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寻幼植不负煮茶心 听夜雨难遣思归意3

章节目录 寻幼植不负煮茶心 听夜雨难遣思归意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绕了一圈,总算找到了卖灵茶的地方。阅读爱玩爱看就来网。。店主是个隐藏了修为的结丹修士,笑着拿出了一个棋盘“小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倘若要买灵茶,先得同我下一局棋。若胜,灵茶分文不取若败,灵茶价格翻倍。道友意下如何?”

    秦悦欣然点头“下棋可以,不过我想买的不是灵茶,而是灵茶的幼苗,你这儿可有?”

    店主把棋盘摆好,应道“自然不缺。”

    秦悦坐下,望向对面看似炼气九层实则结丹后期的男修,漫不经心地执子落棋“阁下是钟爱棋艺之人?”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人间八雅,我占棋茶二字足矣。”

    店主常年开店做生意,一双慧眼独具,早就觉察出了秦悦的气度不凡。再看看她炼气七层的修为,难免以为她也是隐匿了修为的人。自己又看不透她的修为,估摸着这人大概是元婴期。于是两人心照不宣,你来我往地开始对弈。

    观棋可识人心。秦悦的棋路内敛,好几步棋才能看出一点用意。而这位店主下棋却喜欢步步紧逼,落子之时锋芒尽显。

    店主捻棋而笑“道友性情散漫,但却不失沉稳,想必很少让长辈烦心吧?”

    “阁下处事锐利,锋芒毕露,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秦悦顺口答道,眼睛仍旧专心致志地看着棋局。

    店主哈哈笑了几声“道友一看就是享尽了尊长宠爱、晚辈崇敬的人,事事都不必烦忧,我却没有这等好命。修仙世界的争斗不比俗世少,想要活得长久,挣一个仙途,处事就得果断,就得张扬,别教旁人看轻了自己,随意便来折辱。”

    秦悦斟酌着放下一颗黑子,片刻之后才道“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旁人怎么看都是其次,关键是自己别鄙薄了自己。”

    “道友豁达,于这大千世界倒像是个看客。”店主皱着眉,看着棋盘上的局势。

    秦悦莞尔。她滞留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已有九载,确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过客,一直用看戏的心态去处世为人。鲜少踏出洞府,也是这个缘由。

    方寸之间,黑白相峙。她算了几步,再度落下一子,挑眸微笑“和棋吧。”

    店主摇首“白子败相已然可窥,道友不必给我这个面子。”

    秦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听见店主问她“道友想买哪种灵茶的幼苗?”

    “好养活的。”秦悦想了想,“茶味要清醇回甘,若能凝神静气再好不过。”

    “道友有所不知。世间诸事难以两全,你若要容易养活的灵茶,就没有那般悠远醇厚的滋味。你若挑剔灵茶的口味,那就必定要花功夫才能养好。”店主看了一眼棋盘对面的秦悦,“我看道友身份尊贵,想来不必亲自种植灵茶,只管按自己的口味挑便是。”

    秦悦懒洋洋地向后一倒,靠上了椅背“阁下这话错了,我就是打算自己种植采摘的。你这有哪些灵茶,先拿来给我看看吧。”

    店主只好暗道一句“都说元婴道君怪癖多,果真不假。想来她也只是图个亲力亲为的乐趣罢了。”

    他伸手入袖,拿出了几个小石罐,摆到了秦悦面前“统共就这四种。”

    秦悦挨个看过去,只觉得差强人意,没有一个比得上自己当年在虔正宗喝的苦禅茶。她微微地叹了口气,随手指了一种“就这个吧。”

    店主道,“道友要多少?”

    秦悦想了想自己洞府后面的灵药田,拿手比划了一下“能种满十尺见方的地方便可。”

    店主起身,离开了片刻,带着一个乾坤袋走了回来“此茶名为梦生,取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之意。”

    秦悦收好乾坤袋,缓步离开。徒留店主一人若有所悟“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哎达人自达啊。”

    秦悦回到洞府之后,就比照着手边的记载,把这些灵茶的幼苗一一栽种进药田,再捡来几颗碎石摆了一个温养灵植的阵法。若依照着古书上的说法,此时施一道水符权作甘霖才好。奈何她摸了摸袖口,才知自己是那一穷二白的辰音,别说水符,她连普普通通的聚灵符都没有。

    不过天遂人愿,是日入夜之后,就下了一场细细密密的小雨,把那些新栽的灵茶幼苗全都浇灌了一番。

    秦悦听见雨声的时候很是惊讶。修真界大都是阳光明媚的大晴天,很少会落雨。这般场景,很是难得。雨声淅淅沥沥地敲在屋顶,大珠小珠落玉盘。四围愈见静谧,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些飘洒的雨点,和那时缓时疾的雨声。

    秦悦莫名想起了从前读过的一首词,情不自禁地念了出来“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低,断雁叫西。”

    雨势渐大,有如金声玉振,琴瑟齐鸣。秦悦倚窗而立,继续念道“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念完又觉得平白生出了诸多伤感,无限萧索,不尽凄然。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再没有心思做旁的事,干脆把柳知谦的那把琴拿出来,寻了个妥帖的位置,左手抱琴右手执刀,一笔一画地刻着一个“缘”字。

    这世上从来就不缺“因缘际会”这四个字。就好比她缺一张水符灌溉那些灵茶幼苗,结果恰逢天公作美,降下一场甘霖。就好比她坠入镜湖来到这个世界,而后辗转于此,却寻觅不到离开的方法宛如一场不得清醒的梦境。

    上好的古桐木被划出了一道道痕迹,木屑翻飞,顺着秦悦手上的小刀落下来。一个古朴的“缘”字,已经刻到了一半。

    眼前又浮现出了寂化师父的影像。他数着佛珠,道“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眸间似有慈悲。

    秦悦顿住手,灵台一阵清明,眼睛也亮得出奇。缘起缘灭,存乎一心。无形无相,有影有踪。

    秦悦迎来了修仙生涯中的第二次顿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