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探静湖月夜潜深水 斥陈茵苦诉求转意1

章节目录 探静湖月夜潜深水 斥陈茵苦诉求转意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十五章探静湖月夜潜深水,斥陈茵苦诉求转意

    柳知谦见秦悦一言不发,只管喝茶,神色渐渐变得迟疑起来。好在秦悦察觉到气氛不对,抬眸看了他一眼,随意问道“你怎么这副表情?”

    柳知谦沉默一瞬,才道“我不想遂了长辈心意,和陈茵互结道侣。你既然欠我一回恩情……”

    他顿了顿,瞥见秦悦似笑非笑的目光,微微一愣,而后硬着头皮说了下去“不如暂且装作我的道侣?几位长辈看见我已有道侣,必不会逼迫我和陈茵在一处了。等风波过去了,你我再撤了这个名分。当年未偿的恩义就算两清了,你说可好?”

    秦悦揉了揉眉心,眼前划过“挟恩图报”四个大字。

    柳知谦也猜到秦悦会是这个反应。这女修擅长音攻之术,斗法之时,只要运用得当,不比他这个结丹修士差。看他的眸光里也没有对高阶修士的崇敬,反而多了些司空见惯的凉薄——就像在看一个晚辈一般。更何况,九年前她说要结草衔环,报答恩情,只不过是一句场面话罢了。自己此刻重翻往事,实是令人不齿。

    “其实我原也没有想到这个法子,却是怀宇道君给我出的主意。”柳知谦干脆说出实情,心想她听见怀宇道君的名头,没准儿会应下此事。

    谁知秦悦神色如常地问了一句“怀宇道君是谁?”

    “就是博览阁里那位看守古籍的长者。”柳知谦解释道。

    秦悦点点头。她去了博览阁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知道里面那位元婴长者的名号。

    柳知谦见秦悦又不吱声了,只好自顾自地说下去“怀宇道君说你勤奋好学,品行俱佳,是好相与的人。但我知道,平白让你帮忙你必定不会答应……你可有什么想要的灵宝?我去替你寻来。”

    秦悦摇了摇头“怀宇道君净出馊主意。”

    柳知谦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秦悦八成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素日里见她行止有礼而不失尊贵,便猜她出身在一个繁盛的修仙世家,想来道侣人选也不能自己做主。暗自叹息之下,竟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错觉。

    秦悦伸手拎起茶壶,恰好看见柳知谦“同病相怜”的目光,与此同时,听他道了一句“我还有一个对策,可在万不得已之时使出来。”

    秦悦颇为好奇“什么对策?”

    柳知谦言简意赅“逃。”

    秦悦给自己添茶,神色略有失望。她还当是什么出奇制胜的良策。

    “趁现在事情还没有公开,我先去别的地方避一避,等陈远长老看中了别人,我再回来。”柳知谦想了想,“只是不知道要在外辗转多少年,当真跟一个散修没分别了。”

    秦悦眼眸转了转,有心想给他指一条明路“你这厢不情不愿,那陈茵也未必甘心。这背离家族毁弃婚约的恶人,自然是由旁人来做更好。”

    柳知谦若有所思。

    秦悦一笑“处事稳妥些,别伤人性命。”一副尊长提点的口吻。

    柳知谦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应了一句“是”,就差行礼拜谢提携之恩了。他自己也被这反常的举动惊着了,怔了好一会儿,实在想不通自己一个结丹修士为何敌不过一个炼气女修的气场,只当是音攻之术助长威压罢了。

    秦悦继续懒洋洋地泡茶,明显习惯了如同柳知谦这般恭谨的行止,半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柳知谦挑了一下眉,告辞走出了房门。

    秦悦捧着茶碗,移步案前,心不在焉地翻了几页古书。她之所以拒绝柳知谦,只是因为她希望尽快离开这里,不想给自己添什么麻烦。翻书的手微微顿住,她的目光在“静湖”二字上停留了许久。

    片刻之后,她搁下茶碗,去执事殿报备外出。

    她想,即便一无所获,也要前去探查,总不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待一辈子吧?

    待她抵达静湖之畔,正值晓月东升之时。夜凉如水,四周一人也无。幸有皓月千里,将清澈的月华洒遍每个角落,处处空明透亮。

    秦悦看着风平浪静的湖面,不由思绪万千当年寂化师父就是在这里寻见她的吧?兜兜转转,她又回到这里了。

    月光散落在湖泊上,浮光跃金,静影沉璧。秦悦纵身一跃,跳进了清波荡漾的静湖。

    若说静湖之畔正是万籁俱寂,那观云宗内的某间洞府可谓热闹非凡。

    “热闹”二字,讲究的便是“闹”,此时此刻,这里确实闹得不可开交。

    此间是长老陈远的洞府,屋子里统共就三个人,一是陈远,一是他的哥哥陈进,还有一个是小孙女陈茵,恰是那个正在无理取闹的人。

    这位刚从侧峰放出来的陈姑娘不知从哪儿听说了一件事陈远叔爷爷做主,要把她嫁进世仇柳家,道侣还是那个九年之前同她作对的柳知谦。她心里虽不信,但仍跑过来质问了,谁知不问还好,一问竟知传闻属实。她当下便不依了,哭着闹着要将此事作罢。

    陈远一脸无奈,只看着兄长陈进不说话。陈进知道他素来疼爱孙女,必定已然心软了,于是摆出一张冷脸“你炼气二层配人家结丹期,有什么不知足的?”

    “那他,那他若想取我性命,岂不是轻而易举!”陈茵哭得语无伦次,“别说陈柳两家的世仇,单是我和他的私怨,也足够他……灭杀我好几回了。”

    陈远一惊,忙问“你和他还有什么私怨?”

    陈茵泣不成声“我同那叫辰音的结了仇,这柳知谦便是她的伯父,他不想法子把我解决了才怪。”

    她越想越伤心,哭声越来越大。

    “哭什么哭!你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跟一个心智不足的孩子似的!”陈进冷冷喝道,“柳家这一辈没一个女娃,柳知谦哪儿来的侄女?你别找托词了,安心待嫁便是。”

    陈茵登时吓得不敢哭出声,可眼泪还是簌簌地往下流。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跟她说这么严厉的话,可今天她却挨了这么一通教训。她越想越委屈,掩面跑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