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赠灵芝湖底藏阵法 奏横笛水中窥玄机2

章节目录 赠灵芝湖底藏阵法 奏横笛水中窥玄机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垂眸静思,浑然不知面前的男修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召出了一件法宝,径直朝她扔了过来。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匆忙闪避,险些没有站稳跌进水里。

    这件法宝品阶不错,从外观上看,是一块有棱有角的石头。秦悦措手不及,不幸被那个石头的棱角划伤了脸。

    伤口不浅,秦悦忍着痛,强自镇定地吹笛。奈何脸颊上的痛意不容忽视,好几个音调都失了韵味,威力自然大减。

    青年洋洋得意,伸手一划,面前就出现了三张符箓,一齐向秦悦飞去。

    秦悦咬了咬牙,拼尽全力闪避。修为低微就这点不好,躲开的速度还没有符箓的速度快,避过了这个避不过那个,好在她身体灵活,只被一张符箓击中了右腿。这是一张冰符,当即就把她的右腿冻住了。

    秦悦只能庆幸这张符箓不是火符或者雷符,不然她这条腿怕是要废了。

    另外两张符箓掉进了静湖,当即便溅起了几丈高的水花。附近的百姓听见响动,都止不住好奇过来观望。不过来还好,一过来竟看到这般惊天动地的场面一男一女缠斗在一起,各种光芒划过天空,比云彩还要好看几分。他们不敢走近,就远远地看着。有人认出了青年“这是那个水妖!”

    众人闻言,不禁后退了一步。看着右足被冰封住,只能静止不动的秦悦,暗自揣测“既然那个男的是水妖,那这女的又是谁?她和水妖斗得这么厉害,莫非是来解救我们的?”

    秦悦也顾不上自己动弹不得,只管沉下心来,对着青年吹笛。后者本打算再使出一招取了秦悦的性命了事,谁知被这笛声一搅和,眼神儿就变得昏暗了不少,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见一片白茫茫的大雪飘落在他的身上。仿佛过了漫长的时光,又仿佛只过了一瞬,他看见漫雪微融,春暖花开。

    不对,不对这些都是幻象。青年用力睁眼,想要挣脱这个虚无的场景。

    秦悦察觉了他的意图,连忙加快了吹奏的速度。

    可惜为时已晚。青年不惜自伤神识,强迫自己清醒了过来。冷眼看着秦悦,双手结印,嗤笑道“不自量力。”

    秦悦暗叫不好,看着青年结印的手势,顿知这是一个足以致命的法术。她狠下心肠,干脆跟着结出手印。她从前在木摇宗的时候,年年都会给木摇宗炼制丹药,炼丹手印不知练习了多少回。此刻这个法术的手印与炼丹手印有异曲同工之妙,她自是娴熟万分,只看她和这个青年谁能快人一步!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老叟,眯着一双老眼看了一会儿,讶然出声“是她!那六个灵芝就是这个女的给的!”

    众人顿时骚动起来,叽叽喳喳地问老叟是真是假。

    老叟一脸肯定“不会认错的。虽然她的脸上被划了一刀,但长相没变,衣服也没变。”

    众人信了几分,七嘴八舌道“必是哪路神仙,看不过那水妖行径,特意来搭救我们的。”

    “可她像是斗不过那个水妖”

    “胡说!这世上邪不压正,堂堂正正神仙怎么会不如水中的精怪?”

    有人稀稀落落地跪下去叩拜,喃喃说着“多谢神仙裨佑”

    众人这才意识到前面静湖上的女子是个活生生的神仙,纷纷跪下参拜,心怀感念。试问这世上有几个人见过神仙?他们这一众人却有这等眼福,实是好命。

    秦悦比青年晚一步结手印,但最后的速度却和青年差不多。可惜没有快上一步,且偏偏同男修卡在了同一个时间。同时出招,就看灵力深浅。秦悦想了想自己炼气七层的修为,心头只划过了两个字完了。

    恰在此时,她的识海一颤,指尖的法术涌出了磅礴的威力。秦悦立马反应过来是信仰神光!转头望了一圈,看见一群人正在远远地朝这里跪拜,当下便明白了始末。

    她本以为那群人是见到自己和这男修斗法,觉得他们不是凡俗之人,故有此举。但看这青年的法术威力没有半点增长,反而被自己那道借助神光的法术击飞了好几步,便知这男修没有得到半点信仰神光的裨益。心下也觉得奇怪那群人怎么只敬仰我一个人?

    她尚来不及细想,就被疾奔过来的青年扯住了手腕,一同下沉到了静湖深处。

    静湖水凉,秦悦脸上又受了伤,被这凉水一激,顿时觉得脸颊痛得不行,像被冰渣子碾压了一般,又寒凉又尖锐,痛楚难以言说。

    瞥了一眼仍旧拽着自己的青年,秦悦心道“他八成是觉得自己在水中待惯了,斗法之时可得地利之便,所以把我拖到这儿来了。”

    “可是,他不知道,这湖底还被我埋了一个阵法。”秦悦勾起了嘴角,看着青年义无反顾地自投罗网。

    青年依照着秦悦的预期飞进了一片乱石。秦悦曲肘,重重地撞了一下青年的腰。后者猝不及防,一时疏忽放开了秦悦的手腕。秦悦伸手一推,把青年推进了阵法。

    青年神色大变“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秦悦和善地笑了笑,可惜脸上的伤口太狰狞,生生将这份和善去了几分友好,添了几分森然。

    青年四处走了走,就是走不出这方寸之地。恨恨地看着秦悦,一言不发。

    “你别挣扎了,这是我亲自布下的困阵,最最擅长的禁制类阵法。你若没有元婴期的修为就别想着破阵了。再说了,”秦悦无辜地看着他,“是你自己走到这儿来的,不能怨我。”

    青年不通阵法,不知道这女修哪来的胆量夸下海口,竟敢说只有元婴道君才能破解。但他确确实实被困在了这里,半步不得离开。

    秦悦摸了摸脸上的伤口,暗恨不已早知阵法如此有用,当初就多做几个防身了。方才也不至于落下这道伤痕。唉,也不知养多久才能养好,以后就要顶着这副缺憾的容貌见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