已经面合心不合许久了。所以即便他赞同陈进说的话,也不愿意说出口。

    “她还对你毫无俱意,很是难得。”陈进继续点评,“这样的人,只有成为了自己的羽翼,才不失为一件乐事。”

    陈远面露鄙薄之色“想来大哥心中除却权势,已然空无一物了。”

    秦悦近来得闲,把那两本典籍还回了博览阁,便开始依照自己的记载,研究种植灵茶的方法。去执事殿问过之后,才知道宗门之内没有灵茶幼苗这种东西。不过执事殿内的小修士给她指了条明路“师妹下了山,往南边行数十里,便可瞧见一个坊市。里面应有尽有,想来灵茶幼苗也是不缺的。”

    于是半天之后,秦悦出现在了坊市之前。

    不乏结丹元婴的修士在此疾步行走,也有很多炼气期的人结伴而行。秦悦修为低微,淹没在人群之间,没人会在意到她的存在。

    她也不是第一次独自行走在坊市之间,但今番尤其落寞。周围全是未尝相识的人,不曾见过的景。虽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心里总是免不了寂寥的慨叹这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了啊。

    “镜湖古怪,兴许我再寻一些契机,便可离开这里回到师门了。”秦悦一边漫不经心地走,一边暗自揣测。

    右边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秦悦回头去看,一个人也没看见。然后左手边就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和秦悦有些交集的柳知谦。他见秦悦上当,很是开怀不已。

    秦悦翻了个白眼“幼稚。”

    说来她只和柳知谦见过两面。第一面是陈茵正欲对她下杀手之时,她借柳知谦脱险,后来更是借他指证陈茵意图杀害同门之事。第二面是几年前的一天,柳知谦带着一把琴走在路上,恰好被秦悦看见了。后者觉得琴的用料不错,一路追到了人家洞府,请“借来一观”。

    说来也巧,秦悦这些年从不乱跑,来往之处只有执事殿和博览阁而已。而柳知谦也鲜少往那两条路上走,唯独那一次,带着琴去给执事殿里的那位长者怀宇道君品鉴,出来之后没有及时把琴收进乾坤袋,这才不幸被秦悦瞧见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