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送还缘琴心惜和燕 采摘梦生念思庄周1

章节目录 送还缘琴心惜和燕 采摘梦生念思庄周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十四章送还缘琴心惜和燕,采摘梦生念思庄周

    每每顿悟,心境也会跟着变化。壹看书此番顿悟,心中便消却了“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感伤,转为“回断雨初晴,返照湖边暖复明”的明快。她从顿悟之境里走出来的时候,恰好雨势骤停,雨声渐消,十分应景。

    闲步走到洞府后面去看那灵茶幼苗的长势,嗅着雨后潮湿的空气,秦悦觉得月色正好,星光亦妙。

    后来几天于屋中闲坐,忽闻扣门之声。开门望去,只见一个小修士递过来一个木盒子,道“陈长老嘱我送来的。”

    秦悦打开一看,是净忧掌门给自己的那块玉佩,侧峰的一道阵法禁制的钥匙。她把玉佩收起来,心道“还回来就好,那两个姓陈的长老还算守信。”

    小修士见她收下了,就打算离开。秦悦叫住他“等等。”

    小修士转身,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秦悦翻出一把琴“有劳你帮我顺道带给柳知谦。”

    小修士推拒了“师妹自己的东西,还是自己去给的好。别交付给别人,免得出什么差错。壹看书”

    秦悦估摸着这人看出了此物贵重,唯恐有什么闪失,这才委婉拒绝了。又觉得她既然把字刻好了,就合该把琴送回去,于是自己亲自走了这么一趟。

    结果恰好遇上了被解救出来的陈茵。

    秦悦曾答应过陈远,从今往后,她若得遇陈茵,便改道而行。倒不是她有意自降身份避让陈茵,而是因为她不想和陈茵起争执,免得失了度。

    如今陈茵迎面而来,秦悦望了一眼湛蓝辽远的天空,转过身走了另外一条路。

    另一个当事人陈茵没有半点息事宁人的意思,见秦悦转身就走,只当她轻视自己,不屑与自己碰面。她心里恼恨“若不是因为辰音,我何至于在那侧峰上孤单过了这么多年?我受尽苦楚的时候,她却好端端的,修为还进益了不少。我真真是不甘心。”

    改道而行的秦悦绕了一些路,才到了柳知谦的洞府。正打算敲门,就见门开了,柳知谦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她的时候还惊讶了一会儿“你怎么来了?”

    秦悦懒得多说,就把缘琴拿了出来,递给了他。

    柳知谦一喜,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见琴身上多了一个古朴的“缘”字,深深地凹陷了下去,一笔一画无不精妙。一看书要要旁边还有两行小字“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相得益彰。

    柳知谦笑道“有劳。”

    秦悦点点头,而后转身,打算回去。

    柳知谦拉住她“我新得了两套琴弦,想请你看看好坏。”

    秦悦想了想“那好吧。”

    柳知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秦悦顺着他的手势踏进洞府“你不是要外出?”

    “也没什么要紧事,不去了。”柳知谦答道。

    一路尾随秦悦而来的陈茵正好看见了这一幕,恨恨地跺了一下脚“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认得的。九年之前,就是他们串通好了陷害我的。”

    屋内的柳知谦拿出两副琴弦“一份是寒冰丝,一份是和燕筋,你瞧瞧哪个好?”

    秦悦打量了几眼。寒冰丝就是当初她制“流”的时候用的琴弦,而和燕筋则是从和燕这种鸟兽身上剥下来的筋脉,比寒冰丝还要难得一些。她想了想,道“寒冰丝音色古朴庄重,和燕筋则更为轻快明亮一些。二者都是上好的琴弦。”

    “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和燕筋一些。”柳知谦笑道,“毕竟和燕是天上飞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捕获的。”

    “喜欢是喜欢,可是出于人道主义”秦悦觉得把一只妖兽的筋脉剥出来委实有些残忍,“和燕个头要做成一副琴弦,起码要三只和燕才行。”

    “非也。”柳知谦否认,“你仔细看这副和燕筋,颜色一般无二,品阶也相同,显然是从同一只和燕身上取下来的。”

    “那得要多大的和燕?”秦悦讶然。

    “六品。”柳知谦随口答道。

    秦悦表情古怪“你捕获了一只六品和燕?还把它的筋脉抽出来做成了琴弦?”

    “六品妖兽相当于元初修士,我哪有那个本事捕获?”柳知谦否认道。

    秦悦脸色稍缓。

    柳知谦继续说“我是在一处扑买场上买下这只六品和燕的,仔细喂养了好几个月,才动手剥了它的筋脉。”

    秦悦的神情彻底变了。她实在想象不出那是怎样一个情形,看向柳知谦的目光也有些微妙。

    柳知谦还浑然不察“和燕最大的妙用在于精血而非筋脉,可惜那只和燕一早就知道我要对它不利,一直不愿把精血献出来。”他的语气很是惋惜。

    秦悦暗暗下了决断此人心狠手辣,不可过多来往。

    柳知谦见秦悦紧锁着眉头,目光一直绕着那副和燕筋打转,不由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看中了这副琴弦?”

    他虽然这么问,心里却肯定得很,暗道“她听说是一整只和燕上的筋脉,难免会有些心动。”

    谁知秦悦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没有。”

    柳知谦只当她不好意思开口罢了,还十分大度地说了一句“你若不嫌弃,我可以转手卖给你。听说这种琴弦对音攻极有裨益,给你我也不觉得可惜。”

    秦悦面色微寒“我一介炼气期小修士,身家微薄,哪有灵石买这些?前辈制弦不易,还是留着自己珍藏吧。”让她用兽族筋脉制成的琴弦?就算她不刻意去想,心里也会膈应着,总会觉得指尖的琴弦连着一只和燕的血肉。

    柳知谦自然听出了秦悦言语间的不对劲。一来,她虽然修为不高,但有音攻之术傍身,身家必不会差到哪里去。二来,自从上上次见面以来,她就举止傲然,再没有喊过自己“前辈”,今天突然换了称呼,实属怪异。

    容不得他多想,秦悦就摆摆手告辞了“我还有事,再会吧。”

    柳知谦尚未回答,就见她大步流星地走出洞府,颇为不解“这个女修能有什么事?她闲得甚至有时间亲自种植灵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