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探静湖月夜潜深水 斥陈茵苦诉求转意2

章节目录 探静湖月夜潜深水 斥陈茵苦诉求转意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炼气七层的修为,且没有避水珠傍身,秦悦这次的“游湖”可谓苦不堪言。

    周身环绕着的都是冰凉刺骨的湖水,整个人都像置身于冰窖一般。秦悦运起火灵根,才勉勉强强地活动起了手脚。

    静湖位于俗世,想来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她耐着性子在水底找了一圈又一圈,没发现半点不寻常的地方。心里失落地很,但也只好无奈地爬上岸,看着静湖尽头晨曦微露,就知道自己在那寒凉的水里泡了一夜。

    不远处恰有一个捞鱼的老叟,看见一个**的女子突然从水中冒出来,吓得丢下了渔网,大喊“水妖!是水妖!”

    秦悦有气无力地解释“我不是水妖”

    她在静湖里待了一夜,现在只觉得倦怠,那一声解释也被风吹散了,飘到老叟耳边,只剩下“我,水妖”几个字。老叟看着慢吞吞地走过来的秦悦,只想掉头就跑,腿却已经吓软了,动弹不得,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秦悦走到他面前来。

    秦悦顺了顺湿漉漉的头发,问了一句“你喊什么水妖?”心想这老者张口便喊“水妖”,这里难道有什么奇特之处?我一夜探查未果,仔细盘问一下他也是好的。

    老叟这次听清了,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我喊你哪”

    “我不是水妖。”秦悦看着湿透了的衣袍,暗叹观云宗制作的道袍就是没有灵宇宗的质量高,防水功能太差了。

    老叟点头如捣蒜“我信,我信。”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静湖的水又深又凉,就连熟知水性的壮汉都不敢轻易下水,这个女子一副娇弱的模样,怎么可能从水里安然无恙地爬出来?更何况面前这人生了一副好容貌,不似凡间人,额间还有一朵妖花,谁知是什么来路?

    秦悦指了指静湖“那我问你,这里可有什么妖异之处?”

    “也没什么妖异的。”老叟唯恐女子听着不满意,特意美化了几分,“就是有一个水妖,啊不,水神在底下,常年兴风作浪,不是不是,是呼风唤雨。”

    老叟急得口不择言,看着秦悦沉思的神色,只觉得这女妖动怒了。

    其实秦悦正在思忖“我昨夜在静湖之中来来回回绕了几圈,没有一处疏漏了的,怎么没有看见什么水妖?”

    她抬眸望向老叟,就见后者抖了一抖,神色惊惧至极。秦悦心下了然,特意放缓了语调“你见过水妖?”

    “我没见过,不过有人见过。”老叟细细回忆道,“说是出了水面便是人形,回到水中便是潜龙,变幻多端。”

    秦悦皱起了眉。化形妖兽可没那么好对付,何况她只有炼气七层的修为。

    “那水妖可是做过什么恶事?”秦悦又问。这老者方才都用“兴风作浪”形容水妖了,想来绝非善类。

    老者连连点头“那水妖喜欢灵芝,让我们每隔三月便找一只百年的灵芝放在静湖之畔。”

    老者说着说着,面色就愁苦起来“百年的灵芝哪里是这么常见的?别说三个月,三年都不见得能找着一个。可我们若是找不到,那水妖就会捉一个城中的幼子回去生啖也不知教多少父母伤透了心哪。近几年来,大家能走多远走多远,走不了的也不愿意生娃娃,生怕不多久新生儿就被水妖叼走了。”

    秦悦听见“生啖”两个字,双眉蹙得更深了“此等伤天害理之事也做得出来。”

    老叟见她不认同,就对她信任了几分,摇首叹道“再过两个月又是交灵芝的日子,若是寻不到也不知谁家的幼子要遭逢毒手了。”

    秦悦心念一动,但又暗自否决了“凭我这低微的修为,有何能力去和一只化形妖兽一争高下?”

    最后她只问了一句“你每日都来此打鱼?”

    老叟答“如果没什么风雨,就会天天来此。”

    秦悦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直到走到了老叟看不见的地方,她才敢踏上飞剑飞走,唯恐人家再把她当成什么精怪。

    十几天后才抵达宗门,听闻近来发生了两件趣事一是两个显赫的修仙世家陈氏和柳氏正式联姻,男女双方竟都是观云宗的弟子,可见是天作之合。二是那个即将嫁入柳家的陈茵听闻消息之后,居然喜极而泣,当即便高兴得昏厥了过去,想必是对那柳姓道友情根深种。

    秦悦一路听着传言走回洞府,半路上就遇见了正主儿柳知谦,不免取笑一番“你行事也太不济了,现在人人都说陈茵对你用情至深,闹得沸沸扬扬的,我看你以后怎么收场。”

    柳知谦倒是一脸平静“传闻终究是信不得的。你就没听说陈家娇女昏厥许久,至今没有醒来吗?”

    秦悦微微挑眉,不再多说,转而问道“你有没有灵芝?百年左右的。”

    “有倒是有,不过没有多少。”柳知谦答道。

    秦悦想了想“我都要了。”

    柳知谦拿出五六个灵芝,用一个新的乾坤袋装好了递给秦悦。

    秦悦面不改色地收下了,道“多谢,改天做个阵法给你。”

    “你要炼制什么丹药?”柳知谦觉得奇怪,要这么大把的灵芝只可能是炼丹之用,可是鲜少有丹方涉及灵芝。再想了想秦悦手植的灵茶,难免猜想她莫不是要把灵芝切碎了泡茶喝?

    “不是炼丹。”秦悦淡淡地回了一句。

    “那是”

    “救命用的。”秦悦敛眉。可惜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她算了算时间,也没有多加停留,立马转身,再度走出山门前往静湖。

    柳知谦正打算问问清楚,就见她头也不回地走了,不由腹诽“拿了灵芝就走人,这过河拆桥的性子倒是半点没改。”

    秦悦抵达静湖已是十几天之后的事了,果然又看见了那个老叟。

    老叟正使着全身力气拉一张渔网,凉风阵阵的天气里,额上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正着拉渔网拉不动,他转了个身,背对着静湖,把渔网的边角扛在肩上使劲儿,这才把一网鱼拉上了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